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632章 兩處遇刺,朱棣震怒

第632章 兩處遇刺,朱棣震怒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4-28 12:33 | 本章字數:2594

「保護老爺!」

小刀看到那兩個穿著綠色衣服的男子正張弓搭箭,就毫不猶豫的伏在馬背上沖了過去。

小刀那驚恐的喊聲剛傳來,辛老七就拔出長刀,策馬往方醒的側面而去,準備擋在他的面前。

而方五的動作慢了半拍,他看到那兩人鬆開了手,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被凍住了,不禁喊道:「弓箭!」

「老爺!」

箭矢看慢實快,辛老七暴喝一聲,揮刀斬下了一支箭矢,可另一支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往方醒的胸膛而去。

「老爺……」

方五厲聲喊道。

聽到喊聲的小刀手一揚,接著就拔出了長刀,他發誓今天一定要把這兩個刺客砍成肉醬。

此時天色微微黯淡,方醒眯眼看著那箭矢的方向,一動未動,彷彿是被嚇傻了。

隨即他的嘴角露出了譏笑。

「叮!」

箭頭射向胸膛,並未如慣例般的刺入,在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後,就無力的掉了下去。

「殺!」

小刀衝到了刺客的身前,長刀揮出,可奇怪的發現刺客的臉上居然是帶著如釋重負的微笑。

長刀掠過脖頸,人頭飛起的瞬間,刺客看到自己射出去的箭矢並未如期待般的插在方醒的胸中,反而是掉落。

愕然和失望,人頭的臉上露出了這兩種情緒,隨即就被小刀揪住了頭髮,鮮血狂飆。

「老爺!」

辛老七和方五都要被嚇死了,看到方醒無礙,不禁失神的看向他的胸口。

方醒笑著拍打了一下胸口,發出沉悶的聲音。

「從揚州府回來之後,每次出門老子的胸前就插著一塊鋼板,呵呵!果然是等到了!」

方醒雖然在笑,可眸子里全是陰寒。

辛老七略一思忖,就驚訝的道:「老爺,那些鹽商不是都被拿下了嗎?如何還能驅動人來行刺?」

這時小刀已經斬殺了兩名刺客回來,看到他的眼睛有濕痕,方五就喝道:「老爺又沒事,你哭什麼呢!」

小刀不好意思的道:「我,我以為老爺……」

方醒溫言道:「今日全靠小刀發現的早,回家讓花娘給你做鹵豬蹄。」

辛老七和方五過去把兩具屍體拖過來,然後問方醒怎麼處理。

方醒道:「此事不必經過衙門,方五去找賈全,讓他私下去查。」

「還有,此事不得告訴家裡人,誰要是漏嘴了,練字一個月!」

回到家中,方醒面色如常的吃了晚飯,然後就在書房裡議事。

解縉聽完方醒被刺殺的經過後,皺眉道:「德華確定就是鹽商的手筆?」

方醒點頭道:「此次刺殺是由死士完成,而且是在離方家莊不遠的地方,顯然是一次有來無回的行動。」

上次在揚州府的行動雖然堵住了鹽商們,可他們有些在外地的家人卻逃過了一劫,隨即就消失在各地。

黃鐘贊同道:「伯爺,在下也覺得應該是鹽商的手筆,只有他們才養著這種死士。至於錦衣衛……在下覺得不是這種方法。」

方醒說道:「對,除非是圖窮匕見,否則紀綱不會用這種方法來刺殺我。」

「好大的膽子啊!」

解縉不禁為這些鹽商家人的大膽感到震驚,這可是在挑釁朱棣,也是在挑釁方醒。

而此時華小小已經被賈全帶人在問話。

「你家的下人近日可有增減?」

賈全的聲音聽著沒有感情,在幾名朱瞻基侍衛的襯托下,甚至有些陰森。

華小小福身道:「小女家中的下人都是有定數的,近幾年都沒有出入。」

哪怕是面對錦衣衛,華小小依然不曾有懼色,這讓賈全不禁好奇心大增。

「今日有人潛伏在你家的小樹林里圖謀不軌,你敢說自己不知情嗎?」

華小小說道:「小女做樹苗生意都有好幾年了,若說是有預謀,想必大人是不信的吧?」

這時外面進來一名侍衛,帶來了方醒的話。

「興和伯說了,此事和華家不相干。」

好吧!

賈全起身,深深的看了華小小一眼,「若是想起了什麼,那就去興和伯家中稟告,若是知情不報,全家抄沒!」

華小小點頭道:「小女知曉了,不過敢問大人,可是興和伯出事了嗎?」

「嗯?」

剛轉身的賈全猛的回頭,鷹隼般的目光盯住華小小,冷漠的道:「管好自己的嘴,不該問的別問!」

華小小被這眼神和語氣嚇得身體一顫,後悔自己的好奇心過甚,趕緊就應道:「是,小女知曉了。」

賈全剛出華家,就接到了一個壞消息。

「大人,兵部金尚書遇刺!」

「金大人遇刺?」

當方醒收到這個消息時,心中對此事的幕後人再無猜測。

方醒霍然起身:「我得去看看。」

今夜註定不會太平,就在朱棣震怒,下令徹查金陵城的時候,方醒也占著城門大開,偵騎四齣的便宜,憑著牌子進了城。

今夜的街道上氣氛緊張,不是很長的路程,方醒就遇到了十多批巡查的軍士。

到了金家,門外站著十多名侍衛,方醒認出了其中的兩人,是朱棣身邊的人。

「興和伯!」

方醒拱手道:「方某想進去看看老大人的情況。」

為首的侍衛冷漠的看著方醒,「陛下在裡面,興和伯,得罪了。」

說完就有兩名侍衛上前搜身,方醒坦然的伸開雙手,任由他們上下其手。

荷包被打開,錢袋被打開,等摸到胸口時,侍衛猛的退後一步,厲喝道:「裡面是什麼?」

「錚錚錚……」

一片拔刀聲中,方醒鬱悶的撩起了衣服,拍著那塊鋼板道:「先前就是這塊鐵板救了我一命。」

「噗!」

金家的大門前燈火通明,方醒胸前多出的那塊鋼板一目了然,一個侍衛忍不住就笑噴了。

為首的侍衛臉頰抽動幾下,悶聲道:「興和伯請進吧。」

方醒把衣服放下去,鬱悶的進了大門,隨即就聽到了身後的偷笑聲。

被人領著往裡走,方醒發現居然不是去卧室,而是去前廳。

難道老金去了?

可沒聽到哭聲啊!

等到了前廳,看到金忠正和朱棣在說話,方醒不禁一怔,行禮就慢了半拍。

朱棣沉聲道:「金忠遇刺之後,你是第一個來探望的。」

這是在說俺重情義嗎?還是說哥在邀買人心!

方醒苦笑道:「陛下,臣與金大人前後遇刺,這是同病相憐啊!」

朱棣冷哼道:「居然在胸口弄鋼板,膽小如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