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141章 落日照大旗(為第二

第1141章 落日照大旗(為第二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8-26 18:03 | 本章字數:2655

感謝書友『風清星稀月朗』的打賞,為本書的第二十一位盟主!加更!

......

興許是吃了方醒的良藥,下午朱棣難得睡了個好覺,沒有咳嗽。

運送糧草的隊伍來了,可卻沒見到朱棣,由朱瞻基和薛祿出面接收了。

方醒沒露面,他在做晚飯。

秋季的草原最為豐饒,小刀在中午發現了一大群黃羊,得到消息後,辛老七帶著家丁們出發了,在軍營中,方醒的安全不用擔心。

晚上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黃羊,方醒就弄了一大鍋麵疙瘩湯。

菜乾泡發,方醒拿出來一條老臘肉,這塊臘肉還是他自家做的,這次帶來了十多條。

溫水擦洗乾淨之後,方醒用水煮了一下臘肉,水留著。

臘肉切片,大半是肥肉,在光線下看看,幾乎是透明的。

爆姜蒜,然後下臘肉爆炒,加水。

斜陽照在一面旗幟上,竟有些蕭瑟之意。

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

沒有鍋蓋,方醒就加了幾根柴火,然後退後一步,看著遠處披著彩霞歸來的家丁們。

縱馬是什麼感覺?

大抵就像是以後的飆車吧。

可要想縱馬,最好的地方還是草原。在這裡你能感受到什麼是一望無垠,彷彿一輩子都跑不出草原。

風中傳來了家丁們的歡呼聲,方醒負手而立,看到李嘉也在,他的臉上難得的帶著笑容。

方三的陣亡對大家都是個打擊,可方醒卻會把那個打擊深藏心中,在以後的歲月中慢慢打開,慢慢的消磨。

人馬帶著一股風停在了前方,辛老七等人的馬背上都帶著黃羊。

「老爺,那群黃羊少說三百頭,只是想著您說過要留種,所以咱們就只弄了十頭。」

方醒看了看,都是肥羊,就說道:「陛下那裡送一頭,楊大人和薛大人那裡一人送一頭,剩下的咱們自己慢慢整。」

李嘉問道:「山長,太孫殿下呢?」

方醒看了看鍋里的臘肉,說道:「他啊,他自然會聞著味就來了。」

辛老七帶人去送羊,先到朱棣那裡,王福生看到後幾乎口水都滴下來了。

「嘖!這羊烤了吃最好,一定要有香料,否則那味道重的很。」

辛老七把黃羊放下道:「陛下的身體還不能吃大葷,你們自己弄。」

王福生想再要些香料,可拿人手短,張不開嘴。

辛老七可不會管這些,接著又送了楊榮和薛祿。

等回到方醒那邊時,麵疙瘩湯已經好了,而朱瞻基果然就在,和賈全一人捧著個大碗唏哩呼嚕的吃的暢快。

「這麵疙瘩吸收了臘肉的香味,還有那個菜乾去油膩,嘖嘖!醋也加的恰到好吃。」

這是賈全北征以來吃的最舒坦的一次,不停的讚美著方醒的手藝。

辛老七等人回來了,自己拿了大碗盛滿了疙瘩湯,然後蹲在一邊,吃的比賈全的聲音更大。

「辣椒才是恰到好處。」

朱瞻基吃了一半,準備休息一下再吃。

方醒咬了一口蒜,辣的舌頭髮痛,就趕緊呼嚕了一口麵疙瘩,舒坦的道:「酸甜苦辣咸,我獨喜歡辣和咸,缺一不可。」

朱瞻基說道:「其實甜食還是有其可取之道,偶爾吃吃無妨。」

方醒指指他的肚子,說道:「甜食就像是江南的煙雨,而辣卻是大漠孤煙直,馬鳴風蕭蕭。」

朱瞻基蹲著有些難受,肚皮憋著了。他起身道:「不是說甜食可以讓人感到幸福嗎?」

這是方醒說的話,是為了交趾的甘蔗地找借口。

方醒吃完麵疙瘩,他把那頭剮好洗乾淨的黃羊放在大鍋里,然後開刀花,最後用一碗調製好的材料慢慢的抹在黃羊的身上腌制。

「幸福是好,可物極必反,老天爺自然有它公平的一面,你得到了什麼,必然會相應的失去些什麼。」

方醒去洗了手回來,這幫子傢伙都吃好了,兩眼放光的在盯著鍋里的黃羊。

「晚點吃,不然不進味。」

篝火點起來,方醒和朱瞻基在周圍散步。

夜間在草原散步其實不是個好主意,那蚊子瘋狂的能讓你懷疑人生,所以這也是朱棣剛生病時方醒有些擔心的原因所在。

哪怕是弄了驅蚊的藥水塗在了裸露的肌膚上,可兩人也扛不住蚊子嗡嗡嗡的聲音,最後還是回到了火堆邊。

「把羊架上來。」

方醒只吃了一小碗麵疙瘩,有些餓了。

「自己做主的感覺怎麼樣?」

「不怎樣。」朱瞻基說道:「千頭萬緒,這還只是幾萬軍隊,若是換做一個國家,那真是讓人頭痛。」

「慢慢會好的。」

方醒鼓勵道,朱棣這幾天突然撒手了,讓楊榮和薛祿有事去找朱瞻基稟告處置。

三萬多人的大軍,每日的事情能有多少?大多都被楊榮和薛祿解決了,到朱瞻基那裡的只是稍微大些的事情。

「我知道他們都在看著我,都在看著我怎麼處置這些事情,是否堅定,是否威嚴,皇爺爺肯定也在看著。」

「所以我不能軟弱,必須要端著,要展露皇家的威嚴……可是很累啊!」

朱瞻基有些牢騷,可臉上卻帶著笑意。

「你就作吧,得意就得意,何必遮掩。」

黃羊架上來,嗤拉一聲,火焰陡然一盛。

朱瞻基面帶憂鬱的道:「我知道皇爺爺是什麼意思,可我卻不想。」

朱棣這次生病,大抵是有了些危機感,所以迫不及待的就想培養朱瞻基。

可朱高熾呢?

父與子,一個經常被斥責打擊,一個受寵。

這樣下去怎麼迴轉?

方醒也憂鬱了,看到周圍沒人,就悄然摸出一瓶白酒,說道:「你少喝點,免得被人聞到了不穩重。」

北征軍中除非是朱棣發話,否則不可飲酒。

不過朱瞻基真要喝酒也不會有人說什麼,只是難免對形象不利。

朱瞻基情緒陡然低沉,和方醒一樣的嘆息著。

這是個很難打開的結,目前看來無事,很正常,可以後呢?

家丁們不能喝,方醒和朱瞻基一人倒了一小碗,慢慢的品味著。

夜色蒼茫,家丁們吃了些羊肉後就回去了,把地方留給方醒和朱瞻基。

兩人默默的吃著羊肉,喝著白酒,各自想著心事。

方醒把碗放在地上,突然哼唱著一首悠揚的歌曲。

「……這就是……」

朱瞻基也放下碗,雙手抱膝,出神的聽著。

一曲唱完,朱瞻基嘆息道:「德華兄這是為蒙元人譜了一曲嗎?」

方醒搖搖頭:「有感而發罷了,可惜長調不會。」

「不錯。」

聽到這個聲音,方醒和朱瞻基趕緊起身,然後雙雙請罪。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