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020章 誰的新生

第1020章 誰的新生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7-28 15:57 | 本章字數:2801

看到方醒面色不善,徐景昌低聲道:「德華,哥哥我知錯了,你好歹指條生路吧!」

方醒只覺得胸中的怒火都變成了寒冰,他淡淡的道:「你只需知道常悅樓即可,至於如何挽回,相信你的身邊不缺乏幕僚。」

徐景昌扶著桌子起身,苦笑道:「我就知道是這事,殿下怨我了。」

方醒搖搖頭。

徐景昌說道:「我知道自己有些利欲熏心,可我沒爹,姑父又是個厲害的皇帝,你讓我能怎麼辦?」

方醒指指書院方向道:「我覺得你該去看看那些師生是怎麼生活的,再和自己對比一下。」

徐景昌走了,看著有些凄涼,可方醒卻生不出一點兒同情心來。

知行書院,袁達看到徐景昌後,默默的開了門,剛才小刀從後門騎馬來過,吩咐他不要攔人。

徐景昌進去了,他的侍衛們想跟進來,袁達冷哼道:「不行!」

「說什麼呢!你想死?」

侍衛大怒,就握著刀柄,單手去推攘。

可袁達卻不是弱雞,他拍開侍衛的手喝道:「想幹什麼?這裡是書院,你想找死是不?」

「你特么的」

徐景昌的侍衛何曾被這等對待過,馬上就拔出刀來準備開干。

袁達拿起掛在胸口上的哨子用力一吹。

「嗶」

凄厲的哨聲一響,前面失魂落魄沒注意身後事的徐景昌愕然的發現教室里衝出來一幫子學生。

「取槍!」

有人高喊道,隨即學生們都衝進了一個房間里,再出來時,每人的手中都拿著一支木槍。

雖然是木槍,可槍頭卻是削尖了的,在人的身上戳個洞完全沒有壓力。

「列陣!」

發號施令的是李嘉。

學生們迅速組成陣列,然後快步而來,雖然身高不一,可那氣勢讓人想到了聚寶山衛。

——弱化版的聚寶山衛!

徐景昌愕然看著這一幕,回身喝道:「都收了,退出去!」

侍衛們有些不以為然,一群嫩娃娃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只要砍斷兩根木槍,保證他們馬上跪地求饒。

學生們整隊上前,李嘉喝道:「此處乃知行書院,無關人等不得進入!」

徐景昌有些惱怒,事情都平息了,這些學生還不依不饒的,什麼意思?!

老師呢?

馬蘇去了兵部,解縉父子在家等著胡氏生產,老師就是呂長波。

呂長波施施然的過來,拱手道:「這位,書院不許閑雜人等進入,出去吧。」

「大膽!」

一個侍衛興許是想表現一番自己的武勇,就再次拔刀衝到徐景昌的身前擋著。

李嘉不屑的看著這人,喝道:「調轉槍頭。」

唰!

尖銳的槍頭變成了尾部,李嘉喊道:「殺!」

沒有多少殺傷力的槍尾齊齊刺來,侍衛冷笑著揮刀,果然不負眾望的削斷了兩根槍桿。

可側面的學生們卻大喊一聲,從左右刺來。

卧槽!

侍衛急忙閃退一步,李嘉冷笑道:「組合刺殺!」

三人上前,一人當中刺殺,侍衛急忙揮刀。可這裡只是佯攻,左邊的木槍趁虛而入。

侍衛的身手不錯,一腳就踢飛了那支木槍,可正面的和右邊的攻擊他卻只能躲過一處

「啊!」

肋骨被戳中,那痛苦真是不堪言。

可事情還沒完,正面的木槍再次刺中了侍衛。

劇痛襲來,徐景昌瞠目結舌的看著自己的侍衛跪在地上,捂著肚子叫疼。

「疼!好疼!」

產房裡,胡氏開始呻陰g著。

張淑慧和徐氏都在用自身的經歷在安慰著他。

「忍一忍,你的孩子著急了,他想出來看你,叫你母親。想想他,忍一忍,不然晚些時候你哪有力氣生」

「小崽子!」

另三名侍衛雖然不滿那個同伴搶表現的行為,可看到他被三個高矮不一的學生給弄翻了之後,一股屈辱感油然而生。

我們不是廢物!

於是三人都拔出刀來,居然不是用刀背,而是亮刃了。

一直在得意看著的呂長波看到後不禁大怒,戟指著喝道:「呔!敢在這裡亮刀!袁達,發信號!」

書院許多地方都是拷貝了聚寶山衛的制度,在袁達的身上帶著兩根煙花,只需點燃朝天放出去,隔壁方家莊的家丁們就會騎馬而來。

可袁達卻搖搖頭,小刀先前來說過,來的這個人可以任由他在書院里遊盪。

那麼這人就不是敵人,自然無需折騰。

順手提起一根齊眉棍,袁達攔住了三名侍衛。

「退後!否則山長會打斷你們的腿!」

徐景昌先前是愕然,後來就只是想看看書院這些學生怎麼應對。

如今自己的手下出醜,可徐景昌卻沒有一點兒不高興,他說道:「出去!」

那三人悻悻的進去把自己的同伴扶出去,那些學生們終究還小,這是他們第一次憑著自己的配合打敗了成年人,所以不禁就歡呼起來,讓那幾個侍衛羞憤欲死。

徐景昌看著這些歡樂的學生,不禁有些迷茫。

你們在高興什麼?

這只是一場玩耍般的較量罷了,不值一提!若是剛才侍衛認真,一個照面你們就得死人!

它甚至都比不了

呂長波得意洋洋的喊道:「好了,都回去上課!」

那些學生們馬上整隊,扛著木槍,槍尖斜刺向天空,踩著同樣的步伐,昂首向前。

這是什麼?

徐景昌想起亡父在自己小時候的教導。

「眼睛要亮,不要像是個紈絝子弟,那樣為父會打折你的腿!」

「腦袋要端正,不許低頭,不許歪頭。心正眼就正,誠心才能練就文武藝!」

「手要穩,手不穩,刀槍就不穩,筆就不穩,最終心不穩,練,吊著茶壺練!」

「」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發獃的徐景昌身體顫動了一下,他記得這首詞是方醒送別姚廣孝時令童子唱的。

「天之涯,地之角」

略帶著憂傷的詞被孩子們念的充滿了趣味和朝氣。

就算是窮,他們也是快樂的吧!

方醒想讓我看的不就是這個嗎?

學生們朝氣蓬勃,而我卻整日繩營狗苟,整日不是享受著醇酒美人,就是金銀錢財,土地店鋪。

「我不想變成那種人!」

徐景昌昂起頭,轉身向外走去。

「國公爺,咱們去哪?」

徐景昌上馬後,回身看看書院,摸摸馬頭,唏噓道:「我們進宮!」

產房裡,徐氏上床了,穩婆探尋了一番,喜道:「夫人的產道開的不錯,努力,很快就能生下來了!」

徐景昌進宮求見,朱棣很憤怒,但還是見了。

「陛下,臣辜負了陛下,辜負了亡父,這些年如同紈絝般的揮灑著亡父的功勞卻沾沾自喜,臣不該,懇請陛下降罪。」

朱棣皺眉道:「你抬起頭來!」

徐景昌抬頭,朱棣眯眼看去,一臉的坦然和沮喪。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