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915章 責罰,丟人

第915章 責罰,丟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7-04 19:58 | 本章字數:2797

任何一件耐用品,只要不是粗**作,那麼在斷裂之後,那斷茬一定是新舊混雜。

所以方醒在看到那個茬口後,就敢篤定的判斷出原因所在。

而且還有最關鍵的一個原因,這才是方醒從頭到尾都很鎮定的底氣所在。

「陛下,火槍打造的鋼都是一個爐子里出來的,後期的打造更是每一道工序都有專人負責,最後還要經過試槍,這等周折出來的火槍,要麼就是一批出事,不可能只有一支!」

方醒的語氣雲淡風輕,彷彿是在朗誦著一篇遊記。

「臣令人取來了受傷軍士同小旗的三支槍,都有編號可尋,請陛下准許測試。」

朱棣點點頭,朱高燧急道:「父皇,您的安危」

朱棣冷冷的道:「朕縱橫沙場,什麼場面沒見過!」

方醒乾咳一聲,然後和大太監擠眉弄眼一番,就去了偏殿,再回來時,手中已經多了一塊

「拿著。」

方醒有些不自在的把鋼板遞給朱瞻基。

朱瞻基忍笑接過,然後持著鋼板站在朱棣的身邊,就像是個門神。

朱高燧眨巴著眼睛,不敢相信的道:「父皇,這是鐵板?」

朱棣同樣是不自在的偏了一下頭,然後說道:「少囉嗦!」

金忠卻暗自點頭,方醒能不怕丟臉的把自己護身的鋼板拿出來,這就是忠心,比那些大義凜然的臣子強一百倍。

大殿外,三名朱雀衛的軍士在辛老七的監督下開始裝彈,而目標就是前方的圍牆。

辛老七為了安全,已經和周圍的侍衛一起拔刀站在邊上,如果這三人膽敢掉轉槍口,馬上就是亂刀分屍的下場。

「嘭嘭嘭!」

三槍過去了,在辛老七的逼視下,三人繼續裝彈,繼續射擊。

連續不斷的七輪之後,槍管已經很燙了,辛老七就叫了暫停,隨即道:「降溫,然後測試最大裝葯。」

大殿內的方醒也在介紹下一步的測試。

「他們將會用繩子拉住扳機射擊,用於測試槍管的堅固程度,第一次是雙倍裝葯。」

「嘭嘭嘭!」

正說著,外面傳來了更大的槍聲,稍後辛老七進來稟告道:「陛下,雙倍裝葯槍管依然完好無損,小的準備測試三倍裝葯。」

「不用了!」

朱棣目光冷冷的掃過群臣:「方醒,你給說說,他為何會多裝了葯。」

宋建然面紅耳赤,朱棣這是不信任他的能力啊!居然把解釋的機會讓給了方醒。

方醒點點頭道:「當時硝煙瀰漫,朱雀衛的槍聲陡然變得疏散,臣就知道是操練不熟的緣故,而後百戶們和小旗官們必然會呵斥軍士,於是越罵越慌,最後就出現了裝葯進槍管,卻忘記了在葯池裝葯」

方醒看了宋建然一眼,繼續說道:「扣動扳機之後,軍士發現沒打響,慌亂中就會再次裝葯」

「為何沒輪轉?」

金忠作為兵部尚書,自然知道火槍陣列的戰法,聞言擔心方醒分析錯誤,就先引爆了這個話題。

方醒笑了笑:「宋大人一直在邊上看著,這就得要問他了。」

在出事之後,宋建然不思己過,就先把鍋往朱芳的頭上砸,方醒若是還替他遮掩才是傻缺。

宋建然有些無措的呆立原地,等朱棣的目光轉過來時,他結結巴巴的道:「陛下,臣那些軍士都都擔心沒打出去會會被處置。」

「沒打出去?」

楊榮終於出聲了,他疑惑的問道。

方醒作為專家解釋道:「火槍陣列的輪換是以排為一個射擊面,當中間有人沒打出去之後,火力就不夠稠密,敵軍就會有漏網之魚衝上來,所以在操練時,出現這種毛病的軍士都要被打軍棍。」

