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918章 孤苦無依,官府搪塞

第918章 孤苦無依,官府搪塞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7-05 23:16 | 本章字數:2692

黃金麓喊了幾聲,可裡面還是沒動靜。

陳默有些發毛的道:「黃老大,那姑娘不會是已經死在屋裡了吧?」

劉明搖搖頭,上前喊道:「莫愁姑娘,我們從北平,奉了興和伯之令前來,隨後還有書院的人也會來。」

門裡終於有了聲音,不過不像是少女的聲音。

「可有憑證?」

黃金麓摸出文書,然後從門縫中間塞進去,嘆息道:「居然被逼到了這個份上,若是伯爺得知,金陵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倒霉!」

裡面傳來了腳步聲,隨即是竊竊私語。

陳默隱隱覺得不對頭,不敢再說怪話,只是低聲道:「那胡疊怕是死的不正常,老天爺,別把伯爺從北平引過來,那……」

方醒做事全憑本心,若是他怒了,什麼規矩都是浮雲。

可大明才將遷都,作為興和伯,方醒要是請假來金陵,這事情就鬧大了。

「吱呀!」

門開了,一個中年女人警惕的看著黃金麓三人問道:「你等和伯爺是什麼關係?」

黃金麓拱手道:「在下黃金麓,伯爺是在下的恩人,此次我三人奉命前去出海,路過金陵本想來此吃飯,可卻聽聞了……所以就問問莫愁小姐,可有難處?」

女人的面色一緩,然後說道:「小姐一人在裡面,不大方便見你們。」

黃金麓點頭道:「在下知道,只想問問,小姐可有難處?或有冤屈?」

女人警惕的看看左右:「老爺死的有些冤情,小姐去衙門報過,可沒人理會,後來就多了許多騷擾的人,小姐就把那些夥計暫時遣散了。」

陳默一聽就喊道:「誰?說出來,今日就讓他全家倒霉!」

女人皺眉看了陳默一眼,不滿他的聲張:「都是些街頭的青皮,經常來敲門,半夜來也,巡夜的也不管。」

劉明在不遠處看著那個牌匾,搖頭道:「這些人是在作死啊!」

當初朱瞻基題字後確實是轟動一時,可這個轟動只是在高層,下面的那些人誰會去關注你一小飯店的招牌啊!

女人嘆息道:「自從遷都之後,這塊招牌就不吃香了,那些人根本就不理會。」

金陵和北平相距何止千里,遷都之後,金陵的地位就有些尷尬。

黃金麓點頭道:「你且關門,等書院的人到了之後,咱們再進去議事。」

門關上了,女人低嘆著點燃了蠟燭。

燭光照亮了那張帶著輕愁的臉,莫愁以手托腮,低聲問道:「要弟,可是伯爺的人嗎?」

女人說道:「我不識字,不過那三人沒有強闖進來,那多半就是了。」

莫愁瘦了些,她想起這段時間的艱難,不禁哽咽道:「爹爹死的不明不白的,官府又不管,還放縱那些青皮來鬧事,要弟,等把這地方賣了,咱們就去交趾。」

要弟應了,說道:「交趾聽說還不錯,至少沒那麼多貪腐官吏,小姐,咱們去了,到時候找個上門女婿也不錯。」

莫愁眼睛紅紅的道:「我不嫁,也不要上門女婿,就這麼守著店過一輩子。」

要弟唏噓道:「是了,那些人多半都是沖著錢鈔來的,要是圖謀不軌的話,咱們還真擋不住。哎!這世道就是難啊!」

莫愁搖搖頭,想起了方醒。

莫愁湖邊的那個微笑,成了這個冬天支撐她堅持下去的信念。

「交趾……交趾……」

要弟從廚房尋了把砍骨刀過來,就看到莫愁獃獃的坐在椅子上,那眼淚不住的流。

「為何不是交趾……」

「小姐,小姐……」

要弟手忙腳亂的想去勸,可一伸手就是砍骨刀,等她把刀放下後,就聽莫愁哽咽道:「我不想離開交趾,我也不想你離開交趾,只要每日能看你一眼就夠了,就夠了啊……」

要弟不知道莫愁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只是搓著手。

陰暗的大堂里只有少女的嗚咽,不知過了多久,外面傳來了腳步聲。

「莫愁姑娘,在下徐方達,恩師乃是當朝興和伯。」

莫愁擦去眼淚,吩咐要弟去開門。

「我覺得胸口悶得慌,把門打開些。」

莫愁喝了一口清水,然後起身相迎。

門板被要弟一扇一扇的滑出來,外間的光亮把大堂照的清清楚楚的,也照清了那個捂眼的少女。

徐方達一進來就請罪:「在下不知,居然忘卻了恩師的吩咐,罪該萬死。」

方醒雖然去了北平,可臨走前交代了徐方達,說如果莫愁家有事相求,那就儘力幫忙。

在金陵城,只要不是大事,那些官員也不會不給面子。

可莫愁卻倔強的沒有去求援,而書院相對封閉,那些學生們也不知道這層關係,錯進錯出之後,這事就成了這樣。

莫愁福身道:「多謝各位先生的好意。」

徐方達是個只知道學識的傢伙,所以開場白之後,黃金麓就上場了。

「尊父當日的飲食可有差異?」

「有,家父午飯時說腰酸,想喝點酒,那酒是客人喝剩下的。」

黃金麓的眸色幽暗,「除非是有錢人,一般人必然捨不得把酒壺中的剩酒留下,莫愁姑娘,那人你可還記得嗎?」

莫愁想了想:「那幾人好像是青皮。」

黃金麓起身道:「這幾日我們就住在隔壁,有事招呼一聲。」

隔壁一家被強迫著租出去兩間屋子,床鋪都是劉明去買的。

徐方達畢竟聰慧,想通了裡面的關節之後,就寫了一份訴狀,以書院的名義去求見順天府尹。

可府尹卻以此事不屬於自己管轄為由,把徐方達推給了順天府推官楊耀。

楊耀很倨傲,自從遷都之後,實際上金陵官場上的人就分為兩種。

一種是得過且過,覺得金陵就是養老的地方。

而另一種人覺得頭上少了皇帝那一道凌厲的目光,日子真是太巴適了,舒坦啊!

金陵的職責是掌控南方,而在以後他們確實是掌控了,整個大明的南方完全就像是另一個國家。

以至於北平淪陷時,南方舉行了超大的集會,興高采烈的。

「胡疊的死完全就是急症,這一點有郎中為證,再說誰會去殺他?」

楊耀的倨傲激怒了黃金麓,悍匪的氣息在他的身上又勃發了。

「楊大人,你聽說過什麼急症,能讓一個好好的人半天的功夫都撐不過去?」

黃金麓下巴到唇下的那道刀疤開始發紅,他雙拳緊握著說道:「胡疊從午飯喝了那酒之後就喊肚子疼,而後郎中去了說是絕症,那郎中現在已經跑了,敢問楊大人,他為何要跑?」

「你等胡攪蠻纏,出去!」

黃金麓怒道:「楊大人,那莫愁可是興和伯照看的人,你這般輕忽,興和伯必不肯罷休!」

楊耀皺眉道:「別說什麼興和伯,就算是他來了,本官也是這般回答!」

「大人,有興和伯家人到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