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995章 感情外露的朱瞻基

第995章 感情外露的朱瞻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7-22 22:28 | 本章字數:2596

「皇爺爺……」

朱瞻基的眼圈紅了,急匆匆的沖著方醒拱拱手,一溜煙就往外面跑。

方醒理解這種感情,心中也很振奮。

老朱這個信號一發,就是在為朱瞻基派人散播的話背書。

是舔犢情深?

還是……老朱覺得藩王在以後會成為大明的隱患!!!

可不管怎麼樣,這對於大明來說就是一個好消息。

方醒不走了,借口要為朱瞻基慶賀一番,催促俞佳趕緊叫廚房弄些好菜。

「還有,看看婉婉能不能來,這丫頭若是聽到有好吃的漏了她,明日我和太孫都不清靜。」

俞佳笑著應了,他發現方醒也有些激動,莫名其妙的。

老朱夠意思啊!

在金陵發現了他的小動作,可卻一直藏著沒說話,今天拿出來也就是藉機敲打一下的意思,並沒有要和他方醒秋後算賬的想法。

我怎麼有一種被人保護的感覺呢?

方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覺得自己完全能管好自己的人生,可朱棣這一下卻擊中了他心中的柔軟處。

從到大明的第一天開始,他就覺得自己孑然一身。哪怕是有了家庭,可不真實的感覺卻時不時的會冒出來,提醒著他:在這個世界裡,你就是一個多餘的人!

假如原先的方醒死去,那麼這些人的軌跡會是什麼樣的呢?

孤獨的朱棣易怒而多疑,最終死於北征歸程路上。

張淑慧大抵還來不及從張家出逃,就接到了自己未婚夫嗝屁的消息。

小白大概會被轉賣到某個地方,然後……

朱瞻基呢?

原本的歷史上,他掩蓋了自己的鋒芒,被文官壓得喘不過氣來,於是就借用羞辱文官來獲得心理安慰。

最後無可奈何,把太監這個團體提了上來。

……

可……

方醒從來都是把朱棣當成一位威嚴的帝王,凜然而不可侵犯。

可今天……

「我先去宮裡一趟!」

太孫府的門房覺得怪怪的,先是朱瞻基滿面激動的衝出去,接著這位興和伯也……看著都挺激動的呀!

……

「皇爺爺,孫兒錯了。」

朱瞻基衝進大殿,跪在地上,眼睛一看就是哭過了。

楊榮幾人趕緊行禮退出去,不敢聽這等事。

朱棣皺眉道:「起來!」

朱瞻基起身,就像是個老太婆般的嘮叨道:「皇爺爺,孫兒知道自己以前犯了好些錯,只是皇爺爺您一直在邊上看著,不時的提點孫兒……」

朱棣的脖子在不住的微微轉動,表情有些僵硬。

「……想來可笑,孫兒居然以為皇爺爺對孫兒冷酷,卻沒看到皇爺爺的一片苦心,孫兒實在是該死,不孝之極,若不是……若不是想到了您對婉婉的寵溺,孫兒還在其中而無法醒悟,皇爺爺,孫兒……」

朱棣微微垂眸,手中握著鎮紙,有些……

窘迫嗎?

大太監心下駭然,急忙低頭。

「陛下,興和伯求見。」

朱棣微不可查的放鬆了一下,然後又轉動著脖子道:「豎子多事,讓他回去!若是囉嗦就讓人架出去!」

朱瞻基忘我的還在說著:「皇爺爺,那些藩王實乃我家的蛀蟲,孫兒原先想著等以後有機會就削了,可現在看來,孫兒太嫩了,無知!此等事不但是我家的事,牽一髮而動全身,全天下的人都在看著呢……」

朱棣的嘴角微微翹起,眼中多了回憶之色。

那個襁褓里的小子啊!漸漸的比他的祖父都強壯了!

從牙牙學語,到跟在自己的身後亦步亦趨,問些幼稚的問題。

再到現在,這小子已然能快速的從自己的錯誤中幡然醒悟……

就在朱棣眼中漸漸多了柔色的時候,朱瞻基昂首道:「皇爺爺,藩王者,藩籬也!目前看來,大明的籬笆已經變成了漩渦,一個不斷在啃噬著大明錢糧的漩渦,孫兒以為當一步步的限制他們,大明不需要莫名其妙的幾百個郡王,更不需要無數的鎮國將軍。」

朱棣輕聲問道:「那你以為該如何處置?」

朱瞻基茫然的道:「孫兒還未想過,不過想來會有辦法的,比如說……對了皇爺爺,若是大明以後在海外奪取大批的土地,終究管理不便,可否……」

「夠了!」

朱棣輕聲喝住了朱瞻基下面的話,淡淡的道:「朕還有些年月可活,你便好好的看,好好的學,等以後,朕自然管不了這些,你自去辦了就是。」

朱瞻基悚然而驚,「皇爺爺,這等話您孫兒不願與聞!」

朱棣的目光穿過殿門,看向了遠處。

……

方醒站在宮門外,激動漸漸的消散,乾脆就和幾個守門的軍士聊起了藩王們有多少個兒子的話題。

進出宮門的人看到方醒蹲在地上,和幾個軍士吹的眉飛色舞的模樣,不禁都搖搖頭,覺得這位興和伯大概是全大明最掉價的伯爵。

「方醒!」

婉婉被梁中送出來,正好看到了方醒,就喊了一嗓子。

方醒起身,意猶未盡的道:「等下次再聊。」然後過去問了朱瞻基的情況。

梁中道:「陛下留了太孫在宮中用膳,郡主說是要去看太孫妃。」

於是方醒只得灰溜溜的回家,順帶還把婉婉送到太孫府。

「方醒,給本王過來!」

剛從太孫府出來沒多遠,朱高煦就帶著兩侍衛打馬過來,用馬鞭指著方醒喝道。

方醒愕然過去道:「殿下何事?」

朱高煦怒火衝天的道:「父皇剛派人到了本王的府中呵斥,讓本王把那些多佔的田地都還回去,是不是你慫恿的?本王才去告訴你消息,你居然轉身就把本王給賣了?!」

方醒無辜的道:「真不是我,不過我覺著這並沒有錯。難道殿下就能搶別人的東西嗎?」

朱高煦大怒,條件反射的揚起馬鞭就準備抽打下去,可卻看到方醒眼裡的那一絲冷漠,這鞭子就再也落不下去了。

「那你……你請本王喝酒賠罪!」

這貨!

方醒搖搖頭,剛才朱高煦的馬鞭要是落下來,至此兩人之間再無一絲交情,以後自然是橋歸橋,路歸路。

「去哪家?第一鮮吧!」

方醒當然是想照顧自家的生意,可朱高煦卻嫌棄的道:「第一鮮好吃是好吃,可沒女人,無趣!咱們去常悅樓,那裡的大堂有歌舞。」

常悅樓?

方醒想拒絕,可朱高煦卻不由分說的讓小刀回去報信,然後說道:「怕個什麼,又不是叫你去玩女人,再說,就算是玩了又如何?難道你媳婦還敢跟你翻臉不成?」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