朱棣微微點頭,對這等軍規覺得十分必要。

可還沒完,方醒繼續顯擺著聚寶山衛的軍規:「還有的軍士過於慌張,甚至忘記了把通條收回來,一開槍就把通條打出去了,這樣的錯誤同樣也是軍棍處置。」

朱棣看著宋建然,皺眉道:「朱雀衛是否照此操練?」

朱雀衛其實就是模仿了聚寶山衛,而且當初的教官都是聚寶山衛的人,所以對操典不該陌生。

宋建然的額頭已經見汗了,他看到了那些失望的臉,還有朱高燧那淡漠的神色,以及方醒雲淡風輕的在看著外面。

「陛下,是,朱雀衛都是照此操練。」

「來人!」

朱棣的臉一板,宋建然根本不敢求饒,只是跪地垂首,等待處置。

「拉出去,重責!」

朱棣的聲音中彷彿帶著冰渣,可宋建然卻狂喜的道:「謝陛下厚恩,臣當死而後己,鞠躬盡瘁」

金忠悄然用手臂碰了方醒一下,方醒回以頷首,知道他的擔心。

沒有免職,宋建然得以戴罪立功,繼續統率朱雀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朱棣的夾袋中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朱棣的目光掃過那些武勛,微不可查的搖搖頭。

這些人大多都是在靖難之役中發達的,然後在北征中增加了履歷,都是馬背上的將軍。

可是這些武勛一直以來都在排斥著聚寶山衛的火器和作戰模式。

外面打軍棍的聲音很沉悶,而咬著木棍的悶哼聲更是讓朱棣煩躁。

「都散了吧!」

眾臣行禮出殿,在路過行刑地時,宋建然努力抬頭,對著方醒歉然的一笑,臉上的汗水隨即淹沒了這個笑容。

「噗!」

「嗯!」

金忠對宋建然有些厭惡:「沒有擔當,若是在戰陣之上依然如此的話,那將是隱患!」

優柔寡斷,不敢當敵鋒銳,這樣的將領歷來都不能獨當一面。

方醒說道:「他只是功利心太強了些,擔憂被陛下厭棄,希望他記住這個教訓吧。」

臉面都丟光了,這是方醒對宋建然的評價。

不管是前面的出錯,還是後面被朱棣重罰,都讓他顏面掃地。

「方醒!」

朱高煦大步追來,大大咧咧的道:「本王看那宋建然多半是不服氣聚寶山衛,想跟你較勁呢!」

朱高煦一語中的,宋建然就是這種心態。

朱雀衛現在就像是朱棣的近衛軍,可在朝鮮和瀛洲的戰爭中,朱雀衛總是感覺比聚寶山衛差了不少。

「那就好好操練,而不是整日琢磨著出風頭!」

方醒覺得宋建然這是本末倒置,若是不汲取教訓的話,以後還會栽跟頭。

大獲全勝,自然該得意一番,方醒隱住得意,準備回家給兩個媳婦顯擺一二。

只是可惜兩個兒子太小了呀!不然還能吹噓一番。

「方醒,你的那塊鐵板忘記拿了。」

朱高煦的好意把方醒的得意都打散了,他故作豪爽的道:「那玩意兒就送給太孫了。」

「瞻基不會戴這個東西。」

朱高煦的『追殺』讓方醒惱怒不已,就怒道:「王爺可是想自絕於方家嗎?」

朱高煦舔舔嘴唇道:「絕什麼絕,走,到你家吃火鍋去,金大人同去?」

金忠擺手道:「下官家中事多,多謝王爺的好意。」

跟著這位去,今天多半是要被抬著回來,到時候家中的幼子可就抱不到嘍。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