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865章 抓捕瀛洲學生

第865章 抓捕瀛洲學生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6-21 20:59 | 本章字數:2709

方醒正單獨和朱棣說話。

朱棣的心情陰轉晴了,不過依然沒有定下誰來接替胡廣的那個位子。

「陛下,大明可以接收那些外邦學生,但學習的範圍只能在儒學,實用之學一律不許接觸,否則終生不得離開大明!」

朱棣有些惱怒,他雖然知道儒學的本質,可在方醒的嘴裡,儒學居然連那些雜學都不如,真真傷人。

「此事朕自有主張!」朱棣硬邦邦的拒絕了方醒的提議。

方醒一聽就不幹了,梗著脖子道:「陛下,您想想前唐。」

朱棣一聽就樂了,你娃還敢跟朕辯駁一番,就問道:「前唐又怎麼了?你且說說,說好了朕恕你無罪,說錯了……你就去清查北邊的衛所。」

北方衛所?

那可是個大坑啊!

北方是重鎮,大明最精銳的衛所大多在那裡。

而北方,同樣也是重臣雲集的地方。

一位侯爺在南方很牛筆,可在北方,你興許連一個總兵都當不上。

方醒定定神,然後說道:「陛下,前唐時,倭國派了遣唐使,然後前唐敞開了讓他們學,甚至還有人冒死橫渡去倭國,正是這些人,把倭國從蒙昧中拉扯出來,可隨即就是白江口之戰,倭國人的狼子野心可見一斑!」

朱棣有些恍惚,從小就接受的教育在告訴他:我們是天朝上國,要有風度。架子要端起來,吃點虧沒事,面子一定要保住了!

「陛下,當年前唐把中原的實用之術帶給了吐蕃,帶給了倭國,對外族可謂是掏心掏肺了,可最後如何?」

方醒皺眉道:「陛下,對於異族,可以同化之,這一點儒學的功用最大,臣萬死,懇請陛下嚴令不得教授異族人實用之學。而工匠更是不許離開大明!」

朱棣垂眸不語,大太監覺得方醒小題大做了,這接收外邦學生,正是彰顯大明煌煌上國氣象之舉,些許雜學算的了什麼。

而黃儼則是不屑的撇撇嘴,雜學在大明只是消遣之學,只有那些功名無望的人才會去研習。

賤人之學!

……

國子監在經歷過學生圍堵書店,然後被禁足之後,就變得和獨守空閨的怨婦般的古怪。

禁足是沒有了,假期也恢復正常了,可師生們總是覺得不得勁。

林彥抱著本書急匆匆的從小徑穿過,正準備回自己的住所去喝水,卻聽到了有人在嘀咕。

「錦衣衛都上門了,廖大人都要氣瘋了,擋著不許他們進來,說是有教無類!」

「哎!祭酒和司業都在裝傻,就等著廖大人去沖陣呢!」

「去看看!」

「好,咱們也去助廖大人一臂之力!」

&bsp林彥聽到這裡,腳下一轉,就往大門處去了。

……

大門處,瀋陽正義正言辭的道:「倭國已經沒了,那國子監還留著那些學生幹啥?這話可是楊大人說的,咱們奉命而來,還請廖大人不要阻攔。」

廖彬板著臉道:「本官只知道此處是國子監,無陛下的旨意不能拿人!」

「對!無陛下的旨意,惡犬不得進入國子監!」

一個學生正色道,隨即就引發了廣泛的贊同。

「紀綱都死了,錦衣衛也敢跋扈嗎?」

「這裡的人都是日後的朝廷棟樑,你等且小心些!」

瀋陽面色不變,只是笑道:「誰是棟樑下官不清楚,不過今日那些瀛洲學生非得跟著下官走不可。諸位無需多言,只需記得一句,天下之事,天下之人皆可說得,就是生員說不得!」

這話堵得國子監的眾人胸中發悶,讓他們又想起了上次的事。

廖彬把臉一板,伸手道:「旨意拿來,本官就讓你進去。」

瀋陽同樣把臉一板,低聲道:「廖大人確定要旨意嗎?下官雖然位卑,可隨後的旨意怕是國子監上下受不住!」

廖彬的臉頰顫動了一下,腮幫子鼓起又下去,問道:「是陛下的意思嗎?」

瀋陽的目光深沉,笑而不語。

錦衣衛自從紀綱死後就成了過街老鼠,雖不至於人人喊打,可卻也夾起了尾巴。

而瀋陽卻不在其列!

廖彬懂了,他頹然的道:「這是為何?萬國來朝難道不是大明的盛世嗎?」

瀋陽笑了笑:「興和伯說過,盛世不盛世的,那得老百姓說了算!」

廖彬揮揮手,讓開了道路,身後馬上一陣嘩然。

「廖監丞居然放行了?」

廖彬在學生們心中的形象高大而正直,寧折不彎,可他居然就彎了!

瀋陽拱手道:「多謝廖大人。」然後回身道:「都跟本官進去!」

三十多名錦衣衛,跟在瀋陽的身後,熟門熟路的去了校舍。

林彥遠離那群學生,獨自站在一棵大樹下,靜靜的看著。

為何要帶走那些瀛洲的學生?

&bsp林彥在思索著。

廖彬同樣在思索著。

「那些倭國……瀛洲的學生有錢,這一走,經常被請客的那幾位可是要心疼嘍!」

廖彬的身體一震,而林彥同時也恍然大悟。

是了,那些能到國子監讀書的外邦學生,誰的家裡面沒有背景?

可廖彬想的更多了一些,他想到了傳言倭國的中上層幾乎被方醒清理一空,而這些學生的家庭必然就在其中。

「那方醒果然是心狠手辣,連這些學生都不放過!」

「他在倭國殺多了人,估摸著是擔心會被人刺殺吧!」

「若是他被刺殺了,那也是報應,天理循環,果報不爽!」

「住口!」

那幾個正在陰陽怪氣說到方醒的學生都愣住了。

廖彬面色鐵青的看了剛才和他幾乎是同步大喝的林彥一眼,回頭喝道:「都回去!今日不許議論此事!」

林彥默默的跟著學生們往裡走,聽著那些怪話,心中無喜無悲,彷彿就是一個旁觀者。

「看,那些瀛洲學生被帶出來了!」

林彥抬頭看去,正好看到瀋陽在前,手下的錦衣衛們把十多名面色慘白,雙腿打顫的瀛洲學生圍在中間往這邊走來。

晴朗的天空下,彷彿是多了一群惡鬼,讓人遍體生寒。

沒有一個學生敢於上去!彷彿剛才的義憤填膺只是一個幻象。

廖彬已經找到了國子監祭酒馬興。

馬興正用毛巾捂著額頭,聽到腳步聲後,就揭開毛巾,呻/吟道:「走了嗎?」

廖彬板著臉道:「大人,此事並非簡單,那些倭國學生的家族都已經不在了,他們留在國子監,人心不穩。」

馬興哼哼唧唧的道:「是啊!既然如此,那就送走吧。」

廖彬淡淡的道:「已經被錦衣衛的人帶走了!」

「啊!?」

馬興把毛巾一扔,戟指著大門方向,憤怒的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可惜老夫身體不適,不然……」

廖彬面無表情的看著馬興在狂噴,義正言辭……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