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923章 殃及池魚

第923章 殃及池魚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7-06 18:56 | 本章字數:2545

國子監放假了,陳瀟也『放假』了,而且是放大假。

「你多次犯紀,看在你父親的面上,我們多次寬容,可如今陛下就在北平,國子監樹大招風,也不敢再留你了,且去吧!」

是的,陳瀟『畢業』了,準確的說,他被國子監除名了。

國子監目前還是官員後備役,不少都是考不中舉人進士,借著關係進來混日子,等到時機合適,就能弄個官噹噹。

一旦被除名,就相當於斷絕了宦途,所以這就是國子監的紀律那麼森嚴,還有那麼多人擠破了腦袋想進去的原因所在。

陳瀟鬧過,可沒用。

想揍人,可國子監方面早有準備,兩名錦衣衛大漢持刀在現場。

敢襲擊國子監的官員,當場格殺也沒人會質疑。

陳瀟不敢回家,他怕會被陳嘉輝打斷腿,更怕見到陸小冉。

一事無成的男人沒臉回家!

多半都會去基友那裡!

所以當方醒看到一臉頹廢的陳瀟時,只是淡淡的說道:「來了,喝酒吧。」

酒喝到一半,陳瀟就咬牙切齒的說道:「小弟在國子監自問不算冒尖,可他們居然拿我作法,真是欺軟怕硬啊!」

所謂的冒尖,指的是搗蛋。

北平國子監也有些功勛子弟在讀,可這些人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國子監的人也睜隻眼,閉隻眼的當沒看到。

方醒玩味的道:「若是他們想清理國子監,那在陛下遷都時就該進行了,而不是等到現在。」

「果然是他們下的黑手嗎?」

陳瀟把筷子一放,怒不可遏的道:「是不是家父的政敵乾的好事?回頭我就提醒一聲。」

方醒搖搖頭道:「叔父的政敵還沒有那麼大的能量,建中,你多半是被我牽連了。」

陳瀟一怔,肥臉顫動一下,就拍著胸脯道:「小事情,德華兄放心,回家小弟就說是觸怒了教授,被趕出來了。」

「那你會被叔父打斷腿,然後關在家中苦讀。」方醒覺得很虧心,連累了陳瀟。

陳瀟嘴硬的道:「怕什麼!我娘在呢!」

那張肥臉微顫,看著有些憨傻。

可陸小冉的父親卻是戶部主事,聽說極得夏元吉的看重,如果陳瀟不爭氣,這位老丈人可不依。

可我怎會看著你沉淪啊!

方醒笑了笑:「罷了,我跟你回去一趟,把這事和叔父交代一下。」

陳瀟低聲道:「大不了我就去經商,你不是說以後經商的不比當官的差嗎!乾脆我就經商去。」

方醒笑笑,叫人把酒收了,然後說道:「你擔心什麼?有我吃的就餓不死你,退一萬步,書院也差人手呢!」

陳瀟一聽就樂了,「德華兄,那我就進書院吧!」

如今知行書院的名氣越發的大了,如果能在書院里謀得一個職位,那可比在國子監當小吏強多了。

方醒搖搖頭:「那不好,你也不是坐得住的人,且等過年後我和叔父商議一番再說。」

這事方醒就能搞定,只是他要顧忌陳嘉輝的臉面。

陳瀟聞言大喜,不顧方醒的勸告,強行要了酒來,喝的醺醺的,兩人一起去了順天府。

……

「爹,孩兒被國子監除名了!」

陳瀟得意洋洋的彙報著自己的『豐功偉績』。

順天府衙門的外面,陳嘉輝眨巴了一下眼睛:「你說什麼?」

陳瀟還不知道大禍臨頭,依然是笑嘻嘻的道:「爹,我闖禍了,國子監把我除名了。」

方醒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陳嘉輝的右拳一握,趕緊喊道:「叔父,誤會!這是個誤會!」

可陳嘉輝的動作更快,方醒的聲音剛到,拳頭就已經封了陳瀟的眼睛。

「哎呀!」

陳瀟捂著眼睛一個踉蹌,陳嘉輝正準備飛起一腳時,方醒趕到了。

「叔父,此事和建中無關,都是小侄的錯。」

……

「你先滾回家去!」

半個時辰後,陳瀟盯著個熊貓眼,灰溜溜的走了。

「你的意思是說,這多半是勛戚的手段?」

陳嘉輝覺得有些懵,勛戚們怎麼會看上『蠢笨如豬』的陳瀟呢?

方醒尷尬的道:「小侄最近坑了他們一把,所以建中就被連累了。不過倒是好事,能讓建中提早做事。」

「你莫要掉以輕心,建中的事不著急,反正老夫家中還不差他的那口飯,倒是那些勛戚來者不善,今日是建中,明日會是哪裡?你當細思之。」

陳嘉輝的神色懇切,方醒眼中有些發熱,他垂眸道:「叔父,無礙的,如今陛下對勛戚不滿,他們也得夾著尾巴做人,再說小侄也不怕他們那些手段,大不了把事情鬧大,陛下正等著呢!」

陳嘉輝畢竟是久經宦海,馬上就反應過來了:「可是因為清軍嗎?」

「對,南北衛所的清理結果讓人觸目驚心,勛戚在其中難辭其咎,若是近期不安分些,陛下可不會忌憚剛遷都就動手!」

陳嘉輝倒吸一口涼氣,目光炯炯的道:「那你更應該韜光養晦才是,武勛和文官必然會經常爭鬥,擋在中間可不是智者所為。」

方醒目前就在勛戚和文官的中間,被集火攻擊的可能性非常大。

……

回到家中,陳瀟的事已經開始發酵了,連張淑慧都得知了消息。

「建中可會一蹶不振?」

張淑慧在在用熱毛巾給土豆擦臉。

聽著土豆在毛巾下面的嘟囔,方醒笑了笑:「不會,其實我並不想讓他去做官,脾氣不好啊!」

張淑慧拿開毛巾,土豆大口的呼吸著,然後趁機一滾,就滾到了邊上,就朝著正酣睡的平安爬去。

「夫君,建中脾氣也不是不好,只是有些紈絝之態,不打磨也不成啊!」

張淑慧憑著一個女人的敏銳點出了方醒的錯誤。

方醒愕然道:「他算什麼紈絝?不過也罷,看他的意思,若是想做官,那我少不得要扶持一把,若是不願意,就幫襯他做生意。」

張淑慧看到土豆快把平安鬧醒了,就抓住他的小腳丫,把他拖了回來。

「做生意……就怕叔父不肯,畢竟是書香之家。」

陳嘉輝好歹是科舉出仕,要是陳瀟變成個商人,以後他的孫子也不能科舉了,那……

方醒糾結的道:「以後會允許的吧,不過商人之子必然受限,官位不高。」

壓制商人參與政治是明朝的國策,只是在中後期就完全崩了,商人之子堂而皇之出仕,正兒八經的做起了大官,為商人代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