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720章 明察秋毫的朱棣(為白

第720章 明察秋毫的朱棣(為白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5-18 12:54 | 本章字數:2833

夏夜很熱,不過有冰盆擺在邊上,朱棣覺得倒也愜意。

以前的他可用不得冰盆,一用膝蓋就會犯病,那滋味,想起來朱棣依然有些煩躁。

「給朕倒一杯那個蛇酒來!」

大太監不在,黃儼屁顛屁顛的跑進去,沒多久就把酒送到了朱棣的手中。

朱棣拿起一本在燈下看著,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一陣腳步聲,接著大太監就進來了。

「陛下,老奴去了聚寶山,今夜之事乃新任監軍新怕蛇,所以鬧騰了一下。」

「怕蛇?」

朱棣想起剛才的蛇酒,就問道:「可有情弊?」

大太監老老實實地道:「新的屋裡進了條蛇,老奴就去搜了其它屋子,也找到了一條。」

朱棣瞟了一眼正在門外打哈欠的方醒,就喝道:「朕都沒了睡意,你每日在家逍遙,哈欠倒是一個接著一個,今日你就在這裡守門。」

啥米?

方醒想起家中的張淑慧,就苦著臉道:「陛下,那好歹讓臣派人回家說一聲吧,不然臣妻必然會擔心。」

一瞬間,朱棣就想到了自己的先皇后徐氏。

「朕自會安排,你給朕老老實實地站好了!」

回過頭,朱棣問道:「王賀在哪?」

大太監看了黃儼一眼道:「陛下,王賀好像在印綬監。」

「印綬監?」

朱棣眯眼看著外面,良久才道:「晚些時候讓他回去。」

黃儼大氣都不敢出,直到朱棣起身。

「連蛇都怕,朕還能指望他去監軍嗎?」

朱棣進去了,大概是要補一覺。

方醒苦逼的看著大太監,低聲問道:「公公,我這個要站多久啊?」

大太監的嘴角微微翹起,低聲道:「你的小把戲還想瞞過陛下嗎?乖乖的站著吧,不然陛下說不定會派你去北方當個副總兵什麼的。」

方醒也沒指望能瞞過朱棣,如果蛇都能輕易的爬進屋子裡,聚寶山衛早就在附近大肆捕殺了。

而大太監看到的那條蛇,不過是小刀潛入進去放置的,沒被大太監當場質疑,方醒就得欠下這個人情。

天漸漸的亮了,朱棣睡了個回籠覺,起來覺得精神反而比往日更好。

洗漱之後,一出門,朱棣就看到正靠在門邊東倒西歪的方醒。

大太監乾咳了兩聲,可方醒卻沒反應。

「興和伯!」

方醒猛地一驚,身體就失去了平衡。

「哎喲!」

方醒迷迷糊糊的爬起來,正好看到朱棣那緊皺的眉頭,就趕緊辯解道:「陛下,臣昨夜睡的晚了些。」

朱棣冷哼一聲,就這麼被簇擁著去上朝。

方醒擦去嘴角的口水,鬱悶的道:「可我咋辦啊?」

太陽漸漸的起來了,過往的宮女太監看到方醒居然站在朱棣的寢宮外面,都面面相覷,然後偷笑著走了。

外男一般是不可能進入後宮的,這位興和伯居然……而且看樣子就像是看大門的。

朱高熾得知後就問了梁中,梁中出去打聽了下,回來笑道:「昨夜聚寶山衛鬧蛇,新任的監軍把整個聚寶山衛都鬧醒了。」

朱高熾牙痛的道:「這小子怎地就不安分呢?!」

天下哪有那麼巧的事,前腳監軍才來,晚上就被蛇摸到了床上。

梁中抽抽著笑道:「殿下,興和伯大概是擔心新是別人的眼線吧。」

朱高熾點頭道:「聚寶山衛不但有火器,而且還有最新的戰法,是該謹慎些。」

梁中覺得朱高熾這是明晃晃的在庇護方醒,新就算是別人的眼線,可他難道還懂戰陣和打造火器之法?

朱高熾一本正經的道:「婉婉今日不是說要去方家嗎,你去的時候安撫一下興和伯夫人,免得再鬧個胎動,那小子肯定會抗旨。」

可等梁中出去一看,婉婉卻不見了。

朱棣的寢宮外面,方醒正躲在屋檐下打盹。

一根棉線緩緩的伸進了方醒的鼻子里,痒痒的。

「啊切!」

方醒揉揉鼻子,就聽到了一串歡樂的笑聲。

「咯咯咯……」

「婉婉,你也跟著學壞了!」

眉目如畫的小女孩站在邊上,歪著腦袋笑眯眯的道:「方醒,你這是被皇爺爺罰站了嗎?」

「胡說!」

方醒一臉正色的道:「你沒聽說過我能辟邪嗎?陛下這是要讓我驅驅宮中的邪祟。」

婉婉有些迷茫,她並不知道,在金忠恢復後,外界就有人說方醒的殺戮太甚,所以連小鬼都怕。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告訴你啊,所謂的邪祟,最怕的就是心底正直的人,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鬼不驚,胸中有正氣,什麼邪祟都不敢來找你……呃!陛下。」

朱棣站在側面,面無表情的看著方醒。

「皇爺爺,方醒說不做虧心事就不怕鬼,是真的嗎?」

朱棣惱火的瞪了方醒一眼,然後無奈的道:「是真的。」

方醒,你乾的好事!

方醒也覺得自己口誤了,要是婉婉晚上害怕咋辦?

「滾蛋!」

朱棣深深的覺得自己把朱瞻基和方醒放在一起是個大錯。

等方醒帶著婉婉溜了之後,朱棣嘆道:「這豎子就是個臉皮厚的,朕……」

大太監忍俊不禁的道:「陛下,興和伯……呃!老奴也沒話說。」

……

王賀覺得自己離開聚寶山衛,一定是有人在背後使壞。

而且在印綬監里,他現大家都在排斥自己,眼中多是幸災樂禍和輕視。

「這是覺得咱家翻不了身嗎?一群小人!」

王賀呸了一聲,然後整整衣冠。

「咱家好歹經歷過多次戰陣,血可流,臉卻不能丟!」

「王賀,有人找你!」

「來了!」

王賀知道自己不能露出不滿的神色,否則別人只需在背後說一句『王賀怨望』,那就不是被冷藏那麼簡單了。

一路出去,那些太監看到他都笑嘻嘻的。

同行相忌,看到同行倒霉,這是太監們的一大樂趣。

所以為何宮中沒有真正的友誼,原因就在於此。

到了大門處,王賀看到印綬監的管事太監居然在對人賠笑臉,心中一個咯噔。等管事太監一閃身,就露出了面無表情的大太監來。

「王賀,陛下令你即刻回聚寶山衛,此後當好生的做事,凡是都要記著陛下在前,明白嗎?」

「明白……奴婢明白了……」

王賀眼睛紅紅的跪地謝恩,身後那些在偷窺這邊的太監們都面面相覷。

「他老人家親自來了,肯定不會是處置王賀。」

「這小子怎地又翻身了呢?還好咱家沒得罪他。」

「我可是得罪他不輕啊!咋辦?」

「要不咱們湊合湊合送點禮?」

「行!大家都湊湊吧。」

大太監親自來通知,這就說明王賀已經進入了皇帝的眼中,說不定以後會有什麼造化。

不能得罪有潛力的同類,所以這些太監飛快的湊了一下錢鈔,等王賀神色平靜的回來收拾東西時,就堆笑著送過去。

「咱家可是被陛下他老人家拍過肩膀的人,能貪腐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