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748章 狗入窮巷

第748章 狗入窮巷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5-23 21:39 | 本章字數:2638

朱高煦抓了一把堅果,輕鬆的用手指頭捏開,然後扔進嘴裡,最後配上一口酒。看他那陶醉模樣,多半是許久都未曾這麼悠哉了。

「那日本王去了宮中,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他在呵斥婉婉,忍不住就絆了他一跤。」

簡單的敘述,可卻讓方醒的眉頭都皺緊了。

「王爺沒和陛下說這事?」

「沒!」

朱高煦把堅果殼扔到地上的木製垃圾桶里,傲然道:「本王多大了?難道還要去告狀?丟人不丟人!」

方醒無奈的道:「王爺,此一時彼一時啊!這事本就是趙王理虧,您幹嘛得背著?」

朱高煦有些扭捏的道:「解縉那個老傢伙上次不是給本王白眼嗎,本王可不想被他看扁了。」

方醒捂著額頭,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了這位王爺的『耿直』。

「罷了,不過此事陛下肯定清楚,那趙王欺負一個孩子算什麼本事?」

方醒從抽屜里摸出一個銀制的扁平酒瓶,「王爺出關,咱也沒啥賀禮,這個酒瓶就送給王爺了。」

朱高煦接過酒瓶,愛不釋手的道:「這東西精巧,就是小了些,兩口就沒了。」

蒸餾酒現在不流行,釀造酒的度數又低,朱高煦這等酒量,這個酒瓶裝十瓶都不夠他喝的。

這是個可以交朋友的人!

方醒笑著從桌子底下吃力的拉出兩個酒罈子。

「王爺打開聞聞。」

朱高煦迫不及待的打開泥封,揭開,然後陶醉的聞了聞。

「好酒!」

罈子里的二鍋頭散發出一股刺鼻的味道,讓方醒有些受不了。

可朱高煦卻馬上伸手進去蘸了一點來嘗嘗。

「好!好酒!」

朱高煦趕緊把酒罈封上,然後坐下來道:「方醒,果然夠意思!」

「不像是老三那個陰人,當面一個樣,背後一個樣,不像男人!」

不像男人的朱高燧此時正斜依在一根粗大的柱子上,懶洋洋的看著幾個侍妾在魚池邊上嬉鬧。

「啊救我」

幾個女人一起打鬧,不知是誰推了一把,噗通一聲,最漂亮的那個侍妾掉進了池子里。

那幾個女人都尖叫起來,然後回身看著朱高燧。

朱高燧的身後有兩名太監,可這兩人卻紋絲未動。

這時一個男子悄然過來,低聲道:「王爺,紀綱遣人來了。」

朱高燧饒有興緻的在看著那個侍妾在水裡載浮載沉,聞言就皺眉道:「何事?」

「王爺,紀綱想動動方醒。」

朱高燧遺憾的看到那幾個女人居然尋找到了樹枝,把那個侍妾給拉了上來,然後冷笑道:「他想幹什麼?」

這時謝忱急匆匆的過來了,他低聲道:「王爺,紀綱不大對勁。」

「本王當然知道他不對勁!」

朱高燧咬牙切齒的道:「這條野狗越發的詭秘了,現在他整日躲在錦衣衛衙門裡孵蛋呢!」

謝忱說道:「王爺,他會不會另尋一個靠山?」

「他不敢!」

朱高燧不屑的道:「除去本王之外,誰敢?」

「王爺,咱們得小心,那紀綱要是瘋了,在下擔心他會鋌而走險。」

朱高燧的臉色陰陰的:「父皇那裡在尋機,紀綱不是傻子,他上次試探過,可父皇太過於刻意,紀綱肯定察覺了。但他又能怎麼樣?難道他敢造反嗎?」

「王爺,那他會不會胡亂攀咬?」

「有證據嗎?」

朱高燧得意的道:「本王和他交往都是空口白牙,他若是攀咬,那就是污衊。污衊一位王爺,還是當朝最受寵的王爺,他紀綱難道不知道這是在自作孽嗎?哈哈哈哈!」

謝忱想想也是,就笑道:「王爺做事果然是滴水不漏,在下佩服!」

那個上岸的侍妾凄凄慘慘的往這邊看了一眼,朱高燧就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結果嗝兒一聲,那侍妾居然就這麼幸福的暈了過去。

朱高燧惆悵的道:「可惜這廝被父皇拿捏的死死的,不然還真是有機會啊!」

謝忱迎合了幾句,然後就匆匆的去處理事情。

走在花園中,謝忱臉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做事滴水不漏,比太子還少出錯,呵呵!」

謝忱搖搖頭,嘆息著遠去。

身為王爺,不出錯那就是有野心,這人人都知道。

做事不出錯,這人不是天才就是膽小而惜身!

沒有擔當啊!

錦衣衛的人發現,最近自己的頂頭大佬紀綱居然變和氣了。

一路保持著微笑,紀綱進了自己的房間里。

王謙已經在了,見到紀綱後,他起身緊張的問道:「大人,趙王是什麼意思?」

紀綱的微笑瞬間消失,伸手抓住筆洗,作勢欲扔,可最後還是咬牙忍了下來。

「那個縮卵的雜/種!」

紀綱呼哧呼哧的喘息著,眼睛紅紅的道:「他肯定是察覺到了陛下不對勁,然後就想撇清,說不準還想在本官的身上咬一塊肉下來。」

王謙也不顧尊卑,直接癱坐在椅子上,用一種夢囈般的語氣說著自己的恐懼:

「大人,趙王是陛下最寵愛的幼子,若是他覺得咱們危險了,那肯定不會錯!」

「我知我知」

紀綱扶著桌子邊緣,目光獃滯的道:「我近期每次給陛下送上該懲治的官員,可每次都會被打回來,王謙,陛下這是要收手了!」

王謙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大人,狡兔死啊!」

紀綱默默的看著陽光映照在地上,身體漸漸的開始顫抖起來,幅度越來越大

「哈哈哈哈」

王謙詫異的看著紀綱,覺得他是瘋了。

「大人,這種時候呃!」

紀綱轉身,臉上的猙獰驚住了王謙。

「咱們不是獵犬!不是!」

紀綱眯眼,原先那個毒蛇般的錦衣衛指揮使又回來了。

「他們不是說咱們是野狗嗎?那咱們當一回野狗又何妨!」

野狗不認主,為了食物誰都不認!

王謙的精神一振,坐直了問道:「大人,咱們怎麼弄?」

紀綱嘿然道:「咱們不能亂,亂了就是自找苦吃!」

這時龐瑛來了,他滿頭大汗的道:「大人,漢王去了方家。」

這個時候龐瑛已經顧不上詔獄了,大家都是一損俱損的關係,所以他全力協助紀綱擺脫目前的困境。

紀綱冷笑道:「那位傻乎乎的,上次趙王不過是賣了個破綻,就讓他被禁足那麼長的時間,不足為懼!」

龐瑛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趙王府中今日有侍妾落水,趙王和心腹商議事情,視若未見。」

紀綱振眉道:「那位就是陰人,和太監一個德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