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613章 再次被腐蝕的揚州知府

第613章 再次被腐蝕的揚州知府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4-22 19:20 | 本章字數:2603

坐下後,看到王賀一臉的鄙夷,肖震趕緊說道:「下官自從接任知府一職之後,雖不敢稱嘔心瀝血,可也算得上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絕沒有一絲一毫的私心。」

這話說的大義凜然,可配上肖震的苦瓜臉,讓王賀覺得極為不可信,他陰測測的道:「咱家見到過不少正人君子,當面是君子,背地裡都在干著男盜女娼的混賬事。」

肖震苦笑看著方醒,他深知太監小氣記仇的德性,所以不願和王賀爭執。

方醒屈指叩擊桌子,王賀這才閉嘴。這讓肖震艷羨不已。

監軍在軍中雖然不能干涉具體,可卻有監察之責,往往能和主帥分庭抗禮。

而能用一個動作就讓監軍閉嘴的,國朝除去那幾位大將之外,也就是方醒了。

方醒問道:「肖大人,鹽商的實力如何?」

肖震沉吟了一下:「那些鹽商財力雄厚,具體數額下官不清楚。」

方醒皺眉道:「我問的是武力,鹽商們的手下有多少亡命?器械如何?」

肖震心中一驚,從這話里聽到了殺氣。

「各家的壯丁不少,若是把城外的也算上,下官估摸著能有上千之數。至於器械……這個下官確實是不知。」

「刀是有的吧?」

肖震艱難的點頭道:「有。」

「那你這是在怕什麼?是怕被參一個知情不報還是怎地?」

方醒的語氣平淡,可目光卻冷冰冰的,讓肖震心中大亂。

「伯爺,下官有罪啊!」

肖震被這目光所懾,居然跪在地上抽咽起來。

王賀嗤笑道:「看來咱家法眼無差,果然是有情弊。」

方醒冷漠的看著肖震,「臨行前,陛下令本伯可隨機行事,你可懂?」

肖震當然懂,所以他的身體在微顫,「伯爺,下官到任之後和那些鹽商井水不犯河水,可,可……可犬子卻……收了他們的好處。」

「該死!」

王賀拍著桌子,覺得自己的感覺再沒錯了,肖震果然是個貪官。

肖震抬頭道:「伯爺,那些錢財下官都已經退了,可犬子花掉的那些卻無法彌補,所以下官只能是盡量維持著朝廷的體面,但絕沒有狼狽為奸。」

王賀在冷笑著,方醒叩擊著桌面,良久才道:「你兒子呢?」

肖震的身體一顫,垂淚道:「被下官打斷了腿,現在還在家養傷。」

方醒這才正視了肖震,他問道:「你可敢說自己沒虧心?」

「敢!」

肖震用袖子擦去眼淚,堅定的道:「下官發現犬子異常時,當即就打斷了他的退,隨即就把剩下的財物送了回去。」

「那些人收了?」王賀好奇的問道。

「沒收。」肖震目露恨色:「下官就讓人把那些財物扔在了門外,第二天就有人送來了一封書信。」

「信上說了什麼?」

「說是犬子流連青樓,揮金如土的證據他們都有,讓下官知趣點。」

肖震苦澀的道:「那些人甚至視夜禁為無物,下面的那些軍士和衙役早就被餵飽了,下官形單影隻,無力回天啊!」

嘖!

方醒沒想到才過了沒多久,揚州府又變成了這樣。

「那你為何沒跟成國公說此事?」方醒有些意外的問道,朱勇若是知道了此事,最起碼會上一份奏摺,那樣朱棣的態度必然不會是這般。

肖震搖搖頭,苦笑道:「成國公崖岸高峻,下官幾次求見都不得。」

「自作孽啊!」

方醒不禁為朱勇感到悲哀,他嘆道:「策略出錯了呀!」

肖震不知道他說的是誰,而王賀卻清清楚楚,他隱晦的道:「興和伯,那人號稱勇。」

勇而無謀,這是大家對朱勇的印象,偏偏這廝對文人很是尊敬,大概是想缺啥補啥吧。

方醒點點頭,沉聲道:「鹽商中可有心懷大明的?」

這是要殺人嗎?

肖震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道:「伯爺,袁仁,袁仁就比較配合,而且多次說想回家做個富家翁。」

方醒微微頷首,示意肖震起來。

肖震艱難的爬起來,忐忑不安的看著方醒。

方醒既然有生殺大權,那麼把他肖震拿下一點問題都沒有。

方醒在沉思著,眼睛微眯。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肖震覺得自己的腿都軟了的時候,方醒發話了。

「你可願戴罪立功?」

王賀失望的輕嘆了一聲,他覺得方醒太過心慈手軟了。

可肖震卻如聞綸音,他躬身道:「願聽伯爺調遣,萬死不辭。」

「那你且回去,不可露出異常。」

等肖震千恩萬謝的走了之後,王賀不解的道:「興和伯,為何不拿下此人?」

方醒淡淡的道:「拿下他倒是痛快,可你想過沒有,拿下他之後,誰來配合咱們?」

王賀還想再說,方醒擺手道:「我軍剛到,和地方有許多要溝通的地方,我這裡要考慮怎麼破局,就勞煩監軍了。」

「不麻煩,咱家正好想看看這揚州府是否都糜爛了!」

王賀領了任務,也忘了和方醒糾纏關於肖震的處理方式,得意洋洋的去了。

一直在沉默的黃鐘這時才問道:「伯爺,先前在下看那成國公好似有妥協之意,您為何視而不見呢?」

成國公這一系是大明有數的武勛,而且在軍中頗有影響力,方醒交好他有百利而無一害,所以黃鐘覺得方醒太過生硬了。

從昨天到今天趕了許久的路,方醒覺得身上有些發酸,他起身道:「如果我只想一輩子專攻武事,那結交朱勇是好事,你明白嗎?」

黃鐘愕然而驚:「伯爺可是怕猜忌嗎?」

「當然。」方醒笑道:「換誰都忍不了一個四處結緣的我,所以,就算今天朱勇主動緩頰,我也會置之不理,但陛下那邊只有讚賞的。」

黃鐘暗自嗟嘆:這就是帝王啊!猜忌無所不在的帝王!

可以前呢?

黃鐘的身體一震,驚駭的道:「伯爺,那您以前和那些人結仇,難道是……」

方醒搓搓臉,笑道:「順勢而為罷了,我的方學需要來自於宮中的支持,而儒家卻視我為眼中釘,既然兩面討好不可取,那何不如做個姿態,也好讓帝王放心,否則書院早就被封了,那些書也不可能刊印。」

黃鐘頹然道:「在下曾自詡聰慧,可在伯爺的面前卻是米粒之珠,慚愧。」

方醒沒精神去討論這個話題,他叫了小刀進來。

「沒練字?」

小刀苦著臉道:「老爺,這不是出來了嗎,小的回家就練,保證練滿十天。」

方醒不置可否的點點頭道:「你去查查那個袁仁,盯死他。」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