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063章 以勢壓人

第1063章 以勢壓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07 20:55 | 本章字數:2461

魏國公徐欽被人下毒了!

這個消息夠勁爆吧?

如果你覺得還不夠勁爆,那麼還有一個消息。

——皇太孫和興和伯當時在場!

陰謀論在金陵上空飄蕩著,方醒上街了,身後跟著一隊軍士,就像是個紈絝。

第一鮮今天迎來了家主的光臨,方十一紅光滿面的帶人在樓下相迎。

方醒看了一眼大肚子的方十一,笑道:「你倒是靠山吃山,現在都吃成了個胖子。」

方十一笑道:「老爺可別說,小的每日進廚房檢查一番,這幾年下來人就肥了,家裡的媳婦每日嫌棄,家中的床都換了,就是怕壓塌了。」

方醒笑了笑,然後說道:「我請的客人可到了?」

方十一肅然道:「已經到了,不過那兩人有些倨傲,小的就晾了一下。」

方醒點點頭:「無所謂,反正不會是朋友。」

二樓,張茂和文方已經被晾了半個時辰,張茂還能鎮定的坐著閉目養神,可文方卻已經耐不住了,胸襟都被扯開,氣咻咻的正在房間里轉圈。

轉了幾圈後,文方怒道:「燙了熱酒來!」

門口站著的夥計依然在發獃。

張茂皺眉道:「言誠兄可是想服散了?」

文方點頭,煩躁的道:「時辰沒到,只是為兄胸中煩悶,想來一服,不過須得有熱酒和冷飯。」

張茂搖搖頭,對於五石散這個愛好,他不會沾惹。

「言誠兄還是忍忍吧,那人應該快到了。」

文方氣息咻咻的道:「那人先請,可人卻未到,這就是科學的修養嗎?」

張茂正準備附和幾句,卻聽到了腳步聲,他面色一整,就乾咳了一聲提醒文方。

文方冷哼一聲,然後回身看向房門處。

方醒恍如一個鄰居般的出現了,面帶微笑。

壓壓手,方醒非常親切的道:「方才太孫殿下還念叨著二位,來晚了,方某來晚了,請坐。」

文方愕然,隨即身不由己的回去坐下,什麼五石散都忘記了。

「是張茂先生吧?方某聞名已久,得此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如沐春風!

張茂懵逼的感到了如沐春風。

「二位今日游湖可暢快?可惜方某事多,不能攜手同游,甚為遺憾吶!」

方醒笑吟吟的坐下,然後問道:「聽說魏國公被下毒了?真是令人震驚啊!」

文方只覺得胸中一團怒火在奔涌,他撕開些胸襟說道:「興和伯,魏國公可是勛戚,祖上曾經為大明立下過汗馬功勞!」

卧槽尼瑪!

張茂現在最後悔的就是認識了這個嗑/五石散的傢伙,你這不是在影射朱瞻基謀殺徐欽嗎?

「是啊!中山王當年為大明立下了汗馬功勞,堪稱是大明第一功臣,若是沒有他,別說是大明,太祖……」

「伯爺,學生錯了,錯了!」

文方還是用那充血的眼睛盯著方醒,張茂趕緊長揖謝罪。

再說下去,大明估摸著就成徐家打下來的了,然後……

「錯了嗎?」

方醒的面色陡然一變,冷冰冰的瞟了文方一眼:「聽聞你行事放蕩,嗑點五石散就發瘋,順帶還發情,怎地,今日在本伯的面前你莫非也要來一出不成?」

果奔和發情是嗑/五石散的附帶功用之一,所以深受東晉那些狂士們的喜愛。

文方習慣性的就想呵斥,可在方醒那冷冰冰的目光下最終訕訕的坐了回去。

坐下後,兩人交換了個眼色,都不知道方醒為何找上自己。

方醒屈指叩擊著桌子,淡淡的道:「聽聞二位和魏國公府交情匪淺,方某有些話想說說。」

文方的面色變得煞白,張茂乾笑道:「必然是有人亂傳謠言,伯爺誤會了。」

「誤會最好。」

方醒說道:「魏國公暗中策劃擠兌銀子一事已然發了,誰會毒害他?滅口嗎?還是腦子有問題?」

看了這兩人一眼,方醒笑了笑:「此事必然是有人在暗中策劃,你們說本伯若是掀起大案如何?哦!想必有人擔心陛下那裡會對殿下生出惱怒之心,可那些人卻忘了,殿下是陛下一手教導出來的皇儲,挑撥離間只會讓人發噱,繼而惹禍上身,你們以為然否?」

文方期期艾艾的道:「伯爺此言大善,學生佩服。」

張茂也擠出一個笑容道:「伯爺此舉必然能震懾那些躲在暗處的陰謀家,金陵從此大安了!」

方醒起身,若有所思的道:「看來二位果然是江南名士,可惜卻沒出仕,朝中少了兩位棟樑之才,野有遺閑啊!」

文方和張茂也站起來,賠笑著準備把方醒送出去,卻忘記了自己只是客人。

方醒目光微冷,「目前金陵的風氣不大好,聽風就是雨,動不動就瞎傳謠言,那些地老鼠若是不收斂,本伯自然不會吝嗇於再抓些人,畢竟大明正在征伐緬甸,缺不得人啊!」

張茂的臉頰微顫,點頭道:「正是,那些人罪該萬死,學生自然會和他們劃清界限。」

文方的身體有些發抖,在方醒的目光轉過來時,急忙說道:「那些地老鼠都是些見不得人的東西,學生必然要討伐之!廣而告之!」

方醒的面上浮現了微笑,很親切。

「你們不錯,好好乾!本伯看好你們!」

方醒笑著走了,留了兩個大汗淋漓的名士。

「他發現了!他肯定是發現了!」

文方的身體陡然一松,然後疲憊的靠在門邊。

張茂探頭出去看看左右,然後說道:「他只是猜測,若是他知道咱們乾的事,那就不是在第一鮮見面,而是在刑部,或是錦衣衛。」

文方混亂的大腦清醒了些,他沉吟道:「可即便是如此,他也懷疑上了咱們,而今日的會面只是在告誡我們,順便讓咱們主動去外面解釋此事。」

張茂遺憾的道:「魏國公已經是扶不上牆的爛泥,咱們說些話也對大局無補吧。」

……

徐欽躺在家中的大床上,床邊鶯鶯燕燕的才剛被他趕走,只有一個男子正在說話。

「國公爺,外間傳聞……說是您在背後操縱擠兌銀子,然後還想陷害……太孫殿下。」

徐欽麻木的聽著,沒有男子預料之中的暴怒。

良久,徐欽艱難的坐起來,淡淡的道:「拿筆墨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