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640章 文人無恥,平衡之道

第640章 文人無恥,平衡之道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4-29 13:23 | 本章字數:2710

朱棣饒有興趣的看著朱瞻基,然後問道:「那第一種如何?」

朱瞻基胸有成竹的道:「皇爺爺,孫兒認為可以疏導。」

「疏導?」

朱棣和朱高熾都不懂這話的意思。

朱瞻基笑道:「正是,這些人手裡有錢,可卻找不到生財的地方,所以只能選擇最保守,卻最穩妥的方法,買地。」

朱棣點點頭,這是漢人的習慣,有錢就置地,然後傳給子孫。

一般只要不出現超級敗家子的話,那麼這份家業肯定會越來越大。

朱瞻基說道:「這等人謹慎,所以需要引導,比如說……異地屯田,或是……工坊,都可以讓他們把錢投進去,只要看得見好處,後續就不愁這些人不來。」

朱棣玩味的道:「為何不提高購地的花費?」

政府可以用提高交易費用來打擊土地兼并,甚至可以提高到讓人購買田地虧本的程度。

朱瞻基朗聲道:「皇爺爺,孫兒以為壓製為下,疏導為上,無聲無息的把事情消弭於無形,這才是與民休息。」

「要洞察先機,不可等事態激化後才做出應對,那樣不是一個稱職的……呃!皇爺爺,孫兒有罪。」

看著跪在地上的朱瞻基,朱高熾的胖手拍打了一下大腿,顫巍巍的起身道:「父皇,瞻基年幼,激進了些。」

回來的大太監聽到這話不禁把臉轉過去,心想這只是激進?這是要徹底的改變千年來的格局好不好!

有錢就買地,這是多少年的老傳統了。

可朱瞻基居然想把這個傳統給改過來,姑且不論這裡的難度,光說這種姿態就讓人心驚。

太孫還是被方醒給教成了文人眼中的『離經叛道』啊!

可皇家怕離經叛道嗎?

大太監偷偷的瞟了朱棣一眼。

朱棣的眼神很複雜,不過最後轉為平靜,他淡淡的道:「多看,多聽,朕不喜歡紙上談兵,所以自小就帶著你出入民間軍中,你且記住了,手中有兵才是道理,其它的自然可快可慢。」

朱棣並未點評朱瞻基剛才的話,可朱高熾卻有些鬱郁。

作為皇太子,軍權全在朱棣的手中,若是有朝一日山陵崩,倉促之間他怎麼去收攏兵權?

那只有對武勛妥協一些利益,否則就是一場禍端。

朱棣看到朱高熾的神色,就淡淡的道:「平衡而已。」

朱高熾若有所思,可朱瞻基卻想起了方醒的話。

千萬別用太監去平衡朝政,那是另一個圈套!

所以還得要在文武之中有自己的人啊!

……

當方醒被家丁送回家時,方家彷彿是經歷了一場地震。

鈴鐺急切的想湊過來,小白嗚咽出聲,張淑慧板著臉讓人把方醒送到卧室去,接著就取出了張家的傷葯。

張家作為武將世家,傷葯當然是最上乘的。

方醒伏在床上,張淑慧脫掉他的外褲,然後就看到了高腫。

「拿剪刀來。」

張淑慧瞪了小白一眼,然後接過剪刀,順著短褲的下方剪開。

「嘶……」

冰冷的剪刀讓方醒感到刺痛,毛細血管出血粘在短褲上,讓每一下撕扯都是巨大的痛苦。

張淑慧表情嚴肅,讓門外的方杰倫和家丁們大氣都不敢出。

短褲全被撕開了,露出了青腫,還有些泛紅的屁股,張淑慧拿著葯準備塗上去。

「淑慧,先消毒。」

張淑慧眼睛眨巴著:「夫君,是那個能噴的東西嗎?」

「對,就是那個。」

方醒在家中配備了不少去處了痕迹的藥物,所以小白馬上就去床頭的柜子里找到了消毒噴劑。

「嗤嗤嗤……」

「嗷……」

方醒被刺激的嗷的一聲,然後就感覺一滴溫熱的液體滴落在自己的大腿上。他強笑道:「為夫在受刑時都沒有叫嚷,剛才只是逗你玩的。」

張淑慧用手背抹去眼淚,然後把膏藥塗抹在屁股上。

塗好藥膏,方醒安慰道:「今日之事不打緊,只是陛下和為夫的一個默契而已,是好事,千萬別傷心了啊!」

張淑慧看到解縉等人已經在門外了,就嗯了一聲,用一塊薄紗蓋住方醒的屁股,然後就和小白去了裡間。

解縉進來就問道:「德華,你為何事觸怒了陛下?」

朱棣一般不喜歡仗責大臣,而是會把他扔進詔獄中。至於什麼時候能出來,那還得看他的心情。

方醒讓人送來圓凳,然後笑道:「我欲興方學,而陛下也需要有人來和文官打擂台,所以一拍即合。」

黃鐘訝然不已:「伯爺,難道是苦肉計?」

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在洪武年間就出來了,所以不少人都知道些裡面的典故。

方醒點點頭道:「儒家的特權太過泛濫了,以前陛下睜隻眼閉隻眼,可現在我卻把它捅了出去,如果陛下反對不認可,那麼今日我肯定要下詔獄。」

解縉撫須道:「確實是,免糧不過是當年太祖高皇帝勸學之舉,只限定於家貧的學生,可後來就泛濫了,德華你也是受益者。」

方醒嘿嘿笑道:「所以今日我就把方家和第一鮮該交的賦稅都交了,還是直接給了陛下。」

解縉愕然,然後指著方醒皺眉道:「你啊你,你這是要亮明方學的態度,順便擠兌儒家。」

方醒的額頭上全是汗水,他說道:「方學要想在儒家的重圍下突出去,必然要亮明自己的立場,而陛下顯然想著要……平衡!」

解縉看了身邊的黃鐘和馬蘇一眼,然後說道:「當年的太祖高皇帝正是如此,功臣們自持功高,於是就失去了平衡,後來你應該都知道了,一場場的大案,摧毀了野心,可也折損了那些大將和文臣。」

黃鐘有些擔心的問道:「伯爺,陛下可收下了方家的賦稅?」

解縉讚許的看了黃鐘一眼,而馬蘇也是微微點頭,顯然學到了一招。

看問題要直指事物的本質!

方醒閉上眼睛,就在解縉等人以為他是想睡覺時,卻說道:「陛下踢翻了御案,可卻沒讓我把錢和賬本帶回來。」

屋子裡馬上就響起了一陣呼氣的聲音。

解縉起身道:「既如此,那你好生養傷,等傷好了,把你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都給學生們說說,讓他們也知道世情艱難。」

方醒笑了笑,然後目送著他們出去。

等人一走,方醒叫來了張淑慧,讓她回一趟娘家。

「讓大哥不要輕舉妄動,我是方學的創始人,自然不怕,可大哥平日里對儒學頗有關照,此時若是動作,會引發文官的反彈。」

張淑慧搖搖頭道:「夫君,我讓人去轉告一聲即可。」

方醒握著她的手,溫聲道:「隨你。」

張淑慧嗯了一聲,然後讓小白去吩咐廚房做些清淡的飯菜。

「夫君,睡一會兒吧。」張淑慧柔聲道。

「好。」

方醒握住她的手,閉上了眼睛……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