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954章 一眼看穿

第954章 一眼看穿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7-13 01:37 | 本章字數:2537

田野上白茫茫的一片,方醒負手而立,胸膛起伏了幾次。

陳瀟咬著一根乾草,看到方醒憋了半天也沒憋出一首詩來,就戲謔道:「德華兄要不就再來一首白狗身上腫?」

方醒在興和隨口弄了一首打油詩,慢慢的也傳到了內地,那些文人自然是不屑的,可百姓卻覺得有趣。

「地方不對啊!」

這裡是方家莊,而不是白雪皚皚,宛如一條長龍的長城。

「嘉蔬署怎麼樣?」

「不怎麼樣,那些人都冷冰冰的,這地里的雪還沒化,就催促著莊戶們幹活。」

陳瀟在嘉蔬署報到,然後下去混了幾天,就請了個假回家。

「就是懶,他們都輪著休息,我這個署丞自然也可以回城辦公。」

方醒點點頭道:「弄那麼大的地盤,宮中哪裡消耗的了那麼多!你去好好的查查,若是可行,以後就上個奏章,建議把上林苑監的地盤當做試驗田。」

「大明的農業也得持續發展,各種作物的良種培育最好是由官方來進行,而上林苑監是最好的地方。」

陳瀟說道:「德華兄,那些多出來的產出,估摸著都被那些人給吞了。不過只要宮中打點好,屁事沒有。」

方醒無奈的道:「這上上下下都成了這副模樣,陛下自己也無可奈何啊!」

陳瀟很快就走了,對於現在的工作,他有些新鮮感,也有些不適應。可作為新人,而且還是方醒的好友,他不能留下把柄給別人抓。

「老爺,世上已經沒了陳殿忠。」

辛老七的身上還帶著血腥味,眼睛裡有些紅絲。

方醒點點頭:「這樣也好,讓他們去猜測,究竟是誰幹掉了那兩個夥計。至於朱濟熿,事情一旦曝光,他要麼活在惶恐之中,要麼就會更加的瘋狂。」

辛老七奇怪的問道:「老爺,那您為何不直接揭穿晉王呢?」

「揭穿他幹什麼?」

方醒笑的很深沉:「太祖高皇帝的時候,是把朱家的子孫當做了藩籬,可事實證明,他們不是籬笆牆,反而是蛀蟲。」

「蛀蟲嘛,自然是要清理的,可總得要讓大家知道他們的本來面目吧,否則帝王如何動手?」

「藩王既然無法插手地方政務,那留著何用?吃著大明的,喝著大明的,最後吃垮了大明,太能生了呀!」

大明的皇帝是越往後子嗣越少,而藩王卻無所事事,而且也沒啥煩惱,造人運動多有趣啊!咱們就使勁的生吧。

雲來客棧的案子在北平城中波瀾不驚,只有少數知道這家客棧來歷的人當做了笑談。

「說兇手就是陳殿忠,確鑿無疑。陳殿忠已經潛逃了,刑部和五城兵馬司的人正在聯手追擊。」

朱瞻墉在幫李二毛的母親擇菜,雖然書院還在放假中,可他卻時常回來。

「那可真是太可怕了,太殘忍了。」

朱瞻墉露出了恰如其分的受驚之色,讓周氏有些不忍。

「您一個郡王,身邊都是侍衛,不用怕,沒人敢對您動手。」

周氏覺得自己的際遇很奇妙,一個農家女子,中年喪夫,和兒子相依為命。

本以為這輩子就這麼過去了,只是遺憾家貧不能給兒子娶媳婦,可沒想到兒子進一趟城,挨了一頓打,卻就此走上了另一條路。

人啊!際遇就是這般的變化無常。

朱瞻墉拍拍手,起身沖著裡面喊道:「二毛,我先回去了。」

「哦!」

李二毛拿著本書出來,看到朱瞻墉腳邊的菜,不禁赧然道:「怎地讓郡王干這個,得罪了。」

朱瞻墉笑道:「山長不是說了嗎,人不分貴賤都要幹活,只是分工不同罷了,你我現在都是學生,哪有不能幹的?走了啊!」

等朱瞻墉走後,周氏嘆道:「這可是郡王啊!居然能來咱們家閑話!」

李二毛笑道:「母親無需多想,這位郡王是被勒令在書院中學習,他來幫忙,就是想套些話,也不知道想幹什麼。」

「套話?」

周氏不相信的道:「他的手下有好些人,難道那些人都是啞子?」

朱瞻墉上了馬車,幾名侍衛當先開路,朝著城中去了。

車邊還有兩個太監,可他們都板著臉,朱瞻墉試過,除去必須要回答的問題之外,他們不會多說一句話。

朱瞻墉從荷包中摸出一顆薄荷糖塞進嘴裡,然後眯眼感受著那股涼意。

到了東宮,朱高熾正和婉婉在殿前散步,老的笑吟吟,小的嘟嘴埋怨,看著畫面感很強,也很和諧。

「二哥。」

小女孩子的仇恨來得快,去的也快,婉婉已經忘掉了這位二哥曾經給自己帶來的不幸,笑的很燦爛。

朱高熾沉著臉道:「去了哪?」

朱瞻墉躬身道:「父親,孩兒剛才去了書院。」

朱高熾的面色稍緩,「嗯,那就去歇息吧。」

「是,父親。」

朱瞻墉現在很溫順,讓朱高熾也放下了擔憂之心。

「父親,二哥現在很乖,那就讓他回家行嗎?」

婉婉仰頭哀求道,小女孩覺得懲罰已經夠了,再這樣下去讓人心中不忍。

朱高熾摸摸婉婉的頭頂,慈祥的道:「婉婉無需管這些事,你二哥是廢鐵,要重新回爐燒一番,重新打造。」

「哦!」

婉婉不懂這話,只能不樂的應了。

這時梁中過來了,婉婉知道有事,就乖巧的告辭回去。

梁中看著婉婉的背影,眼中的慈祥可不比朱高熾的少,一直到朱高熾不滿的乾咳一聲後,他才回神說道:「殿下,雲來客棧就是晉王的地方,那兩個夥計是探子,至於那個掌柜陳殿忠,刑部的說他是潛逃,可老奴覺得他逃不了。」

朱高熾掙開攙扶,艱難的走動著。

「本宮看此事多半是方醒的手腳,這人做事睚眥必報,晉王使了馬賊來害他,他若是不反擊,本宮還要擔心他是否被鬼附身了!哈哈哈哈!」

很多謎團在外界看來雲山霧罩,可在上位者的眼中,卻如以刀破竹,找到一點,就能看到全局。

梁中也跟著笑了起來,心中為朱濟熿暗自默哀。

得罪了方醒他沒有好日子過,得罪了太子一家,等以後這個晉王到底該誰來做,還未可知啊!

「你去告誡一下,讓他適可而止。」

朱高熾擔心方醒殺紅了眼,會對朱高燧動手,那事情可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至於謝忱的遇襲,在朱高熾的眼中就像是一隻螻蟻被踩了個半死,根本就不在意。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