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049章 金陵的眾生相

第1049章 金陵的眾生相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05 07:56 | 本章字數:2757

感謝書友:「劉爸爸有個小金庫」的萬賞!

……

今天出差裝機器,這一章是在車上碼的,暈車了,正在裝機器中。

……

自從朱棣遷都之後,金陵就像是一個怨婦,酸味衝天。

雖然金陵還保留著六部,可稱呼卻變了,叫做金陵某部。

金陵戶部尚書馬一元就覺得自己屬於懷才不遇的典型,為此整日唏噓不已。

金陵戶部,負責徵收南直隸和南方几個布政司的稅糧,這個數量可不得了,所以馬一元的牢騷在外人看來就是矯情。

戶部衙門還是那個德性,可早就沒了君王隨時垂詢。

現在離收稅的時間還早著呢,馬一元在衙門也沒啥事,只得抱著一本詩集在慢慢的看。

「無趣!」

或是幽怨,或是堆砌辭藻,或是言之無物的詩詞讓馬一元鬱悶至極。

「這等破爛也能出詩集?真真是瞎了眼!世風日下啊!我輩……哎!」

「大人,北平戶部的左侍郎趙源真來了。」

馬一元把手中的詩集一扔,起身道:「那事情來了,聽說在北平廢了不少勁才穩住,金陵……金陵可不是北平,這邊的有錢人多如牛毛,夏元吉這是瘋了嗎?走,看看去。」

趙源真風塵僕僕的進了金陵戶部,見到馬一元就拱手道:「馬大人,下官隨行帶了大批的銀子,目下就在碼頭,還請馬大人協調一二。」

馬一元雖然只是金陵戶部尚書,可級別卻和夏元吉一個樣,在他的面前,趙源真妥妥的要矮一截。

「真的要兌?」

馬一元唏噓道:「你們夏大人在想什麼?難道他不知此事的危險嗎?」

趙源真指指邊上,兩人走到那裡,他才低聲道:「馬大人,北平一旦啟動兌換,剩下的事情就停不住了。我們大人說了,此事一旦啟動,就如同失控的馬車,停不住,一停整個馬車非得散架不可。」

馬一元嘆道:「本官知道了,北平兌換了,若是其它地方不能兌換,物議沸騰,甚至有可能會鬧事。哎!何苦呢?當初是誰的主意?缺德啊!」

趙源真哭笑不得的道:「此事乃是興和伯的主意,不過我們大人倒是一力支持,說是錯過了這個時機,寶鈔以後就會越來越不值錢。」

「去兵部找人,就說是有銀子在碼頭上岸,要人手。」

馬一元先吩咐手下去兵部要人,然後才搖搖頭道:「這話倒是實在,如今鹽政收歸朝中,這寶鈔就尷尬了,想來想去,要想長治久安不貶值,也只能和銀子掛鉤了。」

「誰說不是呢!」

趙源真顧不得洗漱,急匆匆的又去了碼頭,監控搬運銀子的過程。

而馬一元馬上就去了兵部,和兵部尚書周應泰商量寶鈔兌換銀子之事。

自從交趾平復,倭國歸於大明之後,金陵兵部也成了一個尷尬的位置,幾乎是無事可做。

一進兵部,就感覺死氣沉沉的,讓人想起了養濟院。

山高皇帝遠,大家也不用弄什麼勤勉,也不用裝樣,所以馬一元直接就進了值房。

周應泰正在澆花,小心翼翼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此人是個花農。

「周大人,那事情來了。」

「是銀子?」

周應泰沒有回頭,用手中小巧的水壺,細細的繞著澆水。花盆裡的花骨朵上沾染了水珠,看著多了些水靈,含苞欲放。

「就是銀子,你我的麻煩來了。」

馬一元自己坐下,愁容滿面的說道。

「慌什麼?」

周應泰把水壺放下,回身,慢條斯理的坐在馬一元的對面。

「此事是夏元吉弄出來的,咱們只不過是奉命行事罷了,至於他們帶來的銀子夠不夠換,那和咱們有關係嗎?」

馬一元猶豫道:「周大人,此事關係到國朝大政,影響深遠,本官覺著咱們還是儘力吧。」

周應泰的身體往後仰倒,靠在椅背上,目光冷淡:「本官只儘力罷了,至於其它,遠在北平的金大人自然會處理。」

老金忠大把年紀還不致仕,熬死了一幫子覬覦兵部尚書位置的下屬。時至今日,連周應泰都沒把握能等到這個老傢伙下台。

……

金陵少了朱棣,秦淮河也變得暖風宜人,客來客往的,生意大火。

幾個男子在一艘畫舫上喝酒聽曲,有人吟詩,有人以手探尋,一時間吟哦聲和女子的嬌聲混為一體,讓人分不清這是青樓還是書院。

「衛弼兄,今日有大事,勿要放浪形骸。」

那個吟詩的男子吟了幾句就被卡住了,抓耳撓腮也不得其法,看到同伴的手在女子的胸腹處摸索,就不屑的說道。

那叫做衛弼的男子的手變本加厲的揉捏著,女子的臉上露出了痛楚之色,卻不敢反抗,更不敢拒絕。

「三圓,來到這裡就該取樂,你看你看,美人都幽怨了,哈哈哈哈!」

那個三圓身邊的女子媚笑道:「吳先生說笑了,小女正聽著徐先生的詩,陶然忘機呢。」

吳先生叫做吳征,乃是成國公朱勇留在金陵的大管事。

而那位喜歡吟詩的叫做徐三圓,乃是魏國公徐欽的幕僚。

徐三圓用摺扇敲打著手心,嘆道:「這秦淮河,這金陵,大好河山啊!」

這話,這語氣,像極了指點江山的王者。

「噗!」

吳征忍不住笑噴了,然後把手從女子的懷裡收回來,還猥瑣的送到鼻下嗅嗅,才笑道:「魏國公在家中讀書,你倒也不怕被他聽到,然後治你的罪。」

徐三圓剛才的話若是被錦衣衛聽到,稟告到朱棣那裡去,徐欽能抽死他。

徐三圓的氣勢一滯,訕訕的坐下,摟著身邊的女人道:「北邊來的船靠岸了,全是銀子,估摸著最少百萬兩,你家成國公是個什麼意思?」

吳征端起酒杯,慢慢的細飲著,緩緩的道:「國公爺來信了,讓不要亂動,不許去兌換銀子。」

徐三圓鬆開女人的腰肢,身體微微後仰,舉杯一飲而盡,然後譏笑道:「成國公可是怕了那小子嗎?」

吳征皺眉道:「我家國公爺怎會怕了他,不過是顧全大局罷了。」

徐三圓微微俯身,一臉的神秘:「我告訴你,金陵已經有人準備讓這筆銀子全留下來,所以啊,不管咱們參不參與,這些銀子都走不了。」

「嘶!」

吳征倒吸一口涼氣,不敢相信的道:「那起碼得是百萬兩的銀子啊!他們難道不怕陛下震怒?」

徐三圓不屑的道:「這裡是金陵,不是北平,就算是錦衣衛也查不到!」

自從遷都後,金陵的各方勢力都有些殘缺,這就給有心人提供了機會。

「你……可要參與?要知道,若是寶鈔兌換失敗,那價值將會一瀉千里,咱們賺的可不止一點半點,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啊!」

吳征垂眸不語,徐三圓也只是笑著喝酒,和身邊面色蒼白的女子一起親熱。

良久,吳征看看自己身邊的女人,說道:「可願跟我回去?」

那女人的身體陡然放鬆,展顏笑道:「求之不得。」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