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099章 刺客,好漢

第1099章 刺客,好漢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15 23:35 | 本章字數:2781

洪健一愣,然後看看左右,一臉毅色的道:「方賊,你興雜學,操弄奇技淫巧,罪行罄竹難書,今日我洪健要為民除害!殺!」

說完,洪健就雙手握著劍柄,小碎步疾行而來。

「大膽!」

辛老七飛身下馬,就這麼赤手空拳迎上去。

洪健看到方醒不下馬,而是辛老七過來,不禁悲憤的喊道:「方賊,你愧為名將!」

方醒淡淡的道:「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和本伯動手,你這等傻子,不配!」

洪健腳步一滯,可辛老七卻獰笑著大步上前。

「啊……」

眾目睽睽之下,洪健沒有逃,而是奮力的一劍劈來。

「劍是刺!哎!果然百無一用是書生,連劍都握不住。」

方醒看到洪健出劍無力,不禁搖搖頭。

辛老七也不閃避,直接伸手一掌劈在木劍的劍脊上。

木劍落地,辛老七劈手抓住洪健的衣襟,反手摔在地上。

「啊……」

洪健何曾被這般粗暴的對待過,他在地上翻滾著,慘叫著……

「閃開閃開!」

正如同以後的電影一般,五城兵馬司的人在此時出現了,惡聲惡氣的驅趕著堵在兩頭的圍觀者。

洪健一身白衣飄飄,此時在地上翻滾成了灰衣,他看到五城兵馬司的人來了,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突然喊道:「殺方賊!殺方賊!」

五城兵馬司的人先看到坐在馬背上的方醒,才看到了在地上嘶吼的洪健。

尼瑪!大白天的你穿一身白衣出來,這是給誰戴孝呢?!

「拿下!」

如果是大理寺,或是刑部的人,或許會問問緣由,可五城兵馬司的人負責的是治安,而不是破案。

於是洪健就慘了,被兩名軍士按在地上,旋即被繩子牢牢綁住拎了起來。

「伯爺,敢問此人可是當街行刺嗎?」

五城兵馬司的人很會做人,話里話外都把洪健釘死在了刺客的身份上。

方醒微微頷首道:「此人當街阻攔本伯,言語間殺氣騰騰,在場的人皆可作證,此事本伯就不管了,勞煩各位。」

五城兵馬司的人受寵若驚的道:「不敢不敢,伯爺放心,小的馬上帶回去訊問。只是敢問伯爺,此人可是和您有仇嗎?」

「無仇,不,興許有些。」

方醒看了一眼圍觀者們,稍微提高了些嗓門。

「有人說本伯挖了聖人家的牆角,這是污衊!這是一小撮別有用心者散播的謠言,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慫恿某些傻子來干傻事。」

方醒的否認誰也無法指責——你說我挖了聖人府的牆角,證據何在?

雖千萬人吾往矣,這種一往無前的精神很可貴,可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還要去堅持,那不是可貴,而是可笑。

「學生這是為民除害!」

洪江還在叫囂著,方醒冷笑道:「我害了誰?說說,我害了誰?」

大家仔細一想,尼瑪!人興和伯哪裡害過人!

「興和伯弄出來的土豆可是讓大家都能吃飽飯!」有人喊了一嗓子。

方醒說道:「別口口聲聲的說什麼為民除害,不知廉恥的東西!你等坐在家中,田地大宅美婢,這些從何而來?不過是民脂民膏而已,也配稱為民除害?」

洪健還想駁斥,被一名軍士掏出一塊土布塞進了嘴裡。他嗚咽著,兩眼噴火般的盯著方醒。

天氣很熱,方醒沒耐性盤恆,就說道:「你口口聲聲要殺本伯,可拿的卻是木劍,這是為何?不過是為了不被治罪罷了,你等首鼠兩端的秉性本伯深知,下次要來也罷,最少拿了真刀真槍來,本伯自然會讓你們知道什麼是名將!」

洪健身穿白衣,這是在打悲情牌,而手持木劍,這是在規避律法。

兩者相加,所謂的長街行刺不過是一場秀而已。

一場個人秀!

這時候還沒有為了成名而採取『求皇帝打板子』的先例,所以洪健的作法還算是新奇,想必今日之後就能成名。

……

「德華兄,這也太……」

朱瞻基趕到方家時,正好看到方醒在用雞蛋滾眼眶。

方醒嘴裡輕嘶,隨口道:「求名罷了,我成全他。你說說,他若是真想殺我,為何不藏於左近,尋機而發?反而像是個傻缺般的攔在路上!」

朱瞻基無語,等方醒把雞蛋拿開,看到眼眶微青,就怒道:「這可是那人傷到的嗎?」

方醒無奈道:「不是,是平安,昨日你不是看到了嗎?只是今日看著就有些醒目了。」

「哈哈哈哈!」

昨天方醒說是自己撞的,今天終於是坦白了。

朱瞻基聞言不禁捧腹大笑,然後急切的道:「快把平安抱過來,讓我看看是否有武將的天賦。」

「沒有。」

方醒斷然否定道,但還是叫人去把平安抱出來。

……

鄧嬤嬤抱著平安有些不安,剛才她聽傳話的人說太孫好像要平安練武。

平安卻掙扎著下了地,一雙黝黑的眸子定定的看著朱瞻基,表情嚴肅,小眉頭還皺的緊緊的。

朱瞻基也板著臉,兩人對視,平安竟然不怕,只是那眉頭皺的越發的緊了。

「罷了!是條好漢!哈哈哈哈!」

朱瞻基大笑著去摸平安的臉蛋,可平安卻轉過臉,避開了他的撫摸。

鄧嬤嬤心中惶恐,福身道:「殿下恕罪,平安少爺只是有些倔。」

朱瞻基笑道:「無礙,帶回去吧。」

等平安走後,朱瞻基說道:「皇爺爺令戶部把方家在玻璃生意中的分成提出來,今日就結算。」

方醒正在喝涼茶,聞言肩膀微動,然後問道:「陛下這是何意?」

朱瞻基皺眉道:「說來也是自作孽,皇爺爺本對曲阜那邊就不滿,可在此事中,百官人人維護那邊,皇爺爺惱怒了。」

「哦!」

方醒閉上眼,喃喃的道:「陛下這個信號可不討好啊!他們不敢對陛下發難,以後難免會把恨意轉到你的身上,你算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可後悔了?」

朱瞻基微笑道:「後悔什麼?若是我埋首於經史中,不過是重複過往之事。盛極而衰,這個道理小弟是知道的。若不是開了眼界,怎會知道生產力才是長盛不衰的真諦?怎會知道阻礙生產力發展的是哪些人?」

聽到這番話,方醒的心情激蕩,真想仰頭長嘯。

「這很好,你記住了,沒有哪家之言是絕對正確的,為君者當放眼四方,吸納有助於提高自身的學識,包括儒學,其中就有不少值得我們去學習的地方。」

方醒有些躊躇滿志的道:「真想看看你登基之後的盛況啊!」

朱瞻基苦笑道:「德華兄,等到那時,你我怕是都不得清靜啊!」

方醒振眉道:「那又有何妨,到時候你且高居御座,統御四方,我去和他們撕比!」

撕比?

朱瞻基不解的看著方醒。

「斗!咱們要斗!」

方醒神采飛揚的道:「從古至今,就沒有一項改革是能輕鬆進行的,咱們不要怕斗,只要不內亂,大明的未來可期!」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