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101章 死亡,陌生

第1101章 死亡,陌生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16 20:31 | 本章字數:2579

感謝書友:「山水任我行」的萬賞!

……

方醒的眼睛閉了一下,再次睜開時,人頭已經被拎著掛在了邊上的木柱子上。

而那個無頭的屍身被人拉到了邊上,這個要看有沒有人來收屍,沒有的話,城外的亂墳崗就是唯一的去處。

運氣好沒有野狗啃噬,運氣不好,要不了多久就只剩下骸骨。

接下來就是順著砍,第一個劊子手砍了三個之後就換人了,他自己坐在棚子邊上,也不忌諱呂震位高權重,接過一個年輕人遞來的大碗,幾口就幹了。

「那是他的徒弟,這一行口口相傳,但多半不會傳給自己的子孫。」

「為啥?」

方醒聽著身邊那些官員急促的呼吸聲問道。

夏元吉看似雲淡風輕,可如果有人湊近看的話,就會發現老夏居然是垂眸,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沒看現場。

「他們說做這一行的會遺禍子孫,所以都會讓兒子離遠些,最好是去外地呆著。」

「那就是為了掙錢?可憐天下父母心!」

方醒想了想,如果自己走投無路的話,為了妻兒……

「若是我到了那一步,也敢做!」

夏元吉微微搖頭:「老夫不會。」

「鄙視你!」

方醒覺得老夏真是沒有為人夫,為人父的自覺。

夏元吉得意的道:「老夫別的不說,就算是去賣字畫,一年掙的錢也比他們多,你說老夫得多傻才會去干這個?」

「小心,有人來了!」

這時身後有人低呼道,隨即人人側目右邊。

大太監就像是過來玩耍的那樣,慢悠悠的走過來,然後看了看呂震,再看看百官。

夏元吉嘴唇微動:「這是來盯著咱們的,眼睛看刑場,不然陛下會讓你親自去砍下那些人犯的頭。」

你還別說,老朱真有可能會幹出這種事來。

方醒抬頭,目光飄忽。

第二個劊子手已經結束了,他砍了五個人頭,邊上一個官員虛拍著他的肩膀,大聲的誇讚著。

「王大錘不錯,一口氣砍了五個腦袋,回頭有賞!」

「加把勁,今日前三名都有賞,按照人頭賞!」

方醒很無語,這尼瑪還按照人頭記功啊!

在錢鈔的鼓舞下,人頭滾滾落地。

方醒也看麻木了,目光飄忽,大太監看在眼裡,皺眉想上前,最後還是忍住了。

「啊……」

這時一個劊子手失手了,不但刀卷刃,腦袋也沒砍下來,那人犯拚命的吼叫著,掙扎著,兩個人都壓不住。

「按住他!」

有人嘶吼道,旋即兩人去增援,半晌才控制住。

「換人!」

這個劊子手滿臉失落的退下去,四個大漢按住後頸冒血的人犯,等人來動手。

「嘔!」

「嘔!」

嘔吐是會傳染的,從第一個開始,隊伍里不斷有人彎腰、蹲身嘔吐。

夏元吉細微的呼吸著,那股子血腥味卻在鼻端縈繞不去。

等一百多人全部斬首完畢後,木柱子上已經掛滿了人頭,現場全是紅色,那股子血腥味讓圍觀的百姓都退出了一截,臉上不再是看熱鬧的神色,而是……

大太監走了,隨即呂震在棚子里捂嘴轉身。

夏元吉看看天色道:「正好是午飯的時辰,德華,陪老夫喝點酒。」

方醒贊同的道:「正好我也想喝點酒,不過夏大人,這頓你請?」

夏元吉瞟了那片血泊一眼,捂嘴道:「你還想不想要下一輪的玻璃錢了?!趕緊……走!」

官員們作鳥獸散,現場留下了嘔吐物幾十堆,還有些手絹什麼的。

十多個男子過去清掃現場,走到剛才官員們站著的地方,一個男子突然指著一攤濕痕喊道:「快來看啊!有人嚇尿了!」

「呸!肯定是貪官,被嚇到了!」

……

西市離刑場一里多的的一家小飯店裡,夏元吉和方醒在角落裡坐著。

「可要飯菜?」

夏元吉的面色有些蒼白。

「不要,夥計上酒,最好的酒。」

方醒搖搖頭,他覺得自己的頭有些發暈。

「掌柜的,可有好酒?打來本官帶走。」

一人進來喊道,夏元吉瞥了一眼,忍笑道:「是呂震。」

「他不去陛下那裡復命,來這幹嘛?」

呂震面白如紙,身體有些搖晃,看到方醒和夏元吉後,他強撐著接過酒囊,給了錢,然後對夏元吉強笑一下,轉身出去。

夏元吉的目光深沉,說道:「都是官場上打滾的人,人人都有自己的存身之道,德華莫要小覷了別人。」

方醒點點頭,舉杯,和夏元吉碰了一下。

「我不夠聰明,所以從不敢小看別人。」

夏元吉一飲而盡,臉上紅潤了些,說道:「可老夫縱觀你的所作所為,無不是布局深遠,這還不聰明?」

方醒笑了笑:「我不過是夠專心罷了,當你專心於某事,覺得這是一件自己此生必須要完成的事時,這些都不算是什麼。」

夏元吉點點頭道:「此言大善!老夫其實也不算是聰明人,只是專心於理財之事,這才能支撐至今。」

方醒再次舉杯道:「那便為了兩個笨蛋乾杯!」

……

胡善祥只是微笑,一直在微笑著做針線。

朱瞻基坐在圓凳上,手中拿著一本書在慢慢的翻看著。

場面看著就像是兩口子閑暇休息,可門外站著一個青衣丫鬟卻牽引著朱瞻基的注意力,讓他有些心不在焉。

胡善祥身邊的兩個丫鬟都在瞪著那個青衣丫鬟,可對方卻低眉順眼的退後到門外,在朱瞻基的視線之外。

這下你們該沒得說了吧?

坐了一會兒後,朱瞻基把書一收,起身道:「既然生病就別做針線了,小心傷眼,晚些我再過來。」

胡善祥趕緊放下針線,起身相送。

還是微笑!

朱瞻基覺得胸中氣悶,大步走出去。

青衣丫鬟看到朱瞻基出來,趕緊就在閃到一邊。

胡善祥看到這人,眼中波瀾不驚,淡淡的道:「殿下慢走。」

朱瞻基胡亂揮揮手,然後就往右邊去了。

「驪山四顧,阿房宮一炬,當時奢侈今何在……」

朱瞻基遠去,遠處傳來了絲竹音,有女人在遙遙唱著,歌聲婉轉,悠悠然飄了過來。

胡善祥的身體突然傾斜,她抓住門框,身體顫抖著,瞪大眼睛,可眼眶中卻蘊含不住這般多的淚水,旋即從眼眶中衝出來,在臉上留下兩道濕痕……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