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138章 群魔亂舞

第1138章 群魔亂舞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25 13:11 | 本章字數:2659

感謝書友:「劉爸爸有個小金庫」的萬賞!

感謝書友:「法克球」的萬賞!

……

朱棣北征,朱高燧覺得自己頭頂的天空一下就黯淡了下來。

早上他求見太子,卻被梁中以太子政事繁忙為由拒絕了。

回到家中,想起梁中那假惺惺的笑容,朱高燧恨不能一刀砍下那廝的腦袋。

「殿下,太子派人去了東廠,然後東廠和五城兵馬司大舉搜索,抓了好些人。」

謝忱腳步蹣跚的走進了水榭,說道:「殿下,城中有些人在議論陛下北征,說是陛下已經失蹤。」

朱高燧把手中的魚食全都丟進水裡,看著那些爭搶食物的魚兒說道:「大多是文人吧?都是些蠢貨,若是父皇出了意外,大哥此刻應當派人去五軍都督府,而不是去抓人。」

謝忱佩服的道:「殿下所言無差,軍隊才是威脅,太子不會看不到,只恨那些愚人,讀了些書,就以為自己有經天緯地之能。偏偏卻是肚中空空如也,所言之事空洞無物,臣倒是覺得興和伯那句話再正確不過了,百無一用是書生啊!」

朱高燧聽不得人誇讚方醒,聞言就淡淡的道:「當年皇爺爺就曾經說過,天下事天下人都可說得,就生員說不得,可見那些讀書人之不堪。」

知識越多越反動,說的就是這類文人。肚子里裝了點兒墨水,然後就換做滿腹牢騷,滿腹的算計,以及滿腹的私心。

謝忱自己就是讀書人,可卻對這話大為認同。

「這下被五城兵馬司和東廠的人抓進去,等陛下回師時,怕是奴兒干都司又要多不少老師了。」

朱棣令人招募讀書人去交趾、倭國等地教授儒學,可卻效果不佳,最後只得採取了流放的方式。

朱高燧看著水面,嗤笑道:「大哥倒是鎮定,可本王剛得到的消息,父皇在行險,大隊人馬和民夫都在龍門原地等待,他只帶了三萬輕騎前往,這多半是要突襲或是救援,有人給本王分析了,多半是興和堡。」

「這事有趣了,瞻基和方醒是去的興和堡,那麼父皇突然改變進軍方向,為何?」

謝忱沉吟道:「殿下,莫不是太孫遇險了?陛下看重太孫,聽到他遇險,必然是心急如焚,也顧不得兵法,親自去救援。」

「正是如此!」

朱高燧撫掌笑道:「那小子跟著方醒冒然而進,若是阿魯台早有準備,半道伏擊,你說如何?」

謝忱的眼神閃爍著道:「殿下,若是這般,太孫危矣!興和伯罪不可恕。」

朱瞻基若是去了……

朱高燧起身笑道:「人啊!要經常走動才不會生疏,朋友更是如此,你近日多去見見那些老朋友,敘敘舊情嘛!」

謝忱心領神會的道:「是,殿下,在下這就去,只是府中的寶貝又要少了一些,想著就肉痛啊!」

「你啊你!」

朱高燧指著他笑罵道:「一些阿堵物罷了,值當這般心痛嗎?若是有了那一日,自然有你的造化。」

謝忱躬身道:「多謝殿下,在下這便去了。」

看著他轉身離去,腳步還有些不方便,朱高燧就說道:「去庫房找些好藥材,送到張楚那裡,就說是本王說的,讓他好好的養傷,本王還等著他效命呢!」

身後有太監應了,朱高燧冷冷一笑,自言自語道:「千變萬化,終究不離人之常情,我自巍然不動,八面來風又有何懼!」

微風吹過水麵,盪起些微漣漪,吹動著朱高燧的衣袂,看著恍如神仙中人。

……

「錯了沒有?」

在第一鮮和婉婉吃完午飯各自回家,可一到家土豆就被張淑慧抓住了。

「夫人,鈴鐺可沒錯。」

小白正在給鈴鐺洗嘴,平安坐在邊上的矮凳子上看著。

「沒說鈴鐺,它忠心護主,有功無過。」

張淑慧回頭誇了鈴鐺一句,回頭又開始數落著垂頭喪氣的土豆。

「若是你爹知道了此事,多半會說你是紈絝性子發作,那你就準備提前去書院讀書吧!」

「娘,不要!」

土豆癟嘴道:「有人在砸樓,我才讓鈴鐺去咬人。」

「你還有理了?」

張淑慧輕輕的在他的額頭上戳了一下,嗔道:「跟著的家丁是幹啥的?偏偏要你小伯爺飛鷹走狗的去耀武揚威,再說還有葉青在,難道他不會處置?」

土豆委屈的眼睛都紅了,張淑慧這才緩和了語氣說道:「你還小,不可養成這等驅狗咬人的事。今日之事肯定有御史上奏章了,幸好是太子殿下在,否則為娘還得犯愁了。」

……

朱高熾已經接到了奏章,看到是彈劾土豆驅狗咬人,不禁就樂了,問道:「是為何事啊?」

梁中指指東廠那邊說道:「殿下,早些時候東廠的人去了第一鮮,說是拿人,可在裡面到處折騰,這不土豆正好和郡主去了,見到後就義憤填膺,自然要反擊一番。」

朱高熾的笑容一斂,說道:「文人們歷來對興和伯不滿,怎會去第一鮮議論此等事?孫祥在弄什麼名堂?」

梁中眨眨眼睛道:「殿下,第一鮮的客人大多豪奢,官員也不少,所以東廠幾次想派人進去,只是興和伯說了,雷公不打吃飯人,別人吃個飯都得提防著有人偷聽自己說話,那還吃什麼?就給拒絕了。」

朱高熾嗯了一聲:「去告訴孫祥,父皇不在,讓他管住自己的人,莫要生事。」

……

孫祥已經知道了,他的面前就站著手臂已經簡單處理過的魏青。

「公公,下官去了第一鮮拿人,可那興和伯之子卻縱狗行兇,下官不敢壞了公公的大事,就忍了。」

孫祥眯眼,只是手中的佛珠轉動的更快了。

「誰讓你去的第一鮮?嗯?」

魏青面色大變,跪地道:「公公,下官只是不忿那方醒,所以想……」

孫祥睜眼道:「所以你想給人家一個下馬威?」

魏青吶吶不敢言。

「蠢貨!」

孫祥低聲罵道:「到第一鮮去吃飯的人你查過嗎?連太孫有時都去,若是讓他知道自己說話被咱們的人在邊上聽著,你可知會惹下多大的禍患來?」

「哎!」

孫祥嘆息道:「你倒是沒有私心,那咱家必然是要保住你的,不過陛下北征未歸,北平城中群魔亂舞,你且去戴罪立功吧,興和伯家中,咱家自然會緩和一二,想來無事。」

魏青感激涕零的道:「多謝公公。」

孫祥擺擺手道:「去吧,好生做事。」

等魏青走後,孫祥看著邊上那個一臉恭順的太監說道:「陳桂,你叫人去盯著他,看看背後可有人在蠱惑。」

那太監趕緊應道:「公公放心,小的馬上就去。」

等人都走了之後,孫祥又坐回去慢慢的數佛珠,良久,微不可聞的說道:「都不省心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