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060章 我們是同胞(為盟主

第1060章 我們是同胞(為盟主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07 00:04 | 本章字數:2515

這世上總是有不少人心存僥倖,總認為自己能扛過煎熬。

「徐虎,說,你不死。不說,你必死!」

滿屋子的刑具,還有屎尿味,當然,血腥味是必不可少的。

半個時辰不到,賈全就拿著口供去找朱瞻基。

朱瞻基看看內容,苦笑道:「事情太多,反而有些棘手了。」

方醒沒有接,除非是朱棣確定要拿下徐欽,否則他不適合看這份口供,以免以後用于勒索威脅魏國公府。

朱瞻基搖搖頭,「搶奪民田,管事的私下放貸,低價強買店鋪,逼民為奴……哎!最後比較麻煩,徐虎說徐欽應該暗示了徐三圓,可實證卻找不到。」

方醒笑道:「田地可以奪,因為那些百姓興許更樂意在魏國公府的這片屋檐下乘涼,可商鋪卻是實打實的奪人錢財,逼民為奴,若是太祖高皇帝在時,魏國公府馬上就可以終結了,無人能倖免。」

至於徐三圓,實證有沒有並不重要,此事全憑朱棣的意志。

朱瞻基贊同這個看法,朱元璋對勛戚苛刻。一旦被抓到把柄,全家都沒有好下場。

「整個南方都在看著金陵,北平也在看著金陵,那些人躍躍欲試,就想等著看處置的方法。」

朱瞻基負手道:「南方遠離京城,偏安一隅,若是有機會,南方的官吏自然會抱作一團,這就是朋黨!」

方醒目光訝色的看著朱瞻基,想起了以後的那些黨。

可這黨那黨,最終都不及東林黨!

南方人啊!

朱瞻基的眼光如斯,方醒自然會解釋一二。

「你要記住了,前宋時,北方一直在異族的手中,文化不彰,但武力兇狠,比如說張弘范,其後前宋一敗塗地,這就是以北統南。」

北方寒冷,人丁彪悍。而南方卻是多了些柔弱之氣。

「寬袍大袖,風度翩翩,出口成章,這是我對南方一直以來的印象。當詩詞遇上了刀槍,自然是無一戰之力。直到我朝太祖高皇帝才打破了這個慣例,可你要注意了,當時的明軍大多是江淮一帶的人,而且主要靠的是什麼?」

「第一是火器,沒有火器,太祖高皇帝就算是要擊敗蒙元,可也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更多的時間。」

「第二就是蒙元的統治已到末期,腐朽不堪,當年縱橫世界的鐵騎已經被富貴消磨了鬥志。」

方醒皺眉道:「南方富庶,而我大明卻沒有一個民族的概念,自然南人會嫌棄北人,不是一家人啊!」

南糧北運,讓南方人的心中有了優越感,原來是我們在養著你們北方人啊!

而南方又是大明的賦稅重地,可以這麼說,除去軍事之外,南方完勝北方。

朱瞻基說道:「皇爺爺擔心久在南方,會讓百官消磨意志,軍中上下萎靡不振……可長此以往也不行,南方必須要融合進大明,而不是自成一體!」

方醒起身道:「此事你自去煩惱,我且去書院看看,再不去,那些小子們估摸著要暴動了!」

朱瞻基笑道:「一起去吧,在這個時候,無數雙眼睛在看著我,正好給他們找個議論的由頭,若是還有人出來折騰,那正好藉機收拾了。」

……

金陵的知行書院在遷都之後,就有些門前車馬稀的感覺。

不過書院在南方各地的講學取得了不錯的效果,培養了不少中堅力量。

田秀才不喜歡外人進書院,那會讓他覺得自己的領地受到了侵犯。可喜的是一直以來都沒人上門打擾。

今天的儒學課程正好是做文章,田秀才背著手,悄悄的在門口盯著學生們,想抓幾個作弊的。

科學的課程生動而活潑,相反就把儒學課程比較的生硬而無趣,所以在儒學課時,偷懶的學生不少。

可今天卻是奇怪了,往日若是教室里沒老師盯著,那些學生肯定會悄悄的給信號,互相幫助,今日卻沒動靜。

難道是上次抓了幾個,他們學聰明了?

田秀才很惆悵,因為這些學生們總會在失敗後總結經驗教訓,然後在下次再來挑戰他的權威。

咦!

正失望時,田秀才看到一個學生抬頭看向窗外,然後面露喜色。

瑪德!誰敢在窗外幫學生作弊?

田秀才退了一步,然後訝然。

「田教授辛苦了。」

方醒笑著拱手道,他的身邊是朱瞻基,身後是徐方達。

田秀才吶吶的說不出話,教室里的學生們卻炸鍋了。

「山長來了!」

「殿下,我看到殿下也在。」

「……」

一時間教室里秩序大亂,方醒搖搖頭,幾人一起進了教室。

瞬間教室內就安靜了下來,方醒也笑著走上講台,大家默契的彷彿昨天還在一起。

「又看到大家了。」

方醒雙手撐在桌子上,微笑道:「按照習慣,我該給大家說說我在近期的感悟,也算是一節課吧。畢竟我遠離金陵,厚此薄彼了。」

朱瞻基笑了笑,知道這是師生之間的時間,就悄然移步到門外,低聲的問田秀才書院的情況。

「最近大明發生的事情很多,有遠征緬甸,大家都應當知道了吧,書院的李二毛已經隨軍去了,這是書院弟子中最先出仕的,哪怕只是一個虛職,可我依然倍感欣慰。」

李二毛的出仕確實是很鼓舞士氣,而且他還是以類似於幕僚和智囊這種身份出仕,那影響就不一般了。

門外的朱瞻基正在聽著田秀才的彙報,賈全突然插話道:「殿下,有人翻牆進來了。」

好大的膽子!

朱瞻基可是帶來了十多名侍衛,看翻牆的那三個……呃……

兩米高的圍牆上不斷冒出人來,然後不管不顧的往下跳,就和河邊的青蛙似的。

而且這些人一看就是武力值低下之輩,賈全在看到一個男子跳下來是臉先著地後,殺機馬上消散。

守門的來了,衝過去想攔住這些人,可他一人勢單力薄,擋住這個,邊上的趁機就朝著朱瞻基那邊衝去,於是他回頭向賈全求援。

「賈大人!」

「都是年輕人,放過來吧。」

朱瞻基笑吟吟的說道,然後交代田秀才:「讓興和伯說些南北隔閡對於大局的影響。」

這個話題他不能公開說,可方醒作為科學的創始人,從純學術的角度,說了無大礙。

田秀才進去告訴了方醒,方醒略一思忖,就說道:「既然這樣,那就出去說吧,算是一次公開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