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096章 雄主上課

第1096章 雄主上課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15 23:35 | 本章字數:2640

感謝書友「赫萊森斯卡雷特」的萬賞!

……

朱棣就像是一頭雄獅,盤踞在乾清宮中。他的眼神,他的話語,他的憤怒,都是觸鬚,一點一滴的把大明的信息收攏回來。

乾清宮裡還殘留著些許油漆的味道,朱棣把奏章放下,起身下去溜圈。

黃儼請了病假,就大太監在,他瞥了一眼,發現朱棣好像是心情不錯。

朱棣轉了幾圈,突然問道:「趙王最近在忙些什麼?」

大太監瞬間做出反應:「陛下,趙王殿下最近多在府中,只是前幾日趙王府中差點淹死了兩個侍妾。」

朱棣不置可否的繼續轉圈,再次問道:「漢王呢?他最近在忙什麼?」

「漢王殿下最近有些沉迷於道家的丹藥,說是要修心養性。」

「愚蠢!」

朱棣想起了自己差點兒陷入到長生不老陷阱中的事,不禁冷道:「那就是個蠢的!別人哄兩句就迷糊了,別說是治理天下,自己的府中都管不好!」

「瞻基……在哪?」

「方家的平安上次過周歲時,興和伯在外未歸,所以今日一家人又給過了一次,殿下已經去了。」

朱棣算算時間,就說道:「應該差不多,叫他來。」

……

半個時辰後,天黑了,面色正常的朱瞻基來了。

「中午漢王與趙王如何?」

朱棣已經吃了晚飯,手中端著一杯茶在慢慢的品著。

朱瞻基說道:「孫兒坐觀了他們的爭鬥。」

這句話里的信息量很大,大到大太監都恨不能把耳朵包起來。

朱棣嗯了一聲道:「你是太孫,帝王之術自然是要學的,朕讓你看了歷朝歷代帝王的事例,可有心得?」

朱瞻基點頭又搖頭,他看了許多帝王的言行,也有許多想法,可一下卻都在腦子裡堆積著,找不到頭緒。

朱棣垂眸,想起了自己在朱瞻基這個年齡的思路,然後不禁失笑。

「你還小,看那些帝王的言行,有的好,卻導致了壞結果。有的壞,卻起了好作用。所以啊,你要統合了當時的背景和各方勢力,把它們記住,然後再去看帝王的言行,中間就有蛛絲馬跡可尋,找到了就是你的進步。」

「許多事情都是別人教不了的,朕也不行。所以朕讓你去了朝鮮,去了瀛洲,去了山東金陵,這一切只是讓你去洞察世事。」

朱棣負手站在中間,高大的空間讓他彷彿是一尊神袛,傲立人間。

「你的那位皇叔就是一個例子,從小修習儒術,被黃子澄等人哄的團團轉,哼!」

大太監恨不能請病假的是自己,他慢慢的挪進黑暗之中,身體佝僂著。

朱允炆,這是一個禁忌!

朱棣當然無需忌諱,他眯眼看著頂上的虛空,淡淡的道:「書生紙上談兵,能成什麼事?大好局面都能葬送。朱允炆毫無主見,人說東他就東,等失敗後又去狐疑,這般幾次之後難免方寸大亂,最後被朕突入金陵,至此銷聲匿跡!」

朱瞻基有些獃滯,這位皇叔在皇室內部也是禁忌,連他的太子爹都沒提及過。

「太祖高皇帝深知武統天下,可治理天下卻不能用那些武人,可當時天下文人大多不願意為大明出力,就算是有人一夜之間成了知府也無人問津,你可知為何?」

這些都是皇室內部的資料積累,外人知道的只是一星半點罷了。

朱瞻基凝神想了想,說道:「皇爺爺,孫兒以為太祖高皇帝對待豪紳冷淡了些,故此人人旁觀。並且……那些人必然懷念蒙元,最後導致了太祖高皇帝對待文官更加的冷淡。」

朱元璋對待豪紳和文官何止是冷淡?

想想開國後的那些人頭、那些充草後被掛在牆壁上,用於警示後來繼任者的人皮,誰敢說這只是冷淡?!

朱棣當然認為自己的老爹只是冷淡了些,所以他滿意的道:「你知道就好,方醒不是教過你利益為先嗎?凡事你且從利益上去看,動機自然無所遁形!那麼你再想想自己今日中午的處置方式,可對嗎?」

朱瞻基有些沮喪的道:「皇爺爺,先前興和伯就給孫兒上了一課,孫兒知錯了。」

「哦!」朱棣好奇心大起,問道:「他是如何給你說的?」

朱瞻基想起晚飯的事,說道:「興和伯家中一妻一妾,平安是妾生子,可卻為他過了兩次生辰,興和伯在飯間就輕描淡寫的試探了一下興和伯夫人,借口就是土豆也可以再過一次。」

「後來呢?」

朱棣搖搖頭,不等朱瞻基回答就說道:「興和伯夫人必然是笑而拒絕了。」

朱瞻基點點頭。

朱棣斜看著邊上的柱子,開始給朱瞻基上課。

「調轉來說,你今日只需一句話就可以試出你二叔的底細,可你卻坐視了他暴怒出手,煙火氣太重了。」

朱瞻基點頭道:「孫兒以為,今日只需問漢王叔在府中忙於何事即可,以漢王叔的城府,若是有異,必然會露出蛛絲馬跡來。」

朱棣點點頭,朱瞻基繼續說道:「趙王叔那裡……只需問他家中的子女情況即可。若是他本分,則必然能知道大概。若是……」

「就如同是今日興和伯夫人的回答一樣,若是她心有怨言,必然是賢惠的說不礙事,可她卻說只要過的高興,天天都是生辰,夫妻間頓時相見坦然。皇爺爺,孫兒錯了。」

這話里提到了朱高燧,而近來朱高燧深得朱棣的寵愛,經常留他在宮中吃飯,為此婉婉都已經生氣了。

朱棣的表情一點兒都不變,說道:「心浮氣躁,你且回去做幾篇文章來,明日交給朕。」

朱瞻基行禮告退,朱棣原地站了許久,定定的看著殿外。

北平城中看似風平浪靜,可最近的消息顯示,那些文人、文官們對朱瞻基的耐心正在漸漸消失。

一位皇儲,居然和目前的主流學派關係冷淡,這個後果太嚴重,想想就覺得脊背發寒。

「居心叵測!」

朱棣冷哼道。

朱元璋更狠,直接想把老夫子從神壇上拉下來,可惜大明草創,經不起再次混亂,最後在群情激昂中,這位開國帝王妥協了。

等大明初步穩定後,朱元璋悲劇的發現儒家子弟已經成了大明的根基,動不得,一動就是大亂!

朱棣對這些知之甚詳,後來靖難中,他寧可聽一個和尚的主意,也不願意去培養出一位李善長那種人物。

夜深沉,朱棣站了許久,就在大太監想出聲時,他沉聲道:「玻璃生意中,屬於方家的那一份可給了嗎?」

大太監想了想,想起上次戶部和方醒在朱棣的面前打官司,就是為了付錢的期限,就說道:「陛下,還沒給,應該還有兩月。」

朱棣負手道:「既然銀子都到手了,讓夏元吉大方些,明日就給了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