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888章 恬不知恥

第888章 恬不知恥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6-28 06:53 | 本章字數:2595

秦專的前方就是那兩匹空馬,落馬的兩人一死一傷。

鄭氏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曹雲,慌亂的朝著秦春跑來。

「外面的是誰?」

黑壓壓的樹林外突然有了動靜,接著有人喊道:「點起火把!」

火把照亮了對方,那身熟悉的軍服讓秦專身體一軟。

方醒打個哈欠,坐在馬背上說道:「本來本伯想一把火把你們都燒死在裡面,火油都準備好了,可張曉的媳婦終究被救了回來,所以這份仇怨還得要他自己了結。」

「你們的運氣好,本伯今晚不想殺人,可有跪地請降的嗎?」

方醒安撫著疲憊的大白馬,身後的辛老七張弓搭箭,小刀和方五舉槍瞄準。

腳步聲沉重,兩排軍士舉槍靠攏過來。

秦專的身體在發抖,他乾笑道:「伯爺,下官……」

「你已經不是大明的人了。」

小小的樹林已經被包圍了,方醒這才篤定的道:「你是閻王爺的人,所以本伯不爭。你是想現在死呢,還是回去再死,說不定你還能多活幾個月。」

秦專看看左右,突然轉身就跑。

「老大,快跑!」

秦春一愣之後,就拋棄了鄭氏,緊跟著秦專往馬群處跑去。

「愚昧!」

方醒懶洋洋的揮揮手,辛老七喝道:「齊射!」

「嘭嘭嘭嘭!」

秦春被鉛彈打倒在地上,拚命的向前爬去,嘴裡喊著:「爹!等等我,爹……」

秦專已經止步了,因為他看到了跪在前方的魏立峰等人。

而就在那裡,一排軍士正舉槍瞄準了他。

聚寶山衛的火器,天下無雙!

這是打出來的赫赫威名!

這是讓那些宿將從開始的不屑,再到震驚和沉思的戰績!

沒人敢於輕視這支軍隊!

秦專也不敢,所以他高舉雙手,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爹……我……」

秦春生命中最後的聲音很無力,他死不瞑目的眼睛緊緊的盯著自己父親的後背,有怨恨,也有懊悔。

「查驗人數,然後安排宿營!」

方醒累了,他坐在地上,看著跪在面前的秦專和魏立峰問道:「為何要走私草原?」

秦專抬頭道:「伯爺,下官當年從一介小兵慢慢爬,其間經歷了多少血戰?身上的傷疤數都數不清,這才得了谷王的青眼,提攜了一把。」

「谷王作死,下官雖然僥倖逃過了追責,可此生都難以寸進。」

秦專嘿然道:「邊塞苦寒,獨守左衛,然後看著曾經的同僚和麾下一一高升,這等滋味伯爺自然是不能體會的。」

魏立峰自知必死,也笑道:「伯爺身為殿下之師,陛下看重,名滿天下,如何能知道我等戍邊的煎熬。當伯爺在秦淮河上泛舟之時,下官等人卻在風餐露宿。」

秦專揚揚自己皴裂的臉,冷笑道:「這就是在邊塞多年的毛病,開始只是秋冬開裂,可如今一年四季都是如此,每日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沾了油脂塗抹。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哈哈哈哈!」

方醒靠在樹榦上,譏笑道:「都說完了?」

「讀書人寒窗十年方有所成,農夫春耕秋獲,粒粒皆辛苦,工匠用汗水和能力換取自己的飯食,陛下統籌萬方未敢懈怠,這,就是各自的本分。」

「軍戶苦,苦的不值得,所以漢王和本伯就來了,帶著陛下的旨意而來。」

「可你等苦嗎?」

方醒一把從秦專的脖子上抓過那塊絲巾,「這塊絲巾價值不菲,而不過是你用來遮臉的東西,秦專,你敢說自己苦嗎?」

「萬千軍戶的苦,正是你等做的孽!千刀萬剮也難消其恨!」

方醒起身道:「指揮使的糧餉足夠你等逍遙,加上那些暗地裡的收入,秦專,你還敢說自己苦嗎?」

秦專苦笑道:「面前的錢財,難道就不拿嗎?」

「那是你麾下的血肉!」

方醒目光冷厲:「那些弟兄的血肉你也下的去嘴?恬不知恥的東西!」

魏立峰面如死灰的道:「伯爺,當初第一次時,是那些商人主動給的好處,下官猶豫了,可最後想著……」

「你們在想什麼?想著把那些糧食和軍械走私到草原上去,然後那些異族就拿著你們提供的刀槍,吃著你們提供的糧食,在大明的土地上燃起烽煙嗎?」

「帶下去!」

方醒覺得噁心,揮揮手,有人過來提走了秦專和魏立峰。

秦專沒掙扎,只是喊道:「伯爺,下官願意立功,下官要檢舉……」

方五呵呵道:「等到了宣府,錦衣衛自然會讓你等開口。」

……

等方醒回到宣府時,已經是初秋了。

北方的秋天來的早,秋風蕭瑟,帶著肅殺。

當方醒帶著俘虜回到宣府鎮城時,那些百姓早就聞訊堵在城外。

「畜生!把軍械走私給瓦剌人,難道他們忘記了當年馬哈木寇邊嗎?」

「砸他!」

當看到黑壓壓的一片東西飛過來時,方醒早有準備的退後,然後身前就成了垃圾堆。

邊塞的百姓可不會用什麼臭雞蛋來招呼人,方醒就看到一把短刃飛向了秦專,幸虧一名軍士舉起盾牌擋了一下,不然非死即傷。

「退後退後!」

幸而郭義帶的人多,用刀鞘和槍杆子把人群驅散到了兩邊。

可看到那些憤憤不平的百姓,方醒就知道麻煩了。

都是軍戶,難道你還能下死手?

「舉起盾牌,快步進城!」

兩側馬上就舉起了盾牌,這些從屍山血海中走過,從未曾退縮的漢子,此刻都面如土色。

百姓,只有百姓……

方醒留在後面,正yy著的時候,兩邊的雜物就飛了過去。

「秦專,你一家老小不得好死!」

「魏立峰,等你家媳婦進了勾欄,老子一日去三次,腿不軟就不出門!」

大明的官妓事業蓬勃發展,而罪人家眷就是其中的一個來源。

方醒覺得入教坊司有些殘忍,可這就是目前的規則,這些人的家眷不流放,就會進教坊司。

進了教坊司,以秦專等人的罪責,家眷多半會被編為樂籍。

樂籍不可更改,不可贖身,和軍戶一般的,世世代代……

「瀛洲急需移民,還是流放過去吧。」

瀛洲那邊的男丁經過方醒的幾次打擊,許多都去了礦山,還有的來到了大明,為大明的基礎設施建設添磚加瓦。

而瀛洲的女人同樣也來到了大明,奴兒干都司,包括宣府,都有瀛洲女人的身影,她們在為大明的人口增長做出貢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