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135章 父與子,君與臣

第1135章 父與子,君與臣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24 14:25 | 本章字數:2572

感謝書友:「陌陌ioi」的萬賞!

感謝書友:「北京明爺」的萬賞!

……

「高煦還沒回來嗎?」

朱棣在四處巡查,楊榮跟在他的身後說道:「陛下,有英國公在,想必無事吧。」

朱棣皺眉道:「方醒呢?那豎子大膽,也不怕阿魯台在前方有伏兵。」

楊榮有些嫉妒了,阿魯台哪有什麼伏兵,老朱這就像是關心後輩般的話,傳出去能讓多少人想吃方醒的肉,喝他的血啊!

「陛下,興和伯做事有分寸,想必很快就回來了吧。」

楊榮也不確定方醒在哪,而且先前聽說方醒是為了自己的家丁報仇去追殺阿魯台後,更是嗤之以鼻。

魯莽之輩!

十個文人聽到方醒的舉動後,九個半會說他是魯莽之輩,不足與謀。

朱瞻基也說道:「皇爺爺,斥候百戶跟著去了,就算是不敵,可退還是能退出來的。」

「莫要小看了對手,阿魯台能屹立多年,必然有他的長處,小看了別人,那是要吃虧的。」

朱棣想起自己靖難時的經歷,不禁有些唏噓。

老人在回憶時最討厭有人打斷,這時遠處有人在嘶吼,朱棣抬頭,鬢角被晚風吹拂,幾縷白髮讓朱瞻基的心中一顫,目光轉冷,看向遠處。

「父皇……哈哈哈哈!」

聽到這個聲音,朱瞻基不禁搖頭,忍俊不禁。

朱棣嘆道:「你漢王叔天真,性子卻燥。」

這話里不祥,朱瞻基的身體一抖,急忙說道:「皇爺爺,漢王叔無機心,孫兒知道的。」

朱高煦嘶吼著,就像是一個被關了半輩子的老虎,才將去肆虐了一番的得意。

「父皇,拿了三千餘人,哈哈哈哈!」

火把照耀下,朱高煦一馬當先衝過來,飛身下馬,回身指著後面道:「父皇您看,全是俘虜,您不是說要人去修路嗎?這些人可夠?不夠兒臣就再去捉些來。」

周圍的軍士走近,火把照的更加的亮堂,朱高煦正好回頭,討好的看著朱棣,就像是一個孩子在向父親炫耀。

朱棣招招手,朱高煦笑著過來,然後略微俯首,熟練的就像是排練過無數次。

而後,在朱瞻基的旁觀下,朱棣摸著他的背,說道:「好,我兒悍勇,回頭慶功!」

慈眉善目!

朱瞻基突然覺得自己的眼睛發酸。

「父皇,兒臣還抓了一個阿魯台的近臣,誰知道這人罵您,兒臣一時氣不過,就手刃了他,父皇……」

張輔在不遠處指揮人收攏俘虜,打掃戰場,特別是那些牛羊,以及戰馬,都是重中之重。

朱瞻基留在原地,看著朱棣和朱高煦兩人向著張輔走去,朱高煦還順手扶住了朱棣,父子倆的笑容綻放,沒有一絲虛偽做作。

無數俘虜被押解回來,還有那些被收攏的牛羊,頓時四周亂鬨哄的。

薛祿也回來了,他大笑著下馬向朱棣稟告戰績,頓時笑聲響徹草原。

還差些什麼?

朱瞻基極目四眺,可卻看不到方醒的身影。

「殿下,陳德已經帶著玄武衛去了。」

賈全勸慰道。

朱瞻基嗯了一聲。

玄武衛今日一戰讓人大跌眼鏡,居然在敵軍的衝擊下隊列混亂,排槍散亂,最終被敵軍突入戰線,頓時就亂成一團,若是沒有增援,估摸著就要被打廢了。

陳德自知有罪,可這罪卻不是他一人的,作為教官的朱雀衛也跑不了。

戴罪立功,這就是陳德想法。

「玄武衛回去會閉門操練,不練出個模樣出來,陳德沒有好結果。」

朱瞻基覺得這事很難抉擇,讓朱雀衛來操練,總是要差了不少,可要是讓聚寶山衛來操練,那大家都不會安生,方醒大抵也不願意。

就如同水滸傳中的林沖。

所謂的八十萬禁軍教頭,其實只是個幌子。

前宋集中了全國最精銳的力量編成禁軍,而禁軍中有不少教頭,林沖就是其中之一。

可這個教頭頂多是教教一些人罷了,要是教『八十萬』,那文官們絕壁會馬上讓他去死!

所以聚寶山衛不能教了朱雀衛,再去教玄武衛,這不合目前的架構。

在文人徹底消除對武人的戒心和不屑之前,哪一個武人有威脅大家的可能,那他必然就是眾矢之的。

必然是除之而後快!

所以陳德戴罪立功的心態很濃厚,以至於他的尖叫傳來時,朱棣都忍不住說了一句不穩重。

可當聽清他的話後,朱棣也驚呆了。

「陛下……陛下!抓到了阿魯台!抓到了阿魯台!」

朱棣的身體搖晃了一下,驚得朱高煦都忘記了羨慕,急忙扶住他道:「父皇,您怎樣了?」

朱棣一手扶額,眯眼道:「只是有些頭暈罷了,無礙。」

長途奔襲,一路頂風狂奔,這種罪也只有年輕人能受得。

黑夜中,陳德率先奔來,而後,一片火光照亮了夜空。

夜空下走來一群人馬,卻意外的沉默。

來人正是方醒一行,朱棣鬍鬚飄飄原地站著,直到方醒下馬,身後的方五單手拎著阿魯台過來。

「罪臣罪該萬死!」

方五剛把阿魯台丟在地上,他就跪地請罪。

張輔一擺手,有人就把火把湊過去,方五揪住阿魯台的頭髮,把他的腦袋提起來,讓朱棣看清了這張臉。

白色的肌膚,高鼻子,深邃的眼睛,這一切無人能假冒。

朱棣眯眼道:「和寧王,朕在北平等你多時,可你卻屢招不至,讓朕無可奈何,今日你我君臣相見,卻是在這血腥撲鼻的草原上,你可願為朕歌舞嗎?」

中原的君王最喜歡用俘虜的敵酋充當侍者或是舞者,用於彰顯赫赫武功。

「臣願意。」

阿魯台此刻已經沒了梟雄之態,諂媚的模樣讓人唏噓。

「哈哈哈哈!」

朱棣不禁大笑著,然後說道:「宰殺肥羊,把酒搬出來,朕與將士們共享!」

「陛下萬歲!」

消息傳出去,那些將士們不禁喜出望外,都歡呼起來。

而方醒卻悄然帶著家丁們去了黑暗中……

一個柴堆上躺著方三,興和堡內沒有女人敢出手縫人頭,最後還是家丁們自己搞定的,只是手法不熟練,看著有些歪斜。

方醒走到柴火堆邊,看著方三的遺骸說道:「你且放心的去,你的兒子此後就交給我了,平安那裡還缺一個貼身的小廝,就讓他大些後跟著吧。」

「把人帶上來!」

方醒說完後,面色一冷,吩咐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