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689章 這臉被打的忒慘

第689章 這臉被打的忒慘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5-12 20:30 | 本章字數:2524

方醒和朱瞻基在吃飯,小刀和賈全幾人就在邊上坐著,大家都放鬆的在聊天,感受著過年的氣氛。

小巷裡不時有些孩子跑出來玩鬧一番,路過這裡時,都咬著手指頭,好奇的看著裡面。

莫愁站在櫃檯里,不時偷偷的瞟一眼。

少女的情懷就像是那林間的朝露,晶瑩剔透。輕輕觸碰,就會滑落下去,濺起無數的愁思。

吃完飯,方醒就問道:「莫愁,招牌呢?」

莫愁一直在發獃,聞言急忙說道:「伯爺,還沒做呢。」

方醒笑道:「可是沒找到寫字的人,這樣,我這朋友書法師承大家,今日就讓他寫個招牌,抵了飯錢可好?」

「好!」

於是胡疊也出來了,帶著筆墨紙硯,訕訕的道:「粗糙了些,等以後再換好的。」

方醒把紙鋪在桌子上,余佳習慣性的過來磨墨,這動靜倒是讓胡疊心中一驚。

墨好了,方醒問道:「你家準備叫什麼名字?」

「神仙居。」

胡疊篤定的道:「小的想了幾宿,就想到了這個名字。」

「這名字不錯。」

方醒笑了笑,然後對朱瞻基說道:「寫一個吧,也算是一個開始吧。」

朱瞻基振眉道:「小弟的字還真是經過名家教出來的。」

說完朱瞻基就把毛筆飽舔濃墨,略微醞釀了一下,一揮而就的寫下了神仙居三個大字。

「不錯不錯,比我強一點。」

方醒隨口誇道,可等他看到朱瞻基在落款時,不禁微微動容,隨即就笑眯眯的對胡疊說道:「只管拿去做了招牌來,無礙的。」

等方醒等人一走,胡疊就喜滋滋的拿著那張紙去找人做招牌。

出了巷子,一個大漢正在外面等待著,看到朱瞻基後就迎上來。

「殿下,山/西有人造反了!」

卧槽!

方醒大驚,朱瞻基也是楞了一瞬,然後就急匆匆的和方醒告別,趕回宮裡去。

「無能!貪腐!該死!」

乾清宮中的怒吼聲震天響,摔東西的聲音更是讓人心顫。

朱瞻基小心翼翼的到了殿外求見,然後被招進去,看到胡廣等人都在,大家的臉上都有些震驚和悻悻然之色。

看到朱瞻基進來,朱棣冷哼道:「你等當時不是說衛所無恙嗎,可幾百人的流寇,居然就把當地衛所給打跑了,那些流寇可都是農戶!剛放下鋤頭的農戶!這就是大明的衛所嗎?啊!」

胡廣等人啞口無言,朱瞻基還不知道具體事情,只得默默的聽著。

朱棣看到無人答話,那怒火更是壓抑不住,在上面來回踱步。

「什麼狗屁的道術!居然能蠱惑民心至此!朕看是百姓被魚肉的活不下去了!」

這聲厲喝不但撕破了所謂盛世的臉皮,也撕破了文官武勛們的臉皮。

張輔沉聲道:「陛下,當務之急是就近調兵鎮壓,然後再行清查之事。」

朱棣怒道:「北平已然出兵了!若是敢等到朕下令才出兵,那就是死人!不戳一下就不動的死人!死人朕要來幹嘛?啊!全都殺了!」

殺氣在大殿內瀰漫,這個時候的朱棣絕對不會含糊。

朱瞻基看到自家老爹沒在,就出來說道:「皇爺爺,若是幾個招搖撞騙之輩倒是無礙,那些百姓只是被逼的走投無路,繼而心生惡意。再就是百姓矇昧無知,未曾就學,所以容易被人哄騙,兩者中,第一是要務,需儘快解決,而第二……且待日後吧。」

胡廣的眸子一縮,呼吸急促了幾分。

第二是什麼意思?

教化百姓嗎?

用什麼來教化?

儒學,還是……那該死的方……科學!

幸好朱瞻基後面說且待日後,不然剛才那幾雙飽含憂慮的目光怕是會有些不同的含義。

朱棣微微頷首,對朱瞻基的反應和判斷很是滿意,為此怒火都消散了不少。

「衛所糜爛,地方官吏勾結一氣,坑民,坑兵,居然把衛所軍士拉去為自家幹活,殺!查清楚了為首的都殺!其餘的全數流放!」

扔下殺氣騰騰的一番話之後,朱棣怒氣衝天的轉身就走,路過一個屏風時,一腳就踢飛了出去。

真是怒了啊!

被召來的群臣都面帶苦笑,楊榮無奈的道:「北平那邊既然都處理了,可陛下依然把咱們緊急招進來,這就是不滿意了,咱們也得想想自己是不是太……麻木不仁了!」

「楊大人!」

這時已經出了大殿,金幼孜隱怒道:「你這是在為興和伯張目嗎?」

楊榮看著那些沉默的文武官員,嘆道:「興和伯才將說了衛所糜爛,才將說了地方官吏勾結一氣,逼迫百姓逃亡。咱們當時都振振有詞,可現在呢?嗯!難道咱們就沒有直面自己錯誤的勇氣了嗎?」

啪啪啪!

楊榮的話彷彿是巴掌,脆生生的打在大多數人的臉上。

一些人面露沉思之色,可更多的人卻一臉的不忿。

金幼孜冷笑道:「碰巧了而已,甚至有可能是興和伯提早得到了消息!」

楊榮突然覺得渾身無力,他苦笑道:「罷了罷了,本官說這些幹什麼呢?且回家喝一杯,然後大睡一覺才是正經。」

看著楊榮那疲憊的背影遠去,在場的人都默默無語。

胡廣看了一眼金幼孜,深深的嘆息著,搖搖頭也走了。

朱勇嘿嘿一笑,跟上了張輔說道:「文弼兄,你那妹婿這次可又給你爭臉了!」

這話帶著酸味,而且有些不服氣。

張輔淡淡的道:「那是他自己的造化,他是我朝的興和伯,其次才是我張家的女婿,這一點要是弄混了,不好!」

朱勇嗤笑道:「那有啥啊!大家都知道你那妹婿懼內,難道他敢不聽話?」

張輔止住腳步,回頭看著朱勇,嘆道:「那是夫妻之前的敬重,你當真以為是懼內嗎?」

路過的夏元吉聽到這話不禁就笑道:「興和伯懼內?哈哈哈哈!」

朱勇拱手道:「夏大人給朱某解釋一二唄!」

朱勇和張輔一樣的尊敬儒學,所以在文官的眼裡著實不錯。

夏元吉笑道:「興和伯雖然和氣,可也不乏霹靂手段,所以啊!那只是夫妻之間的一種只可意會的樂趣,旁人自然是無法知曉的。哈哈哈哈!」

三三兩兩的人都走光了,留下了空蕩蕩的廣場。

幾個太監正在打掃著,突然被上面的急促腳步聲給嚇了一跳。

這是在幹嘛呢?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