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081章 震懾,爪哇和舊港

第1081章 震懾,爪哇和舊港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12 05:50 | 本章字數:2485

感謝書友:「160527232051207」的萬賞!

……

常悅樓的包間四四方方的,牆壁上還掛著字畫,而且隔音做的不錯,不提高嗓門的話,基本上能保密。

孤男寡女獨處一室,氣氛卻沒有尷尬,有的只是肅殺。

「脫歡怕是在挂念著大明的花花江山吧!準備等著機會再進來搶一把,就像是你們的老祖先一樣,馬踏中原。這就是你們孜孜不倦所追求的目標,對嗎?」

烏雲默然,這個是不可否認的事實草原異族每當兵強馬壯的時候,目光馬上會南移,沒有例外,從無例外!

如果是和文官打交道,那麼大家只會旁敲側擊,不會這麼單刀直入的去點出雙方的分歧點。

可方醒不同,他好像在鄙夷著草原的兩大勢力,不屑且不在意。

方醒起身道:「別磨嘰了,脫歡究竟是什麼想法?你不說,大明也會派出斥候去查探。你們別忘了,陛下和大明已經休息的夠久了,正在四處尋索著下一個對手。希望不會是你們吧!好自為之!」

烏雲面色未變,起身道:「興和伯放心,小王爺困於瓦剌其它兩部,外面還有阿魯台,此生只願不被吞併。」

方醒點點頭道:「北平居,大不易,你且安生些,下次再被我聽到你斷了大明人的手腳,我會把你的四肢剁下來,做成熏肉送給脫歡。」

烏雲強笑著,以為方醒是在開玩笑。

可方醒的面色冷峻,眯著眼盯著她,彷彿是在盯著一個……獵物!

「前面的是他們自己不爭氣,我便放你一馬,後面你再動手試試?」

烏雲在脫歡部已經肆無忌憚慣了,她差點脫口而出說試試就試試,可最終還是咽了回去。

這位南征北戰,鑄的京觀數量大抵在有明一朝中不會有人超過了,後世會怎麼說?

屠夫?還是英雄?

烏雲獃獃的送到門外,看著方醒揚長而去。

幾個客人從房間里出來,正好看到這一幕。由於烏雲經常在常悅樓,所以大家也混了個眼熟,於是猜測就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

金陵兌換銀子的過程雖然驚險,可卻有一個意外的好處。

「南邊的那些人倒是消停了。」

朱瞻基看著有些容光煥發,南方一戰,他果斷拿下了徐欽,並且用雷霆手段鎮壓了南方的那些豪紳,在民間的威望漸升。

這裡是聚寶山衛的營地,一排排的將士們列陣,王賀大聲的宣讀著此次山東和金陵之行中的有功者,隨即封賞。

施進卿和爪哇使者,還有此次跟隨鄭和一起來的各國使者都站在邊上,只是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古怪。

朱瞻基瞥了一眼那兩人,說道:「舊港宣慰司既然是大明的地方,怎能向爪哇稱臣呢?」

方醒說道:「不過是強鄰罷了,舊港地處海峽咽喉,可大明卻沒有駐軍,這就給了那些人覬覦的機會。」

朱瞻基說道:「可鄭和不是才去了一趟嗎?難道爪哇國王的膽子那麼大?咦!我知道了。」

賞功完畢,接下來就是操練特地舉行的操練。

陣列整齊,輪換嫻熟,最後還進行了實彈演練。

密集的槍聲之中,朱瞻基召來了爪哇使者和施進卿,指著陣列問道:「大明之勢可威武否?」

施進卿笑眯眯的道:「大明軍陣天下無雙,若是能在舊港有這麼一支軍隊,殿下,那個海峽就是大明的了!」

方醒看了他一眼,雖然看著容光煥發,可眉間卻有輕愁。

這是遇到難題了嗎?

舊港此時有兩個『爹』,一是大明,這是鄭和的船隊碾壓出來的兒子。

而另一個就是爪哇,也叫神作書吧滿者伯夷,大明不取,只叫爪哇。

爪哇使者面色如常的道:「大明國勢強橫,鄙國不敢悖逆。」

很艱難,也很生硬的套話,還帶著些許怨氣。

方醒看著滿剌加的使者說道:「聽說滿剌加也想要舊港?」

滿剌加使者已經被眼前的軍陣給嚇壞了,急忙否認道:「興和伯,沒有的事,鄙國才將受封,只想臣服於大明,過些安穩日子。若是覬覦舊港,大明天兵一發,鄙國不堪一擊!」

這個赤果果的效忠言論證明了國與國之間,需要的是震懾,而懷柔只是輔助。

若是誰把這個順序弄錯了,那就是東郭先生。且等你衰弱之後,這些往日低眉順眼的國家將會變個猙獰的面孔,撲上來狠狠的撕咬你的血肉。

方醒和朱瞻基相對一視,大家一起看著上場的火炮操演。

十二門火炮整齊排列,申耀看到裝填好,就揮刀嘶吼道:「點火!」

引火藥飛速點燃,延續燃燒進去,隨即……

「轟轟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聲讓人的心臟跳動,接著遠處的木靶子們紛紛被擊碎,木屑紛飛。

落地後再次彈起的炮彈橫掃一切,那威力彷彿能摧毀世間所有的東西。

方醒回身看了一眼,看到了緊張、艷羨、害怕……以及……目光閃爍。

這就是亞洲叢林,叢林中必須要遵循強者為尊的法則落後就得挨打!

三輪火炮過後,前方几乎看不到木靶子了。

然後就是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各自回營!」

林群安的命令驚破了寂靜,那些使者們才開始了交頭接耳。

今天特地讓他們來看這齣戲,必然是有震懾的味道在裡面。

那麼大明想震懾誰呢?

各種眼神亂飛中,朱瞻基淡淡的問道:「爪哇國以為如何?」

爪哇使者本是在低頭想事情,聞言悚然而驚,抬頭道:「大明威武,鄙國願虔誠供奉,甘為藩籬。」

供奉什麼的,雖然現在沒有以前那麼誇張了,可這些使者每次來還是會佔些便宜回去。

這是誰供奉誰?

朱瞻基威嚴的道:「既然誠心原意為大明藩籬,你國為何還要逼迫舊港?那裡是大明的宣慰司,爪哇這是想幹什麼?」

爪哇使者看了一眼在邊上裝傻的施進卿,心中大恨:這廝告狀了!肯定是他告狀了!

可強權當頭,他不敢暴露出自己的情緒,只能請罪道:「殿下,不過是有些小爭執罷了,鄙國上下並未有吞併舊港之心,此心天地可鑒!」

朱瞻基的眉頭緊皺,搖搖頭道:「上次來時大明就警告過你國,是當做耳旁風了嗎?嗯?」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