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638章 皇帝的新衣,重責十棍

第638章 皇帝的新衣,重責十棍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4-29 13:23 | 本章字數:2858

下個月很重要,爵士出來求支持了。希望大家在度假之餘記得還在苦逼碼字的爵士。從五月一日開始,雙倍月票,請大家把月票,推薦票,訂閱,一樣不落的贈送給爵士吧!

五月是一個衝擊成績的月份,訂閱是首友,請用訂閱來支持爵士,我需要大家用訂閱來助力!

如果五月份的成績能上去,中下旬,爵士會請假幾天,專門加更感謝各位書友!

是鷹擊長空,還是魚翔淺底,諸君,這本書的未來由你們決定!

一切的一切,都拜託諸君了!

朱棣的面色如常,可說出來的話卻讓人膽戰心驚。

「來人。」

「陛下!」

胡廣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可沒等到被下詔獄的命令。

「去,把興和伯叫來。」

等人走後,朱棣冷笑道:「若是那豎子膽敢信口開河,朕絕饒不了他!」

殿內的幾人都不安的調整著站姿,然後繼續處理政事。

這年頭誰不清楚?只要中了舉人,已經不用上報,直接免糧就是了。

而投獻到舉人、進士、官員家中的農戶就有福了,雖然只是把交稅的對象換成了主家,可每年能少交不少,一家子也多了不少嚼用。

時間在流逝,殿內的氣氛越來越沉悶,彷彿有人在空氣中加了粘合劑,讓人感到呼吸困難。

猶豫了一下後,楊榮咬牙站出來,在朱棣那幽深的注視下,說道:「陛下,當今士紳優待確實是……過了,大多免了錢糧。」

胡廣的身體瞬間一松,然後說道:「陛下,士紳乃我大明之根基,一旦疏離,則下必亂,臣記得戶部每年的稅賦數目,國用有餘,何不如……」

每個人的立場不一樣,胡廣的立場是首輔,但別忘了,他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儒學弟子。

「陛下,興和伯到了。」

方醒進殿,行禮後,朱棣就問道:「你如何得知士紳大多免了糧?」

方醒指指自己道:「陛下,在臣還未受封興和伯前,方家莊就已經免了錢糧,而且第一鮮也未曾有人上門收過稅……」

胡廣雙手握拳,搶道:「陛下,興和伯少年舉人,家境普通,地方官不過是循例豁免了他家的錢糧。」

方醒笑道:「這事是有的,臣當時清醒後正好遇到糧長要糧,不過臣想說的是,當年在北平府的時候,那些中舉的學生都沒有納糧!而且……」

「興和伯!」

金幼孜振眉道:「優待士紳,這是祖制。」

你丫趕緊閉嘴!不然全天下的文人都會恨死你。

方醒看了朱棣一眼,然後淡淡的道:「於國何益?」

朱棣眯眼不言,士紳確實是大明的統治基礎,一旦崩塌,就代表著大明的崩潰。

所以為何在朱元璋之後,大明的士紳就成了真正的特權階層,原因就是這股力量太大了,不小心就會引發反彈。

金幼孜朗聲道:「可穩固鄉縣,造福桑梓。」

方醒露出了譏諷之色,問道:「可是通過兼并土地,包攬訴訟來造福桑梓嗎?哦!我還忘了,他們還不用繳納錢糧,本該在他們身上的賦稅全都壓到了家鄉百姓的頭上,這就是造福桑梓嗎?」

呵呵!

看到金幼孜臉色漲紅,吶吶不能言,方醒說道:「幾年一次鄉試,每次都會產生一批這樣的舉人,然後該地納入賦稅的田地又會減少一批,敢問各位大人,這等情勢若是延續一百年,我大明的百姓可還有地種嗎?賦稅還有人交嗎?」

「危言聳聽!」

金幼孜抵擋不住方醒的反問,只得給他戴了頂帽子。

當今天下太平,你卻在危言聳聽,這是覺得陛下統治下的百姓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嗎?

方醒的眸子一縮,盯著金幼孜道:「西方有一國,其國大臣阿諛奉承,天長日久,國君以為神,而百姓困苦不堪……」

這話頭不大好啊!

金幼孜的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咬牙看著方醒。

「……恰一騙子說能做出天下無雙的華美衣裳,國君重金求之。及好,國君發現此衣肉眼不見,觸之無痕,心中疑慮,然眾臣讚美之,國君遂穿之招搖過市……」

「方醒……」

金幼孜往前一步,怒道:「你無禮!」

朱棣玩味的看著方醒,聽他繼續說著這個故事。

在夏元吉擔憂的眼神中,方醒繼續說道:「馬車招搖過市,百姓見之不敢言,國君以為此衣天下無雙……」

果奔啊!

夏元吉的眼皮子狂跳著,他覺得方醒今天有些魏徵的意思,居然犯顏進諫。

方醒坦然的看著朱棣道:「那國君自以為穿著衣服,百姓皆不敢言,最後是一個不懂事的小女孩喊了一聲……」

「夠了!」

朱棣一腳踢翻御案,喝道:「叉出去!十棍!」

門外有侍衛轟然應諾,然後衝進來抓住了方醒的雙臂。

方醒並未反抗,跟著去了外面。

夏元吉不禁勸道:「陛下,興和伯一片赤子之心,還請陛下寬恕他這一次吧。」

朱棣轉身就走,大太監趕緊跟了上去,而黃儼卻趁著這個機會去了外面。

夏元吉一跺腳,擔心黃儼會使壞,也跟了出去。

楊榮苦笑道:「這下可好,這下可好,誰對誰錯?」

楊士奇嘆道:「興和伯終究是血氣之勇,不該當著陛下說這種話啊!」

兩人看向胡廣,這才發現胡廣的臉色居然鐵青,而且雙手緊緊的拽住,目光飄忽。

「胡大人?」

楊士奇試探著問了一聲。

楊榮忍不住譏諷道:「胡大人可是覺得十棍還不夠?」

胡廣瞥了他一眼,冷冷的道:「分,治!你我都上了方德華的大當還不自知!」

楊士奇訝然道:「可他如果何敢這般的破釜沉舟?!」

胡廣垂眸道:「他如何不敢!」

幾人走到了殿外,看到方醒已經被綁在了長凳上,邊上站著兩名錦衣衛,黃儼正在監刑。

夏元吉看到那紅漆掉落的板子,不禁急的說道:「你等可輕著點。」

黃儼陰陰一笑:「夏大人,這板子的輕重宮中早有常例,無需擔心。」

可才說完,黃儼就給那兩個錦衣衛使了個眼色,明晃晃的是要他們下重手。

「黃儼!你敢?」

夏元吉怒喝道。

其中一個錦衣衛拿著根軟木過去,準備塞到方醒的嘴裡。

方醒看到上面的牙印,就擺頭道:「方某不用!」

「真不用?」

這名錦衣衛詫異的說道:「到時候可會咬爛舌頭。」

方醒堅決的搖頭道:「死都不咬。」

黃儼嘿然道:「既然興和伯不用,那咱們就別勉強,動手吧。」

胡廣盯著那板子,喃喃的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陛下,您為何要平衡啊!難道儒學還不夠好嗎?」

楊榮冷笑道:「就事論事,優待士紳過了!興和伯說的沒錯,若是這般下去,遲早大明的百姓無立足之地,到時候就是遍地烽火!」

胡廣勃然大怒:「無士紳,何來的你我!無士紳,大明的江山如何穩固!」

「開始了……」

楊士奇沒有參與爭論,他看到兩條板子舉起,不禁嘆道:「十棍太多了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