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940章 方醒,你又坑人!

第940章 方醒,你又坑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7-10 10:02 | 本章字數:2706

碼字到凌晨三點半,這一章總算是完成了!

眼皮子睜不開了,睡覺!

所謂的雙贏,那是建立在必須要合作的基礎上,以及對長期合作的希望上。

大到國家,小到幾人之間,如果能獨吞好處的,沒人會和別人分享。

徐景昌是沒轍,甘蔗種植是方醒統籌的,而且交趾的黃福可不會買他的帳。

要是撇開方醒的話,除非他親自去交趾坐鎮,否則方醒有的是辦法讓他血本無歸,更遑論皇室對他的看法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管家遺憾的道:「興和伯一天不知道在想啥,交稅交稅,老奴看啊,他遲早會被陛下厭棄!」

「厭棄?那還早著呢!」

徐景昌喝了口醒酒茶,唏噓道:「他是個聰明人,只要他照著現在的法子行走朝堂,方家的富貴至少能有一百年。咦!」

「交稅?」

徐景昌想起了那天出來時朱棣問的話,不禁拍打著床榻怒吼連連。

「此事興和伯可知曉?」

這話是什麼意思?

方醒知道了又如何?

徐景昌拍打著床榻道:「那個方德華,坑死老子了!」

管家以為徐景昌是喝多了,就小心翼翼的道:「國公爺,那要不咱們就不分給他了?」

糖霜的利潤可不低,分給別人心疼啊!

「屁話!」

徐景昌惱火的道:「不分給他,到時候這買賣就做不久,而且還多出好幾個大仇人,你這是想坑本國公呢!」

「交稅交稅!記得了,賣出去多少都記賬,每個月去一次戶部交稅。」

管家懵逼了,以為徐景昌喝多了,「國公爺,咱家也要交稅?」

都是國公府自己種出來的東西,居然還要交稅?

你說模仿四海集市要交稅,那大家沒意見,畢竟是商人行徑嘛。

可這是甘蔗啊!

「國公爺,甘蔗也是農事吧?!」

徐景昌擺擺手:「農個屁!怪不得那天方醒沒提這事,弄不好就在那裡等著呢!」

管家一驚,就說道:「國公爺,可是富陽侯的故事重演?」

「就是!特么的!方德華居然坑我!」

李茂芳開的財聚集市就是這樣被方醒坑了一把,而後去交稅,成為了勛戚中另類,最近很是鬱悶。

「準備馬車,本國公要去一趟方家。不討回公道,老子就在方家混吃混喝,不走了!」

……

徐景昌氣勢洶洶的到了方家,一進門就喊道:「方醒,出來!」

小刀的手有些癢,在身體右側一抽一抽的,辛老七瞪了他一眼,然後問道:「國公爺可是找老爺有事?且等人進去通報。」

「不用!本國公今日就……」

鈴鐺出來了,舌頭微吐,冷冰冰的盯著徐景昌。

「攔住它!」

在咬死賊子之後,鈴鐺的名氣就更大了,現在就屬於方家的鎮宅之狗,方家莊的狗王。

辛老七擋住鈴鐺,示意小刀趕緊去通報。

等方醒親自出迎時,徐景昌已經躲進了前廳中,不敢看在門外的鈴鐺一眼。

「定國公怎麼來了?歡迎啊!」

方醒笑眯眯的拱手進去,徐景昌一下彈起來道:「方醒,哥哥我待你如何?」

看到徐景昌氣勢洶洶的,方醒笑道:「定國公有事說事,說這些幹啥。」

老子跟你可沒多少交情,要不是想著交趾的甘蔗種植,你連人都見不到。

面對著方醒的淡然,徐景昌的氣勢一滯,然後氣惱的道:「為何要繳稅?」

朱棣那天話里的意思就是:你既然問過方醒了,那繳稅的事他怎麼說?

方醒指指桌子上,有丫鬟就去泡茶。

「早交晚交都要交,交的越晚,陛下心中的疙瘩就越大,你想選哪一樣?」

徐景昌沉吟道:「你的意思是說……陛下有意清理勛戚?可要是交了稅,哥哥我在勛戚圈裡還怎麼混?」

方醒搖搖頭:「我可沒這麼說,可你身為國戚,敢問一句,定國公府是準備要和勛戚們抱成一團,對抗陛下嗎?」

「沒有的事!」

徐景昌想起魏國公徐欽的遭遇,急忙否認道:「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定國公府上下當然是以陛下馬首是瞻。」

方醒笑呵呵的道:「那你還氣什麼呢?難道定國公府真是缺了那點交稅的錢財?那我幫你出好了。」

「哪裡哪裡!這點錢哥哥還是有的。」

徐景昌被方醒話里的意思給嚇壞了,哪裡敢和朱棣虛與委蛇。

方醒笑眯眯的送走了徐景昌,回來和解縉嘆道:「勛戚都成了商人,只知道賺錢,保住爵位,這大明到處是窟窿啊!」

解縉這個年過的舒坦,滿面紅光的說道:「那些人不過是得了好處,就想著要更多,還要能世世代代的繼續拿好處,這塊肥肉他們捨不得啊!」

解禎亮陪在一邊,聞言就說道:「流水不腐,勛戚世代高居於上,時日久了,馬也騎不得,刀也提不起,這等人掌控大明軍隊,未來堪憂啊!」

方醒笑了笑:「再堪憂,可也不能讓文人掌控!」

解禎亮愕然,想辯駁,可解縉卻說道:「以文御武不可取,前宋就是榜樣,目前火器威力大,只要以後把各地衛所控制住,加強邊塞的訓導,以後就可長盛不衰。」

方醒笑了笑,想起解禎亮以後在書院授課,就說了些相關的內容。

「戰爭是政治的意志體現,文官提出目標,武將分析目標,而後雙方合力,確定攻伐與否。」

這是解禎亮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他雙手收攏握在一起,眉頭微微皺起,仔細聽著方醒和以往那些先生截然不同的解釋。

「不要把老夫子的話當做靈丹妙藥,戰爭會帶來毀滅的同時,可也會帶來利益,而大明需要利益,更需要不斷的進取,一旦停下,那就是自我毀滅的開端。」

看到解禎亮有些不以為然,方醒就說道:「洪武年間大明所向無敵,到了永樂年間,其實已經顯露了疲態,各方縱容之下,軍隊早就已經不行了,這一點陛下最清楚,所以每次北征都要勞師動眾,為何?」

這是一個考題,解禎亮想了想:「方大哥,小弟覺得還是沒把握的緣故,所以要以多打少。」

「嗯!你可以去查查,大明的軍隊究竟是如何墮落的,那些人在其中起到了什麼作用。」

解縉撫須,點頭道:「德華這個題目出的不錯,也可以給書院的學生們做做,太孫也要做!」

方醒笑道:「太孫應該有了些線索了,可他畢竟是太孫,最好自己想清楚,這樣印象深刻,也能在這個過程中去思索解決之道。」

朱瞻基要想成為一個出色的帝王,那他必須要對大明的家底有個了解,上位後才能不被人忽悠,從容施政。

解縉悠然道:「儲君不可長於深宮婦人之手,那對大明將是一場災難。」

方醒若有所思的道:「可卻是文官的盛宴。」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