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110章 朱棣教子

第1110章 朱棣教子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19 21:07 | 本章字數:2600

吳躍倒霉了,被方醒勒令一個人把這些刺刀打磨上油。

「老吳,慢慢的磨,手上千萬別起泡啊!到時候你騎不得馬,就留在北平吧。」

方醒瞥了他一眼,說道:「你也不省心,去裝一車!」

我?

沈浩指指自己,方醒作勢要起腿,他這才往邊上跑。

王賀看著熱鬧的軍營,有些沮喪的道:「興和伯,此次去興和一線,咱們就只能看著他們打了。」

太監是最喜歡立功的,因為立功越多,以後累計起來的好處就越多。被割了那一刀之後,他們的功名心比普通人都重。

「必要時咱們也可以從左翼進攻嘛!」

方醒心不在焉的敷衍著,他想起了劉瑾。

劉瑾如果不是閹人,那他的所作所為基本上可以當首輔了。

就因為他是閹人,是皇帝的代表,所以史書上就成了惡貫滿盈的狗太監。

至於說他貪腐和想造反的,那理由讓人想發噱。

就如同是魏忠賢一樣,文官們容不得權利旁落,更容不得權利落入皇帝的手中——哪怕那人是個太監,只是皇帝的代言人!

王賀沒看出方醒的心不在焉,喃喃的道:「沒了咱們,誰來保護陛下?就憑那三腳貓的玄武衛?那就是個坑!坑人的坑!」

「嗯,是個坑!」

方醒點頭同意,朱棣這次居然不帶聚寶山衛,也不帶玄武衛,這是想證明去掉這些新式火器的軍隊,他依然能削阿魯台嗎?

……

朱瞻基也有這個疑問,不同的是,方醒不能問,而他敢。

「皇爺爺,您為何不帶聚寶山衛或是朱雀衛跟著呢?」

朱棣正在看物資數據,表格和數字一目了然,很清爽。

聞言他放下冊子說道:「你可知聚寶山衛為何還沒改名嗎?」

按道理聚寶山衛都搬到北平來了,是該改個名字,可聚寶山衛還頂著個金陵的地名滿世界亂跑。

朱瞻基搖搖頭,這個他真是不知道。

朱棣露出了些得意的神色,然後正色道:「聚寶山衛的名頭在草原上不小,留著這個名字,只要他們在興和一蹲,除非阿魯台敢全軍壓在野狐嶺一線,否則可保無虞。」

朱瞻基點點頭,就這麼被忽悠走了。

等他一走,朱高熾正好來聽訓話。

朱棣目光複雜的看著自己的大兒子,良久才說道:「朕走之後,你要小心南方。」

朱高熾的政治手腕從不缺乏,聞言就詫異道:「父皇,他們不敢吧?」

「小心無大錯!」

朱棣冷哼一聲,「兌換銀子一事他們就已經很不滿了,山東之事更是在南方引發了騷動,你記住了,大明不是那幫子文人的!你若是跟著朱允炆學,那是找死!」

朱高熾老實的道:「是,父皇。」

「朕知道你心中不服,不過也罷,你且想一想,你以後就靠著那幫子文人出謀劃策,管理大明,你覺得大明會變成什麼樣的?」

朱高熾馬上表示惶恐,同時覺得自己的皇帝老爹肯定能長命百歲。

朱棣卻不買賬,冷冷的道:「文人的那一套你皇爺爺當年見識了不少,立國之初也曾信任有加,可後來如何?」

後來的事沒啥說的,殺!然後朱元璋把丞相這個職位給取消了,自家來。

「前唐是世家門閥在和帝王爭奪權力,而前宋的帝王主動退讓,這下文人們吃到了甜頭,懂嗎?」

朱高熾默然。

朱棣咬的牙齒作響,怒道:「吃過了甜頭,誰會去吃苦頭!蠢貨!」

「他們總說什麼上古之治,骨子裡想的就是和帝王平起平坐,而後就要坐在帝王的頭上作威作福,連這個都看不透,你這個太子還做個屁!」

朱棣發怒,朱高熾馬上跪地請罪。

朱棣氣咻咻的在轉圈,指著朱高熾罵道:「你就學了些文人的手腕,可卻見不得人!朕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啊!為君者要大氣,做事無需縮手縮腳,行事正大光明,錯了也無妨!可你呢?就喜歡轉個彎,玩弄權術,那是帝王嗎?」

朱高熾唯有俯首認錯。

「滾!」

朱棣的耐心在朱高熾的身上得到了體現,如果剛才換做是別人,估摸著鎮紙就飛下去了。

這一夜乾清宮的燈亮到了丑時末……

……

要出發了,方醒捨不得兩個兒子,抱著親了又親,看的張淑慧和小白心酸。

而鄧嬤嬤和秦嬤嬤卻覺得沒見過哪家貴人這般寵溺孩子的,這位伯爺真是……和老百姓一個樣啊!

土豆羨慕的看著方醒一身盔甲,嚷道:「爹,我也想去!」

方醒瞥了張淑慧一眼,然後說道:「你娘同意你就能去。」

「娘!」

方醒看到張淑慧被土豆纏住了,這才抱起平安。

「小平安,爹去打壞人了,你在家要乖乖的,好不好?」

平安的眼睛大大的,眸子黑黝黝的,就這麼看著方醒。

「這孩子的話還是太少了。」

方醒交代道:「小白,你平日里還是要多和他說話,咱家可不能出一個悶葫蘆。」

小白應了,然後逗平安道:「平安,快叫爹啊!」

平安的表情平靜,就在方醒失望之時,他突然伸手在方醒的臉上摸了一把,然後開口道:「嘚嘚!」

哪怕是不標準,可方醒依然滿足了。

……

朱瞻基也要走了,他先去拜別父母。

太子妃自然是抓住他嘮叨了半晌,都是讓他注意安全的話,翻來覆去的說。

而朱高熾卻只是淡淡的道:「你在興和一線不可懈怠,草原人狡詐,騎兵多,若是遭遇突襲,不要去拚命。」

好吧,這也是一種另類的關心,朱瞻基只能領受了。

「大哥,這是平安符。」

婉婉的關心總是這麼實在,如果她沒有拿出另一張平安符的話,朱瞻基就覺得圓滿了。

「大哥,你記得讓方醒戴上哦!」

仰起的小臉上全是信賴,朱瞻基只得應了。

回到自己的太孫府,胡善祥帶著一幫子女人已經等著了。

「望殿下早日凱旋歸來!」

胡善祥第一個福身,孫氏在福身的過程中瞟了朱瞻基一眼,她的臉上寫滿了擔心和不舍。

朱瞻基扶住胡善祥,看著那些女人說道:「你等在京要謹守本分,聽從太孫妃的管教,不可生事!」

「是,殿下。」

鶯鶯燕燕的一群女人,嬌聲一片。

可朱瞻基卻沒有享受的感覺,因為胡善祥的面色平靜。

不過孫氏的擔憂之色卻給了他安慰,所以他對著孫氏微微一笑,旋即離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