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664章 宮中宮外,利益為先

第664章 宮中宮外,利益為先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5-05 13:03 | 本章字數:2777

午飯時,楊榮衝進了胡廣的值房,怒氣沖沖的道:「胡大人,今日為何不出聲為太孫緩頰?」

胡廣把筷子放下,淡淡的道:「那你呢?」

楊榮一怔,然後怒道:「你是大學士,那時候大家都在等著你先發話,不然如何能形成合力?」

胡廣冷靜的道:「當時大家都在擔心陛下,再說了,就算是太孫被趕出去,事後陛下清醒時不也可挽回嗎。」

楊榮搖搖頭,苦笑道:「事後事後,就算事後陛下清醒了,可他會把太孫召回來嗎?就算是召回來了,可太孫威嚴全失,這樣的儲君不是大明所需要的。」

「楊大人,注意你的言辭!」

胡廣依然是很冷靜,可楊榮卻無法冷靜下來:「你們就希望出現一個所謂的明君,而這個明君必須要知趣,要少管事。我說你們怎麼會對方醒這般仇視,是覺得太孫被他教壞了吧?哈哈哈哈!」

楊榮摔門出去,灰塵緩緩飄過來,不少都落在了飯菜里。

楊士奇一進來,就看到胡廣在獃獃的看著飯菜,就乾咳一聲說道:「胡大人,飯菜都冷了。」

「嗯!」

胡廣緩緩側臉,然後問道:「士奇,你說咱們錯了嗎?」

想了想,楊士奇說道:「沒錯,雖然本官感激興和伯今日的救命之恩,可就事論事,太孫是被他教壞了。」

胡廣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是啊!堂堂的太孫殿下,居然去摻和商賈之事,整日和那些工匠為伍,若是有那麼一天,難道大明就得淪為商賈之國嗎?人心算計,淳樸之風不再,戰火四起,殺戮之心永存。」

楊士奇唏噓道:「以商賈之心,如何能統御這億兆民生。」

胡廣說道:「所謂的方學,骨子裡就是趨利的,實用實用,不獲利怎麼實用?人性趨利,國將不國,這個道理方德華不是不懂,只是為了一己之私而推而廣之。」

楊士奇頹然道:「殿下已經深受方學的毒害,昨日本官去授課時,殿下居然反駁了。」

「年輕氣盛,殿下的城府沒有方德華的深厚,你看他好似胡鬧般的做下這些事情,可事後的結果卻大多對他有利,此子不可小覷啊!」

…….

方醒已經到家了,張淑慧捧著不見顯懷的肚子出來相迎,身邊的兩個嬤嬤小心翼翼的在看著她的腳下。

「下次不許再出來了。」

方醒扶起張淑慧,看到小白在裡面折騰鈴鐺,就有些猶豫不決。

記得孕婦的身邊好像是不能養寵物的吧?

說是對胎兒不好。

不過當鈴鐺搖著尾巴在他的身邊轉圈時,方醒就釋然了。

多少人家養狗?

而且不少人家的幼兒直接和寵物一起玩耍,可也沒聽說有什麼弊端。

不能嬌氣啊!

鈴鐺在張淑慧坐下的那一刻小心翼翼的護在邊上,方醒伸手揉揉它的腦袋贊道:「鈴鐺果然是最忠心的。」

鈴鐺把腦袋壓在方醒的手上,嗚嗚嗚的撒嬌。

秦嬤嬤笑道:「老爺,夫人的身體極好,按照您的吩咐少吃多餐之後,這孕吐也少了許多,想必那孩兒知道了老爺的意思,乖巧的很啊!」

「希望是個健壯的兒子。」

張淑慧虔誠的祈禱道。

「女兒也不錯。」

方醒剝了個香蕉,撇斷後,一半給了張淑慧,一半給了小白。

「女兒的話,妾身心裡就沒底。」

懷孕後的張淑慧顯得有些脆弱和患得患失,方醒已經二十三歲了。在這個普遍早婚的年代,別人如他這般年紀的,孩子都有了好幾個。

方醒笑道:「女兒好,女兒是父母貼身的小棉襖,再說咱們還可以再生嘛。」

張淑慧的眼睛一亮,兩位嬤嬤也是嘴角含笑,覺得在男尊女卑的大明,方醒能說出這番話,真的是太難得了。

「好好的養胎,莫要胡思亂想。」

方醒去了書房,在那裡,剛得知今日早朝消息的解縉和黃鐘已經在分析此事了。

解縉好奇的問道:「德華,那人莫非真有什麼妖術?不然怎會平而無故的從手裡長出一株東西來!」

「幻術而已。」

方醒也有些納悶,可他覺得這不可能是什麼法術。

「我當時潑了一點黑狗血,那東西馬上就消散了,可見為假。」

黃鐘說道:「黑狗血可破法術,那應該就是邪術。」

馬丹!那玩意兒就像是全息影像般的詭異,方醒也指不出哪裡有鬼。

「就是幻術!」

方醒一錘定音,把此事斷定為幻術。

解縉笑了笑,他在詔獄就相當於死了一回,所以對這些神怪稀奇事不感興趣。

可黃鐘卻依然在神遊域外,一臉的嚮往。

「咳咳!太孫如何了?」

解縉的話讓黃鐘清醒過來,他訕訕的道:「以前聽過不少神怪故事,所以一時間有些遐思。」

方醒淡淡的道:「那是君,也是祖父,太孫只會恨那些袖手旁觀的文臣。」

解縉瞭然的道:「間不疏親,陛下對太孫多有疼愛,若此時有人從中離間,那是自尋死路。」

「達額不會是韃靼的人,所以這事就有趣了!」

方醒笑吟吟的道:「而且他居然知道陛下有了長生之心,最後坑了韃靼人一把,呵呵!」

天下熙熙攘攘,皆為利來利往!

……

俞佳此刻就在冷眼看著金英作死。

朱瞻基準備去看看那位達額,招呼道:「去請興和伯一起來。」

這事按理應該是賈全的活,就算是賈全不在,讓一名和方家相熟的侍衛去也行。

「殿下,要不奴婢去一趟吧?」

金英堆笑著請示道。

朱瞻基正在兩名太監的服侍下換衣服,聞言他微微側臉,那冷冽的目光盯住了金英。

「奴婢有罪!」

金英很機靈,馬上就跪地請罪。

朱瞻基沒說話,大步走了出去。

沒發話那就是讓金英繼續跪著。

俞佳走到金英的身前,低聲道:「興和伯最不喜歡內侍插手殿下的事,你可是想去討好他?哈哈哈哈!」

走出兩步,俞佳想了想,又回頭道:「忘了告訴你,興和伯若是怒了,打你都是白打,你可想去試試嗎?哈哈哈哈!」

金英面無表情的道:「你就是個蠢貨!」

「啪!」

俞佳怒極而笑,伸手就是一巴掌。

「俞佳,殿下都出去老遠了,你還在折騰什麼?」

門口一個太監探頭探腦的喊道,等看到金英的臉上有些浮腫時,不禁大悔。

「你們聊,你們聊。」說完這人就溜了,顯然不想插手此事。

俞佳看到金英臉上有些紅腫,心中也是後悔不迭,擔心朱瞻基回來後看到會受罰。

「梁公公對我可是青眼有加,你最好老實點,不然收拾你!」

看到俞佳急匆匆的往外跑,在門檻處差點被絆了一跤,金英的臉上多了些陰森,然後……

「啪!啪!啪!」

金英很用力,清脆的響聲在室內回蕩著,那雙眼睛裡沒有痛苦,有的只是野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