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088章 心思深沉的朱棣

第1088章 心思深沉的朱棣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13 22:31 | 本章字數:2720

感謝書友:「aeon色a」的兩次飄紅打賞!

……

盛夏逛街,這是一件苦差事。

方醒看到一個蒙著面紗的女子在丫鬟的陪同下進脂粉店,那淡灰色的長裙背後都濕透了,不禁感慨著古今女人都能為了美而不惜代價。

朱棣側臉看看臉上帶汗的婉婉,說道:「中午沒吃好,走,咱們去常悅樓。」

老朱中午就喝了幾杯酒,他又愛練武,食量不小,受得住才怪。

常悅樓?

老朱想去那裡幹嘛?

大太監好像早就知道了這個安排,只是跟和方醒並肩,跟在朱棣和婉婉的身後。

「你剛才看著那個女人幹什麼?」

大太監雲淡風輕的問道,卻讓方醒差點跌了一跤。

方醒看著高人模樣的大太監,心想這人居然是八卦黨的一員,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大抵是許久未曾出宮了,大太監不自然的乾咳道:「你看咱家作甚?」

方醒笑了笑:「剛才那女子一看就是比普通人家好些罷了,大熱天的出來,不容易啊!」

女為悅己者容,可現在是夫為妻綱,悅不悅的你都得打扮好看點,否則就是新人進家,舊人獨守空房。

大太監久在宮中,就問道:「你是如何看出來的?」

前方就是常悅樓,方醒說道:「若是有錢人家,或是有些地位的人家,都可以讓脂粉店出人送到家中挑選,這可是坐在家中,商家上門,至尊享受啊!」

……

常悅樓,當大太監和方醒進去時,掌柜的都要瘋了。

上次方醒來,雖然沒搗亂,可卻和那個烏雲有些不清不楚的,弄得有人說這裡是探子的集中地。

夥計過來,方醒交代道:「二樓找個清靜的地方。」

這時朱棣和婉婉進來了,夥計只注意招呼方醒這位煞神,沒留意,一行人跟著上了二樓。

二樓,朱棣看到走廊居然是在後面,神色就冷了幾分。

這分明就是方便那些人隱蔽的出入,而走廊盡頭的樓梯必然就是通往後門的。

進入包間,看著裡面那些名貴木材打造的座椅,朱棣毫不客氣的坐了主位,倒是嚇了夥計一跳。

點菜自然是大太監的事,他壓著嗓門說話的聲音有些古怪。

等菜上來之後,方醒就把房門關了,但是從上面依然可以看到下邊的大堂。

婉婉喜歡出來吃飯,這讓她覺得自己是自由的。

大太監點的菜大多不貴,不過婉婉吃的很香。

朱棣幾下就吃了三張餅,喝了一碗湯,然後問道:「聽說那個烏雲經常來這裡?」

敏感的皇帝,看來今天他是專門來找茬的。

常悅樓如何和方醒無關,只是朱棣這話讓方醒想起了自己去找烏雲,外面有人傳言說他們之間關係曖昧的事。

「陛下,其實那女人整日在北平城轉悠,收集消息,自以為得意,可這些事情一個探子都能比她做得更好,所以她這是招搖過市,飛蛾撲火。」

朱棣幫婉婉夾了一塊這個季節難得的嫩筍,說道:「此事朕知道了,這裡的客人是商人多,還是官宦多?」

這個問題方醒不方便回答,大太監說道:「陛下,這裡先前是商人多,後來取締了歌舞之後,人就雜了,各色人等都有。」

朱棣嗯了一聲道:「人員混雜,朕看了,著孫祥那邊盯著這些地方。源頭!一切的源頭都在這些不起眼的地方,莫要等事情滿大街都知道了,朕還被蒙在鼓裡!」

呃!

這是啥事?

方醒放下筷子,看到婉婉還想吃,就說道:「再吃就得要走不動路了。」

婉婉遺憾的道:「比宮中的好吃。」

「別人家的飯菜都好吃。」

朱棣正站在窗邊看著大堂,方醒逗了婉婉一下,就給大太監使眼色,可大太監視而不見。

下面大堂吃飯的身家比樓上的要差一大截,朱棣看了半晌,回身道:「回去。」

……

方醒沒回家,而是去了朱瞻基那裡打探消息。

朱瞻基也是剛到家,正在午睡,聽到是方醒來了,就洗把臉在書房會和。

方醒一進來就聞到了香味,他皺眉道:「這書房也太香了吧?」

朱瞻基打個哈欠道:「別,我這裡可不會許女人進來,這是她們送的香囊漏了。」

「現在你可還覺得女人多了是好事?」

方醒隨手拿起一本書翻了翻,卻是文章,頓時對朱瞻基多了些同情。

這年齡的年輕人,誰願意和這些東西打交道?

朱瞻基伸個懶腰道:「女人多了勾心鬥角,弄的我進後院都得多個心眼,先前去問了母親,母親說這等事讓我不要管,只管看誰在上躥下跳,找個時機殺雞儆猴就是了,後院自然會平息一段時日。」

這話聽著簡單,可裡面全是血淋淋的內容。

內宅爭鬥看似風平浪靜,可暗地裡的潮湧卻也能收割人命。

不過這是目前的主流,方醒自己都有一妻一妾,他要是矯情的說一夫一妻,估摸著能被打死。

「剛才我和陛下去了常悅樓,菜不錯。」

兩人之間有默契,朱瞻基聞言就說道:「此事倒是巧了,昨日東廠的人拿到了常悅樓的一個夥計,查出來他在為烏雲收集消息,所以皇爺爺才允了烏雲去赴宴,也是順便敲打那些使者的意思。」

嘖!

方醒苦笑道:「陛下行事如羚羊掛角,讓人看不透,猜不著,也不知道你得多久才能修鍊到這等境界。」

朱瞻基喝了口茶水,淡淡的道:「這等手段非得要閱盡人心方能著手,皇爺爺今日去常悅樓,很快就會被人知道,至於原因,等東廠那邊把那個夥計的事散播出去之後,該知道的人,自然就會收斂些。什麼消息都敢在外邊張揚,這可不是臣子之道。」

「那為何不封了常悅樓呢?」

朱瞻基說道:「封了不如不封,皇爺爺正想拿人開刀,此次之後,若是有人在那裡肆無忌憚的說些機密之事,那他就是那隻雞!嚇嚇猴子也好。」

這小子長進了呀!

方醒說道:「那還不如定個罪名,比如說泄密罪,罪證確鑿的該進大牢就進大牢,該掉腦袋就掉腦袋。」

朱瞻基說道:「泄禁中語。」

哦!有了呀!

可方醒想起了以後的薩爾滸,據說就是因為泄密才導致大敗,只是不知道泄密者是誰。

「那烏雲呢?陛下是個什麼意思?」

脫歡的使者遲遲不來,留個女人在大明晃悠,老朱應該是忍不得的啊!

朱瞻基笑道:「在皇爺爺的眼中,脫歡的種種手段不過是跳樑小丑罷了,至於那個烏雲,螻蟻般的人物,且看她上躥下跳,能串出什麼人來,也是一件樂事。」

「得!我這人喜歡快意恩仇,弄不來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所以這等事還是你自己去傷腦筋吧,走了,回家睡午覺去!」

方醒揚長而去,丟下個被叫醒後睡不著的朱瞻基哭笑不得。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