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690章 嚇尿了,宮中慘事

第690章 嚇尿了,宮中慘事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5-12 20:30 | 本章字數:2558

胡疊帶著那張紙去找到了做牌匾的王二,滿心歡喜的道:「王二哥幫我看看,那人說自己是書法大家教出來的,這字可還行?」

王二嗤笑道:「國朝的幾位書法大家,其中大多都是重臣,那人什麼來頭?居然敢說是大家傳授,我看你是被騙了!」

胡疊笑眯眯的道:「不會的,那人不會騙我。」

王二見慣了人海沉浮,笑著接過了那張紙道:「現在有些騙子可不得了,開始時憋著給你好處,等你信了他們,那時候…….呃!這字不錯啊!」

胡疊得意的道:「我說的嘛,那人對我家有恩,哪會騙人!」

說方醒騙自己,胡疊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

「王二哥……」

看到王二拿著那張紙在發獃,胡疊就笑道:「王二哥,我那地方還等著招牌呢,做好了再慢慢欣賞也不遲啊!」

「王二哥?」

在胡疊納悶的眼神中,王二的手開始哆嗦起來,他把紙放在桌子上,指著那個落款道:「這是誰?誰給你寫的?」

胡疊是識字的,所以看了看就笑道:「朱瞻基嘛!國朝姓朱的也不少,怎麼,你以為是皇家?咱可請不起。」

王二的眼神古怪,看的胡疊心中發毛:「你可知這個名字是誰的?」

「我咋知道!」

這年頭誰會去關心別人的姓名,更何況也沒誰敢去探尋、談論皇室的名諱。

王二嘆道:「你肯定被騙了,這人是想讓你被流放呢!」

「不能!」

胡疊堅定的道:「那人對我家有大恩,要是想整我,他用不著這種辦法!」

小人物自然有小人物的生存之道,胡疊又不是傻子,當然知道好歹。

王二同情的道:「這落款就是當今太孫殿下的名諱,你可還敢說自己沒被騙?」

「啊!」

胡疊身體一震,不敢相信的看著那個落款。

這年頭的百姓大多不關心時政,不少人終其一生都不知道皇帝叫啥,更不知道太子太孫的名諱。

伯爺啊……

胡疊的眼睛瞬間就紅了。

王二安慰道:「此事幸虧是我及時發現,所以你無需擔憂,更別報官,至於招牌,若是你信得過我,那我給你寫,你看怎麼樣?」

胡疊搖搖頭,哽咽道:「伯爺大恩吶!」

想起當時的場景,胡疊心中的疑惑一一揭開,再無疑慮。

方醒會貪一頓飯錢?

這肯定是不能。

而且那個年輕人雖然言笑晏晏,可眉間自有一番威嚴。那個磨墨的男子看著有些陰柔,現在想來,應該就是太監吧!

想清楚了之後,胡疊就說道:「王二哥,做吧,落款也留下。」

「你瘋了?!」

王二把紙拿起來,正色道:「你瘋可我沒瘋,要是被人知道是誰做的招牌,我也得倒霉,你且另尋高明吧!」

胡疊把那張紙搶過來,笑道:「王二哥高義,可這人確實是沒假冒。」

王二不屑的道:「你這是豬油蒙了心,且去,莫要連累我。」

胡疊看看門外,然後低聲道:「對我家有恩的那人,就是當朝興和伯。」

王二的嘴巴漸漸的張開,眼神獃滯,伸手就去搶那張紙。

「你莫騙我!你怎麼認識興和伯的?興和伯,興和伯就是殿下的老師啊!那還有假?快拿來。」

王二伸手就想去搶,可胡疊卻閃開了。

「胡掌柜,你家有了興和伯做靠山,再有了這個招牌,誰敢惹你?」

王二哀求道:「胡掌柜,這招牌我王二做定了,錢我就不收了,不過你得許我拓印一份……若是不行,我倒貼你些錢可好?」

……

寶慶公主自殺未遂,這個消息根本就無法封鎖,很快就傳了出來。

「這是為何?」

方醒覺得寶慶公主應該慶幸自己看清了趙輝的真面目才對。

自殺,那不是傻了嗎?

方醒今天進宮給太子一家送年禮,順便想蹭些好食材回家。

前面就是主殿了,梁中低聲道:「這事瞞是瞞不過了,不過在殿下的面前最好不要提及。」

方醒感謝道:「我有數。」

去年方醒的年禮送來時,朱高熾好歹還有些好奇,可今天卻是陰沉沉的,整個人變得凌厲起來。

看到是方醒後,朱高熾擠出個笑容道:「德華來了啊!宮中新進了不少食材,晚些讓梁中帶你去。」

別人家出了慘事,方醒自然知趣的行禮告退。

出了太子宮中,方醒就看到了紀綱。

紀綱滿面殺氣的帶著手下往宮外走,看那架勢,多半是有人要倒霉了。

還沒到家,方醒就聽說趙家被抄了。

「公主的嫁妝全部收回,趙輝流放興和,不過……」

解縉近來喜歡研究這些事情,他幽幽的道:「那趙輝乃是前宋皇族之後,陛下肯定是無法下手了。」

「山河奄有中華地,日月重開大宋天!」

方醒迷茫的道:「重開?我看是重蹈覆轍!」

解縉點點頭道:「老夫近期讀史倒是有些心得,這每朝每代啊!前期還能有些盛世模樣,中間糜爛頹廢,後期就是任人蹂躪,民不聊生。馬蹄踏破天靈蓋,帝王束手做楚囚!」

方醒無奈的道:「當今朝中說盛世的可不少,陛下看來倒是清醒了,可你想想前宋的改革,何其艱難啊!很多時候帝王也無可奈何!」

解縉笑道:「前宋文官治天下,不過平衡倒是用的不錯,只是後來想改革,就崩潰了。哎!德華,你說前宋那些勵精圖治的皇帝為何死的這般早?」

方醒不敢妄言,謹慎的道:「這個倒是不大清楚,不過從早死,再到哲宗無子嗣,章孤立無援,從宮裡到宮外,一片端王之呼聲,這裡面誰知道發生了什麼!」

解縉洒然道:「端王輕佻,不可君天下,章倒是有眼力,只是難以撼動那些人,也就是那些人,最後葬送了前宋的江山。」

快過年了,朝中家中無事,方醒看到解縉難得有興緻,就說道:「前宋敗亡的根子就在於與士大夫共天下,其次就是輕軍,再次就是司馬光那一伙人。」

解縉笑道:「你是想把胡廣比作司馬光嗎?」

方醒搖頭道:「不至於,至少胡廣不敢把大明的土地拿去送人,甚至還怕敵人不滿意,主動多送些。」

「不過保守卻是一脈相承的,這是儒家的通病,萬世都改不了!」

解縉也不鬱悶,只是笑著。

窗外的寒風中夾雜著些許生氣,春意,就這樣飛上了枝頭。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