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939章 兒子敲打老子的女人(

第939章 兒子敲打老子的女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7-09 08:29 | 本章字數:2510

這一章算是昨天的,也就是說,昨天爵士更新了九章!

感謝大家的支持,爵士繼續碼字,今天的四更盡量保證!

朱瞻墉懶洋洋的坐在椅子上,看著那些同父異母的孩子冷笑道:「這就是咱們的兄弟姐妹?小時候你沒少被人陰吧!」

朱高熾的兒子不老少,可只有朱瞻基等三人是太子妃生育出來的,所以自然和其他人拉開了距離。

婉婉扁嘴道:「可他們現在很乖啊!」

朱瞻墉不屑的道:「那是因為大哥成了太孫,眼瞅著位子越坐越穩當,所以他們當然得乖了,不乖以後要受苦。」

婉婉皺著小眉頭道:「沒有,前日還送了我東西。」

朱瞻墉問道:「什麼東西?」

婉婉喜滋滋的道:「是一個球,他們說是繡球,可好看了。」

朱瞻墉搖搖頭:「這是騙傻子的,你也樂得不行,哪天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胡扯什麼呢!」

朱瞻基進來了,他一進來,不但是弟弟妹妹們都起身行禮,連朱高熾的那些女人們也得恭謹些。

朱瞻墉一臉玩世不恭的淺笑道:「有人送了婉婉繡球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家裡有人看上了婉婉,這是要提前下定嗎?」

「閉嘴!」

朱瞻基喝住了他,目光轉動,隱含警告之色。

那些女人都紛紛垂首,不知道有幾人幸災樂禍,幾人鬱鬱寡歡。

婉婉十歲了,眼瞅著以後肯定是個小美女,於是宮裡宮外不少人都在覬覦著她。

太子夫婦的愛女,連朱棣都對她寵愛有加,再加上她還有一個皇太孫的大哥,以後的前途當真是不可限量啊!

而且外間傳聞婉婉性情溫順可親,如果娶了她,不但能享受美人之樂,而且富貴自然是差不了的,弄不好還能在駙馬的身上加一個爵位。

爵位啊!

現在想要爵位越發的難了,除非你立下大功,而且必須是軍功。

可看朱棣的模樣,分明就沒有北征的念頭,再等等的話,這位皇帝可還能爬上馬背?

看朱高熾的模樣,分明對武勛沒多大的好感,等他登基後,再想弄爵位就困難了。

朱瞻基的目光冷漠掃了一圈,然後說道:「婉婉去看看母親可到了嗎。」

婉婉脆生生的應了,等她出了大門,朱瞻基看著牆壁上的幾幅字畫,淡淡的道:「婉婉的事自然有皇爺爺看顧,誰都做不了主!」

殿內馬上靜悄悄的,連那些不懂事的孩子都學會了看眼色,不敢咋呼。

朱高熾近年來寵愛郭氏,兒子都生了三個,所以郭氏聽到這話只是微微一笑。

「殿下多慮了,郡主出身高貴,誰敢覬覦啊!」

朱瞻基冷冷的道:「自尊者自愛,那樣再好不過了。」

這些都是他爹的女人,不好斥責,所以朱瞻基只是敲打了一下。

等朱高熾和太子妃來了之後,感覺氣氛不大對頭,他也不問,只是笑呵呵的總結了一下去年的事,然後鼓勵兒女們好好學習,女人們和和氣氣的團結在太子妃的周圍,為了東宮的和平而奮鬥。

然後就是太孫妃說話,她端莊的道:「東宮又平安度過了一年,你們都有功,都好好的教養自己的孩子,殿下這裡必不吝賞賜。」

話很短,可信息量很大。

首先尷尬的是朱高熾,這又平安度過了一年,說的就是太子的位置岌岌可危。

而教養好自己的孩子,這個話就有趣了。

你們的孩子我不稀罕,都自己養著,教育著,可老娘的兒女誰要是敢胡亂伸手,小心剁了你!

朱高熾彌勒佛般的坐在那裡,慈祥的對著婉婉笑了笑,彷彿沒聽到自己老婆話里的含義。

婉婉是懵懂的,可依然覺得不對頭,於是難免有些如坐針氈。

太子妃的話一完,朱高熾就交代道:「都去玩耍吧,稍晚一起用午膳。」

十多個孩子一起出去,緊張的氣氛消散後,反彈的力量不小,門外一陣喧嘩。

朱瞻基覺得女人太多,有些不自在,就準備去朱棣那。

「瞻基等等。」

朱高熾笑眯眯的拿了塊米糕給婉婉,然後叫住了朱瞻基。

這是要談話,那些等待著多和朱高熾說幾句話的女人們都暗自不忿,可在太子妃的注視下,不敢停留。

「那個玻璃是怎麼回事?」

朱高熾接到了轉過來的奏摺,可卻弄不清方醒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朱瞻基說道:「過年前玻璃窯出產了一批玻璃,卻是誤打誤撞的找到了提高正品率的辦法,所以興和伯就準備把玻璃的製作方法傳出去,讓大明也多些……」

朱高熾捂頭道:「想要買這個法子的人,一定要繳稅吧?這孩子怎麼就和商稅較上勁了呢?」

朱瞻基點頭道:「是這個想法,興和伯說了,想要這個生產辦法的,不管是皇親還是國戚,必須要在契約里寫明,生產出來的玻璃,每賣出去一塊,都要按照售價的比例繳稅。」

朱高熾頭痛的道:「若是有人偷學了去呢?」

「那就抓!」

朱瞻基殺氣騰騰的道:「別人花費了無數錢糧弄出來的東西,若是被偷走了也不追究,以後誰還願意去鑽研?大家都去偷好了!」

「哎!」

朱高熾覺得這個兒子已經管不了了,做事情有自己的一套法子,不過文官依然對他保持著警惕,而原因不外乎就是科學。

……

大過年的,徐景昌從那天進獻糖霜沒得到賞賜後,就有些鬱郁。

其實勛戚家過年也就是那樣,只是人情走動多一些,酒肉多吃一些,反而不如百姓家樂呵。

吃了一頓酒回來,徐景昌有些暈乎的躺在床上養神。

管家進來稟告道:「國公爺,那些糖霜都分裝好了,您看可是現在送去嗎?」

「當然,交趾那邊以後的糖霜不會少,咱們早賣一天,就多賺一天的錢,何樂而不為啊!」

管家一聽就笑道:「那是,這糖霜珍貴,咱們慢慢的賣,那就是細水長流啊!」

徐景昌得意的道:「當年我辛辛苦苦的去交趾,開始只是想看看屯田有沒有搞頭,沒想到方醒還弄了甘蔗,這就是機緣啊!該是本國公的就跑不了。」

管家看到徐景昌都翹起了腿,顯得極為自得,就問道:「國公爺,這買賣可有興和伯的份子?」

徐景昌不悅的道:「有!到時候算給他!」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