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760章 走狗狡猾

第760章 走狗狡猾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5-27 07:29 | 本章字數:2524

「叫人找泥沙來!」

方醒今天的反應有些慢,到現在才想到這一招。

於是那些錦衣衛都被趕到一起,帶著各種工具去運送泥沙。

「敢跑的抄家!」

宋建然森然的警告道,作為朱棣派來的代表,他有這個權利作出處置。

方醒和朱瞻基離開了火場,在門外轉悠著。

一些百姓在附近對著這邊指指點點,等看到大隊的軍士趕來後也不散去。

「活該!燒死那個活閻王!」

「這下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這人作孽多了,連老天都看不過眼,先前我聽到了雷霆,估摸著就是被雷劈的!」

「喲!這麼說紀綱還真是天怨人怒了啊!」

「就算是老天爺不收拾他,陛下他老人家終有一天也會發現這個賊子,到時候也逃不了一死!」

「……」

朱瞻基尷尬的道:「德華兄,事有巨細,不過紀綱一家已經被拿下了。」

這話是在為朱棣開脫:皇帝就一個人,怎麼知道紀綱統帥下的錦衣衛的跋扈和歹毒?

朱棣此刻必然是憤怒的吧?!

方醒說道:「所以我才一再說了要監管,失去監管之後,權利就像是脫韁的野馬,誰能控得住?若是想靠著儒家的那一套道德自覺,那簡直就是笑話!」

儒家強調修身,自我管理,可特么的人生而逐利,怎麼自我管理?

「人從出生開始就在逐利,吃奶!」

方醒把朱瞻基拉過來了些,避開了一車沙子。

「等懂事後,就得乖巧些,好讓長輩認可自己,這也是一種利益,等長大了之後,讀、科舉、做官、陞官、發財、美色……這些哪一樣不是利益?老夫子當年難道沒逐利嗎?那他為何四處奔走?」

朱瞻基點頭道:「德華兄此話不差,小弟覺得受益匪淺。」

方醒失笑道:「這只是說說人性罷了,所謂的道德君子,不是迂腐就是偽君子,從未有過聖人!」

這話有些顛覆性,直接揭穿了所謂的道德標杆。

「火滅了……」

錦衣衛的人今天很惶恐,所以幹活也很賣力。

當那些殘垣斷壁被一一搬開後,幾個刑部的高手出現了,開始在裡面翻找著。

一塊塊骨頭被翻出來,然後有人在邊上拼接,漸漸的,殘缺的人型骸骨開始出現了。

朱瞻基看到那些被燒的黑乎乎的骨頭,不禁扭頭道:「德華兄,都被燒化了。」

用猛火油來燒,那真是只剩下些破爛的骨頭了。

方醒不急:「先等他們把人數核對一下再說。」

這個工作很困難,要一一分辨骸骨。

等分揀完畢後已經是太陽西斜了。

燒死的骸骨上有一股子濃烈的氣息,讓人作嘔。

刑部的幾位仵作渾身都是那股味道,他們擔心被朱瞻基聞到,所以都離的遠遠的,由人轉告結果。

「殿下,人數相符,包括那些犯官都算在裡面了。」

宋建然親自去查驗了骸骨,回來搖搖頭,一臉失望的趕回宮中。

朱瞻基也有些失望,紀綱對他父子二人多有觸犯,可這一下居然就被燒死了,連報仇的機會都沒有。

方醒開始也很憤怒,所以失去了冷靜。

不過現在鎮定下來之後,方醒就覺得不大對頭。

「剛才他們說了,是提了一大桶猛火油進去,瞻基你想想,若是咱倆在一起吃火鍋,那火太小,需要猛火油的話,會拿那麼多嗎?」

朱瞻基想都不用想:「猛火油火頭大,一個火鍋能用到多少?隨便來一點就夠了。」

兩人相對一視,然後就去了宮中。

……

朱棣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外面一個犯事的太監被責打的聲音傳進來,朱棣的臉頰在抽搐著,手中的馬鞭一揮,案上的鎮紙落地。

「呯!」

大太監和黃儼都噤若寒蟬,其他人都眼觀鼻,鼻觀心的在裝傻子。

「那個畜生怎敢死!他怎麼敢!」

胡廣知道朱棣為何發怒:手下的野狗本就到了要打狗吃肉的時間,可這條野狗居然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這讓喜歡掌控一切的帝王如何甘心?

「陛下,太孫殿下和興和伯求見。」

「他們來幹什麼!?」

朱棣的眼睛有些發紅,手中的馬鞭指著稟告的太監道:「讓他們進來!」

方醒和朱瞻基進來看到的就是一位殺氣騰騰的帝王,行禮後,朱瞻基說道:「皇爺爺,孫兒和興和伯商量了一下,覺得這事不大對勁。」

「嗯?」

朱棣把馬鞭一扔,喝道:「趕緊說來!」

「皇爺爺,紀綱叫人弄了一大桶的猛火油進去,可目的不過是為了吃火鍋。猛火油火勢大,只需一點就夠了,那麼他們辛辛苦苦的弄一大桶進去卻是為何?」

朱棣的眼睛一亮,隨即一暗,然後吩咐道:「令各城門不許懈怠,要仔細盤查出城的人。」

回過頭,朱棣的眼中多了幾分厲色:「若是紀綱要跑,必然早就出了城門,傳令下去,各處仔細嚴查,抓到紀綱的,重賞!」

可大家都知道,紀綱幹了那麼久的錦衣衛指揮使,藏匿的能力不可小覷。

多半是找不到了吧?

戶籍難不倒這位指揮使,甚至出海的路線也難不倒他……

回到家,方醒找來了方五和小刀。

「紀綱對家人如何?」

方五負責那一邊,就說道:「老爺,紀綱對家人也就是普通。」

「那個慧娘呢?」方醒問小刀。

「去過幾次,每次都是悄悄的,甚至是從後牆爬進去。」

方醒沉吟了一下:「那個慧娘是什麼秉性?」

「很溫柔。」

小刀的眼中流露出回憶之色,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的母親:「她喜歡孩子,整個人感覺……就像是母親一樣。」

「母性嗎?」

方醒皺眉想了想紀綱的秉性。

陰柔,狠毒……

就這麼想著,直到吃完晚飯,方醒抱著土豆在門外轉悠。

小白讓人把鈴鐺和大黃的飯盆拿去清洗,然後帶著兩個萌寵在院子里散步。

「大黃,你什麼時候能孵蛋呢?」

……

紀綱得意的把陳衛的屍體丟進剛挖好的坑裡,然後覆土,最後還上去踩了半晌。

換了一身衣服之後,紀綱悄然隱入了夜色中。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