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091章 這都是命啊

第1091章 這都是命啊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15 07:03 | 本章字數:2578

人越來越多了,等夏元吉姍姍來遲時,那些未來的業主們都已經到位了。

在看到朱瞻基後,夏元吉趕緊過來請罪,沒有解釋自己為啥來晚了。

不諉過,這就是大臣樣!

朱瞻基點點頭,說道:「趕緊開始吧,等晚些日頭上來了,這裡待不住人。」

夏元吉點點頭,然後轉身喊道:「都過來。」

這些人裡面,呂震跑了,大多是商人和購買者的管家之流,所以徐景昌就顯得格外的醒目。

堂堂定國公,居然親自來接收店鋪,這個也太掉價了吧!

可徐景昌只是過來和朱瞻基見禮,神態坦然。

「興和伯家裡好像也有幾個商鋪吧,聽說位置極好。」

徐景昌就像是個商人般的說著這些話,絲毫沒有降低自己格調的自覺。

方醒看到了徐慶和那幾個南方商人,就微微頷首,然後說道:「就兩個,多了也用不上。」

徐景昌突然壞笑道:「聽說有幾個勛戚家拿了七八個店鋪,夏元吉敢不敢去收他們的重稅?」

持有店鋪用於出租的,只要超過五個,就是重稅。

「都停聽好了,稍後各家找好自己的地方,該如何修整不管,可誰家若是破壞了道路,那自覺些把它給恢復了。」

在經過擠兌風暴後,夏元吉對待這些商人和勛戚就更加的冷淡了。

「還有,拿了店鋪遲遲不開業的,超過五個店鋪,多餘的用於出租的,按照陛下的旨意,重稅!」

夏元吉滿意的聽到了人群中有人在不滿的竊竊私語,你不滿又如何,對待你們這些人,就該一手銀錢,一手大棍子,不聽話就抽!

「不管你們家中是國公還是商賈,一句話,在這裡都得要遵守律法,遵守規矩,若是有坑蒙拐騙的,偷稅的,一律嚴懲!」

這裡就是樣板工程,一旦鋪開之後,商稅就要開始慢慢的向著南北延伸了。

先收貴重商品的稅,收和百姓日常生活關係不大的商品的稅,這個是原則。

夏元吉看到沒人出來質疑,就喊道:「大門工部不做,省得被盜了還得背鍋,現在都去自己的地方,記住看牌子,別找錯了打架,到時候生意沒紅火,人先火了!」

方醒看看邊上的店鋪,果然,在預留安裝大門的地方,頂上有一個牌子,有些像是以後的門牌,上面有數字。

「居然是科學用的數字?」

朱瞻基笑道:「這個好,反正數學書早就刊印天下,也算是潛移默化吧。」

徐景昌動手道:「殿下,臣這便去了。」

朱瞻基點點頭,等他走了之後,看著那些迫不及待去尋找自家商鋪的人說道:「人心思利,變不了啊!若是按著頭要他變,那便是鼎革天下的時候到了。」

這話隱晦,可此時這裡沒外人,方醒直言不諱的道:「所以才要通過律法和稅賦來調節,比如說以前的鹽商,他們對大明可有貢獻?換個人也能把鹽運到邊牆去,可就是這樣,他們坐擁巨額財富,一擲千金,這對大明可有好處?」

朱瞻基點點頭道:「人心趨利可供利用,比如說用更好的條件來爭取百姓的支持,用更好的條件來吸引百姓移民,利之所在,能讓人打破頭,而為政者當善於引導,善於利用,才能各安其分。」

這娃現在的思維模式都開始轉向標準的皇儲了,方醒感到有些遺憾,以前那個青澀的,時不時會問問題的朱瞻基已經不見了。

不過這樣的朱瞻基讓不少人歡喜,當然,也會讓不少人煩惱,比如說趙王。

「上次趙王叔在宮中和父親爭論,我也算是有些不敬長輩,就說了幾句。」

朱瞻基說的輕描淡寫,可方醒能想像到當時的劍拔弩張。

「趙王心浮氣躁了……」

趙王府中,謝忱被人匆匆叫來,水榭中,朱高燧正看著在水中載沉載浮的兩個女人面色鐵青!

「又鬧上了?殿下的心情不好,怎麼這麼不懂事呢?」

趙王府中的鶯鶯燕燕不少,為了爭寵經常會弄些落水、崴腳的小把戲,可那得看時候啊!

帶著他過來的太監說道:「解先生,殿下的心情很差,小心點。」

呃……

謝忱明白了這話的意思那倆在水裡掙扎著的女人,居然是朱高燧弄下去的。

趙王越發的暴戾了呀!以前被隱藏的本性一旦暴露,那真是如洪水滔天,不可阻擋。

謝忱走進水榭,沖著兩名侍衛指指水裡的女人。可侍衛卻不敢。

「殿下,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朱高燧瞥了謝忱一眼,眼中的暴戾讓他不禁心驚,可若是府中的事傳出去,朱高燧一直以來的好形象可就沒了。

看到朱高燧眼中的暴戾稍減,謝忱就沖著侍衛喝道:「殿下仁慈,你等眼睛可是瞎了嗎?還不趕緊把她們弄上來?」

水裡的一個女人已經只能看到頭髮了,有人撐船下去,船娘心軟,就親自出手,把兩人給撈上來,然後控水。

從頭到尾船娘都沒讓侍衛們插手,甚至還讓他們背過身去。

當著朱高燧的面,若是露點肉,這兩個女人就可以去死了!

那邊水柱狂噴,朱高燧的眼中陰霾依舊。

「此次擠兌白銀,最終得利的還是那小子!」

那小子指的就是朱瞻基。

謝忱苦笑道:「經此一事,夏元吉在勛戚和文人心中的地位驟降,可卻契合了太孫的想法,兩人以後怕是要親近起來了。」

朱高燧的眼中全是狐疑:「你說這會不會是方醒設下的套,一是可以敲打勛戚文人,順帶還能讓夏元吉歸心。」

謝忱搖搖頭,無奈的道:「殿下想多了,方醒雖然詭計多端,可這等計謀卻不是誰都敢用的。若是失敗,他就是身敗名裂的下場,划不來啊!」

擺明了,這種事的風險和好處不成正比,傻子才會去干。

朱高燧點點頭道:「話是這麼說,可方醒這人有時候會發狂,做出來的事情讓人不敢相信,我一直覺得孟賢的死和他脫不開關係,你說呢?」

謝忱唯有苦笑,孟賢犯下大罪,若是沒死,那肯定是躲在某個鄉下地方準備苟且此生。

「方醒不缺動機,可孟賢畢竟是宿將,家學淵博,他若是誠心要逃,方醒應當攔不住他。」

朱高燧悠悠的道:「方醒就是個渾身長刺的東西,碰了就會扎!」

數數朱高燧在方醒身上吃的虧,謝忱也不禁心有戚戚焉,覺得方醒就是朱高燧的苦手。

在謝忱的心目中,朱高燧算得上是一個善於隱忍、不缺乏智謀的東主,方醒沒出現之前,他基本上沒吃過虧。

這都是命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