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716章 君王的猜疑

第716章 君王的猜疑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5-18 12:54 | 本章字數:2678

解縉皺眉道:「你如何得知?」

方醒微微嘆道:「金忠的病只是上火,年紀大了扛不住,可派來的御醫卻言辭閃爍,並且無人上門看望金忠,你說說,陛下這是想幹什麼?」

解縉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苦澀的道:「陛下難道是想用金忠來做試金石?」

「就是試金石。」

方醒給他倒滿酒,沖著不時關注這邊的莫愁笑了笑,換來了少女的一個垂眸,然後說道:「這些話我不敢在家裡說,陛下老了,獅子老了會惶恐,會猜疑,金忠是堅定的太子黨,陛下想看看有誰跟他是一夥兒的,結果只有我去了。」

解縉壓壓手,等送菜的夥計走後才說道:「那你不怕被陛下猜疑嗎?」

店裡的人越來越少了,都怕趕不上夜禁時間。

方醒稍微提高了些聲音道:「陛下此刻的心中必然是矛盾的,別人說我是太孫黨的大頭目,可實際上陛下知道,我只是大明黨,否則我目前大可韜光養晦,等太孫上位後,我再大展拳腳不是更好嗎?」

解縉哎了一聲道:「你就是太過鋒芒畢露了。」

方醒笑道:「別人去了估摸著會被陛下記在心裡,可我去了卻一點問題都沒有,為何?不過是依著本心做事而已。太多的機心,陛下不喜歡。」

「帝王自己機心無數,卻要求臣子坦誠相待,這不是……哎!」

解縉當年就是沒有機心,哦不,是太過坦誠的代表,結果就被坑了。

方醒嘴角微翹:「趙王來了金陵,花言巧語之下,陛下難免對太子多了些不滿,金忠算是被連累了。」

解縉無奈的道:「父子君臣,何必如此啊!金忠為人寬厚,陛下居然疑心到了他的頭上,可笑!」

方醒淡淡的道:「此事興許金忠心裡有數,所以他死不了!」

小巷子里的光線漸漸的開始黯淡下來,方醒眯眼看著外面:「你別看太孫位置穩固,可要是太子一動,他也跑不了!」

解縉點頭道:「太子若是被廢,太孫要麼聰明些自請流放,要麼就等著被人趕下來,陛下一去,就和太子一起……同歸!」

方醒笑了笑:「陛下再舔犢情深,也不會讓廢太子的兒子上位,否則……史書上可不好寫。」

把寶鈔壓在碟子下面,方醒和解縉起身回去。

「伯爺,您要走了嗎?」

莫愁剛才幫忙收拾桌子,臉上粉紅粉紅的。

方醒笑道:「嗯,現在回去還來得及,下次再來。」

莫愁輕盈的走到門邊,看著方醒上馬,然後在辛老七幾人的護衛下緩緩出去,不禁揮揮手,低聲道:「伯爺,您何時再來呀?」

夕陽落盡,一隻老鴰飛過,呱呱的叫了兩聲,莫愁這才恍然醒來。

……

方醒回來後,張淑慧早上都不願意起床了,只是拖著他磨磨蹭蹭的在說話。

「夫君,等妾身把這個孩子生出來,您會親自教他方學的吧?」

張淑慧才不會相信什麼科學,更不會相信解縉能摸索出這些知識。

由於肚子大了,所以張淑慧不能像以前般的伏在方醒的胸上,只是把手放在上面摩挲著。

方醒已經醒的炯炯的了,他抓住有些浮腫的小手道:「到時候把他放到書院里去,跟著同窗一起學習,那樣孩子的性格才不會孤僻。」

張淑慧有些不樂,不過習慣性的相信了方醒:「嗯,到時候孩子就聽夫君的安排。」

起床後,一家人悠閑的吃了早餐,然後就在一起下五子棋,倒是其樂融融。

「老爺,太孫被彈劾了。」

方醒在門邊低聲問道:「為何?」

丫鬟低聲道:「七哥說了,好像是因為殿下題了什麼牌匾的事。」

……

「陛下,此事可大可小,一國之儲君為商賈題字留名,這簡直就是……哎!」

「陛下,此事已經在金陵城中議論紛紛,臣請拿了那家人,然後治他們一個偽造殿下題字之罪。」

朱瞻基聽到這裡,不禁心中冷笑,這話看似為他著想,可實際上卻是欲蓋彌彰,最後只會引發外界無盡的猜想。

而且招牌的事應該早就被人發現了,可一直等到現在才發難,多半就是想把方醒一股腦兒的也裝進來。

掀翻你朱瞻基困難不小,可把方醒弄下去應該不難吧!

「陛下,臣聽聞神仙居的掌柜有一女兒,年輕貌美,氣質不凡……」

「住口!」

朱瞻基怒了,可胡廣卻比他先怒。

「捕風捉影!誹謗殿下,你居心何在?!」

胡廣雖然心中有道,可卻不會利用這等齷齪的手段來打擊自己的敵人,所以他躬身道:「陛下,此風不可長!」

朱棣冷眼看著這一切,覺得自己正身處雲端,而那些愁喜不同的臣子就像是戲子,正在出演一場大戲。

「瞻基,你說說。」

太孫被彈劾也得出來自辯,朱瞻基從容說道:「皇爺爺,那戶人家為平定交趾出過力,所以那日孫兒與興和伯去了之後,感其質樸,就主動為他家題了招牌。至於留名,那只是不想讓外人誤會孫兒,正大光明罷了!」

胡廣冷冷的看了這名官員一眼,知道今日有人要倒霉了。

朱瞻基說出了這番話之後,不管是誰都無法質疑,否則就是在有意攻擊太孫殿下。

「至於那個女子,皇爺爺應該也知道,就是當街為興和伯討公道的那個,皇爺爺當時還罰了興和伯禁足兩日。」

朱棣點點頭:「朕想起來了,那個女子倒是憨直。」

這話直接就把地上的那個官員的前途釘死了。

人家可是興和伯的粉絲,你特么的居然敢強行往太孫的頭上潑大糞,這事兒可大發了。

如果是彈劾其他人還好說,可這是太孫啊!

朱棣的眸色一冷,淡淡的道:「居心叵測,拿了下詔獄!」

此事一了,朱棣也覺得興趣全無,揮揮手就散了小朝會。

朱瞻基出來後,對著胡廣拱拱手道:「胡大人有古君子之風,當勉之!」

這個誇讚來的太突然,以至於胡廣都楞了半天。

「殿下謬讚了,臣只是秉承本心而為。」

朱瞻基微微一笑,然後就走了,留下了胡廣獨自唏噓。

金幼孜從後面上來,輕聲道:「趙王又進宮了。」

胡廣冷冷的道:「趙王不回北平,朝中至此多事了。」

金幼孜微笑道:「咱們坐山觀虎鬥不更好嗎?」

胡廣淡淡的道:「小心殃及池魚!」

金幼孜笑道:「趙王殿下對我等可不錯,而且他重儒學!」

這個話題擊中了胡廣的那個啥的點,他的呼吸重了些,冷道:「不可能!」

說完胡廣就拂袖而去,金幼孜也不惱,只是用手遮住眼前,喃喃自語道:「好大的風啊!」

可殿前別說大風,下面的樹葉動都沒動一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