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970章 福禍,避趨?

第970章 福禍,避趨?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7-17 14:53 | 本章字數:2574

二樓的窗戶被卸了下來,一根木柱子上掛著幾個滑輪組,通過繩子連接到下面的桌子。

兩個男子不自覺的走到外面仰頭看去,就看到那個夥計得意洋洋的一個人在拉繩子,神色輕鬆。

「起來了!起來了!」

桌子緩緩的上升,而那個夥計的表情還是很輕鬆,他甚至開始了表演,快速收攏繩子。

尼瑪喲!

秦兄低聲道:「這張桌子最少得有五十斤以上吧!」

王兄面色難看的道:「不止,這桌子你我都抬不動。」

可就是這麼一張沉重的桌子,卻被那夥計一人輕鬆的拉了上去。

三張桌子,以往需要兩個人慢慢的抬上樓去,很辛苦。

可現在一個人就把它們弄了上去,這……

一個人幹了兩個人的活,而且時間還縮短了,費力也少了,這……

秦兄低聲喃喃自語道:「可怕呀!」

王兄面色鐵青:「奇淫技巧!奇淫技巧!」

門口有幾個看熱鬧的,其中一個聞言就皺眉道:「這可不是什麼奇淫技巧,若是奇淫技巧能幫人賺錢,那在下就覺得是好東西!相反某些人滿口仁義道德,卻於國於家毫無用處,此等人就是糞蟲!」

「無知之輩!安之聖人之言?!」

王兄本就是一肚子的氣,被這人的話一激,就戟指對方喝道。

這人冷笑道:「聖人之言可能讓我等填飽肚子?可能讓我等省力?既然不能,那它有何用?」

在生活還很艱難的時候去苛求道德,那只是一廂情願。

大明各地目前依然有不少人吃不飽,穿不暖,你去和這些人談什麼聖人之言,大棍子抽不死你!

「你!你!」

王兄面色潮紅的指著這人,期期艾艾的道:「愚不可及!愚……愚不可及!」

「算了算了,大家各退一步吧,王兄,咱們走。」

秦兄看到這人在挽袖子,趕緊拉住王兄。

好漢不吃眼前虧啊!

「愚不可及!愚不可及……」

王兄一邊走,一邊悲痛的道:「這些愚民,不懂微言大義,蒙昧之極……」

……

楊榮回到家中就去了正房,剛坐下,就看到桌子上有一本書。

「誰的?」

楊榮拿起書,心中有些冰冷。

——物理!

他的妻子說道:「老爺,大概是他們遺忘在這裡的吧。」

楊榮的兒子不少,他輕哼道:「都試探到我的頭上來了!」

他的妻子笑道:「不會是什麼邪門歪道吧?那還真得要收拾收拾。」

楊榮隨手翻看了幾頁,只覺得胸口發悶,他起身道:「罷了,由得他們!」

看到楊榮出去,他的妻子就說道:「老爺,馬上就要吃飯了。」

楊榮沒回頭的擺擺手道:「今日沒胃口,你們吃吧。」

……

「這是在玩火!」

陳嘉輝這幾天在衙門中收集了不少關於物理書的信息,他心急如焚的跑來找到方醒,苦口婆心的在勸著。

「最近這本書已經成了新貴,連我那邊的官吏都有人買來,偷偷的在家中看,德華,這事不好說啊!弄不好陛下都擋不住。」

朱元璋和朱棣父子倆再折騰,可他們卻沒有改變儒學在大明的壟斷地位,所以文人們不會反抗。

而方醒不斷通過這些手段來溫水煮青蛙,一再挑釁儒家的忍耐力,在陳嘉輝看來就是在給自己挖坑。

「你要知道,那些文人的力量有多大,當他們群情激奮時……德華,避一避吧!」

陳嘉輝說的口乾舌燥的,端起茶杯就是一口乾。

方醒振眉道:「叔父,我刊印自己的書籍有錯嗎?若無錯,他們憑什麼……罷了!我倒是忘記了那些人的嘴臉,只要涉及到自己的利益,顛倒黑白對於他們來說不過是張嘴就來。」

陳嘉輝以為他願意服軟了,就勸道:「你且出去遊玩一圈,等回來時也就風平浪靜了。」

此時的方家莊就是風暴眼,而方醒就是最中心點,風力強勁啊!

方醒微微搖頭道:「叔父,我若是避了,那在氣勢上就低人一頭,以後科學子弟出來也會如此。就算是為了他們,我也……不會低頭!」

「你!」

陳嘉輝氣咻咻的指著方醒,想罵,卻無法出口。

方醒看著窗外,緩緩的吟哦道:「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福禍避趨之!」

陳嘉輝心中大震,緩緩咀嚼著這兩句詩的味道,突然覺得自己在方醒的面前有些渺小。

……

朱棣也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在他的御案前已經堆放了幾大箱子奏章,都是一個內容。

「彈劾方醒,還不如說是在彈劾科學!」

朱棣揉揉額頭,今天是陰天,每當到陰天時,他不但關節會酸痛,而且腦袋發沉。

這是朱棣最容易煩躁的天氣,所以大太監看著那些奏章不敢多嘴。

而黃儼更是眼觀鼻,鼻觀心的在裝傻。哪怕他再恨方醒,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不然……

朱棣的腦門上青筋直跳,此時他無比的懷念著自己的徐皇后,若是她在的話,總會有辦法讓自己脫離這種痛苦。

「陛下,趙王殿下求見!」

門外來了個太監稟告道。

朱棣煩躁的擺擺手:「讓他回去!」

太監楞了一下,大太監馬上飛過去一記眼鏢——再不走你就等著挨板子吧!

「陛下,興和伯求見!」

太監出去一趟又回來了,猶豫了一下後,說道:「陛下,興和伯和趙王殿下在宮門處發生了衝突。」

……

「興和伯,聽說你犯了眾怒?」

在宮門外,朱高燧一臉憂心忡忡的道:「你還年輕,莫要走了邪路!還記得在太祖高皇帝時,那些考官可是……哎!不然不足以平民憤啊!」

這話把方醒一下就豎立在了百姓的對立面。

方醒笑了笑,眸色卻冷冰冰的:「殿下多慮了,不過是一本書罷了,難道還能喊打喊殺?難道我大明的律法規定了只許刊印儒家學說?」

朱高燧搖搖頭,含笑道:「你且小心,此事一旦發作,那就是抄家滅族的下場!」

方醒打個哈哈道:「此事自有陛下決斷,方某安心的很,只是殿下且少進宮,免得一屁臭半城!」

「噗!」

邊上守門的軍士忍不住想大笑,最後強行忍住,化為類似於放屁的聲音。

一屁臭半城乃是朱高燧的恥辱,旁人根本就不敢當著他提。可方醒不但是提了,而且還揶揄的沖著他笑了笑。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