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634章 方醒和胡廣居然穿了一

第634章 方醒和胡廣居然穿了一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4-28 12:33 | 本章字數:2739

「陛下,此事不可急切。.」

方醒此言一出,眾臣嘩然。

這方德華不是號稱『寬宏大量』嗎?怎地今日就軟了呢?不是他的風格啊!

連朱棣都有些詫異,忘記了飆。

方醒乾咳一聲,等安靜下來後說道:「陛下,攻伐榜葛刺有水6兩路,鄭和方歸,船隊修檢,人員休息,非一時之功也!」

這就把水路給斷絕了,文官們大惑不解,覺得方醒這廝應該是要趁機鼓吹海運的啊!

「第二就是6路,糧食倒是好解決,交趾那裡的屯田已然見效,就近供給沒有問題。」

交趾是方醒的得意之作,不論是揪出馬騏,還是掃滅最大的隱患豪族,他都展現了自己的謀略和果斷。

可最讓文官喜憂參半的就是屯田。

屯田好啊,不用中原補給,而且還能反哺,可特么的這是方醒乾的,活生生的把文官們給比下去了。

方醒的聲音還在繼續:「可當地土司凶蠻,且正如胡大人所說,地理不便,非打通道路不可為,代價太大了。」

水6皆廢,這是硬頂朱棣啊!

胡廣饒有興的看著方醒,心中轉動著些溫和的念頭,可接下來方醒的話就讓這些溫和煙消雲散了。

「陛下,榜葛刺辱我大明,此仇不可不報。」

方醒的聲音鏗鏘有力,他說道:「臣有兩策,一是水路,二是6路。」

你瘋了嗎?

張輔瞟了一眼方醒,心想你才將否定了水6進攻,此時又來反覆,這是抽抽了嗎?

而文官那邊卻是有些暗喜,心想這人顛三倒四的,莫不是昨天被刺殺嚇到了?

面對這些猜度的目光,方醒從容自若的道:「水路簡單,臣記得大明的使者去時,該國以千騎相迎,王宮內外皆武人,及上殿,該王橫劍於膝,此警戒威懾也!幸而使者從容,使其跪迎詔書。」

「若其國技止此耳的話,我大明只需萬人即可征服其國,不過此後必須常年駐軍,並移民,否則必不長久。」

這話說的朱棣撫須微笑,正是他的一力支持,才有了大明的無敵艦隊縱橫於世的盛況。,所到之處,異族無不俯帖耳。

胡廣應對道:「陛下,此策無誤,可靡費不少。」

大炮一響,黃金萬兩,說的就是耗費。

朱棣微微點頭,鄭和船隊需要修整,所以他也不準備走水路進攻。

「那6路呢?」

方醒說道:「6路必須要掃滅緬甸等土司,徹底安定西南之地,然後再征土人鑄路。此策雖然耗費不小,可卻是一箭雙鵰。」

這就是摟草打兔子,順便還能把那些土司徹底納入大明的版圖。

胡廣搖搖頭道:「此策雖好,可黔國公說過,當地土司野蠻不法,且藉助地理抗衡我大明天兵,若是勞師遠征,臣以為將會是一個泥潭,讓我大明深陷其中的泥潭。」

朱棣的臉色一沉,正準備呵斥時,方醒卻躬身道:「陛下,若是走6路,不可輕動大軍,臣以為調動交趾和雲/南兩地駐軍即可。這樣雖是慢了些,可卻能穩紮穩打,不留後患。」

嘖嘖!

方醒居然和胡廣一唱一和,這讓大家都覺得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朱棣的面色微沉道:「你在顧慮阿魯台?」

果然是朱棣啊!

方醒心悅誠服的道:「陛下所言正是臣的顧慮之處,此時馬哈木蟄伏,阿魯台蠢蠢欲動,明年雙方必然會有一場大戰,而這正是我大明坐山觀虎鬥的好機會,若是遠征榜葛刺時,草原上出現機會或是危機,則有些鞭長莫及。」

朱棣沉吟再三,就問了金忠:「馬哈木此時如何?」

金忠說道:「馬哈木近期頗為焦慮,還扣押了禮部的使團,屢次要求大明給予支援,看來他是慌了。」

「落水狗!」

朱棣不屑的道:「敢藐視大明,此賊可悔了!」

金忠說道:「陛下,阿魯台正在磨刀霍霍,就等著春暖花開的時節,向馬哈木起攻擊,臣和五軍都督府探討過,都覺得馬哈木危險了。」

朱棣的目光深邃,握住鎮紙,面色漸漸的潮紅起來。

「且觀之,等分出勝負之後,朕再做定奪!」

胡廣放鬆了身體,知道朱棣的目標終究還是在草原上,為了榜葛刺不值得把雙雄會的機會放過。

等散朝之後,張輔和方醒走在一起,低聲問道:「今日你倒是乖覺,不然後患無窮。」

方醒輕笑道:「榜葛刺跳樑小丑,隨時可滅。遠交近攻而已,大明不可陷在那個地方。」

張輔滿意的道:「以前我還以為你只顧血勇,如今看來倒是大有長進,我也可放心了。」

嘖!

方醒對這種長輩般的欣慰有些不大適應,就隨口道:「大哥放心好了,小弟這邊自然會考慮淑慧她們的安危,不會亂來。」

張輔武功高強,突然側身看了一眼,然後說道:「胡廣來了,你且好生說話,不要在此爭吵。」

說著張輔就加快了腳步,後面的胡廣順利的和方醒並肩而行。

「興和伯,榜葛刺此時不可征伐。」

方醒淡淡的道:「此事方某當然知曉,時機不對,且利益不是最大的時候。」

胡廣皺眉道:「利益當然要談,可大明不能只靠武力震懾,利益也不可混入國策,否則人心就亂了,散了。」

幾個官員有意無意的靠近這邊,胡廣撫須道:「興和伯精於商賈之事,酒樓,罐頭,無不是日進斗金,可有大明的利益?」

你動不動就把大明的利益掛在嘴邊,那你以興和伯之身行商賈之事,大明的利益在哪裡?

那幾個官員都捂嘴輕笑,覺得胡廣揭了方醒的傷疤——你若是文臣,那就不該去做買賣!

方醒微微一笑:「欲/望是驅使人進步的動力,也是驅使大明前進的動力,呃……動力就是被欲/望驅使著行動的力量。」

看到胡廣懵懂,方醒就解釋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沒有欲/望和利益的驅使,那就是所謂的無為而治,那何不如重歸刀耕火種!」

「至於胡大人所說的大明利益,方某自然不敢忘,稍晚胡大人應該就知道了。」

胡廣的腳步一滯,可方醒的腳步未停,身姿挺拔的繼續前行,只是聲音傳來。

「胡大人,你停步,異族可不會停步,落後就要挨打,這是顛覆不破的真理,前朝可為見證!」

胡廣呆立原地,夏元吉緩緩過來道:「胡大人,這是爭執了?」

胡廣搖搖頭,苦笑道:「理之所在,各執一詞,本官只希望能維持一個斗而不破的格局吧!」

夏元吉嘆道:「何必呢,合則兩利,再說興和伯的方學不過是實用之學,難進廟堂,何不如和平處之。」

在許多人看來,方學的子弟頂天就能去擔當小吏之職,等一輩子摸爬滾打上來,早就垂垂老矣。

而儒家的子弟起步很高,一旦中舉,出則七八品,留京的更是前途遠大。

胡廣搖搖頭道:「我等繼往聖之學,當護之,愛之,千里之堤毀於蟻穴,不可不查!」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