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171章 大郎,來,喝了這碗

第1171章 大郎,來,喝了這碗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9-01 20:49 | 本章字數:2771

一秒記住,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感謝書友:「黃綺琳」的萬賞!

感謝書友:「余宇鵬」的萬賞!

……

方醒生病了!

在御醫去了方家之後,在金忠派人去送了藥材之後,就成了北平城裡讓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聽說那興和伯是中邪了,御醫根本就不頂用。」

「他那是殺孽啊!你想想,從白起開始,那些屠夫有幾個能得善終的?」

「報應啊!幾度輪迴,那奸賊終於遭了報應,小二,拿酒來!」

幾個文人在小酒館裡眉飛色舞的說著這事,恨不能仰天長嘯。

而朱高燧聽到這個消息後,先是激動,隨後謝忱就帶來了消息。

「殿下,興和伯和漢王喝酒游湖,酒醉落水。」

朱高燧彷彿被一盆涼水從頭頂上澆下來,面無表情的道:「那就希望他一病不起吧。」

可他和謝忱都知道,這等受涼的毛病弄不死方醒。

方醒也相信弄不死自己,所以他很坦然,以至於趁著屋子裡只有木花時,招手叫了土豆和平安進來。

趁著沒咳嗽的時機,趕緊和孩子親熱親熱才是正理。

兩個孩子在你的身上折騰是什麼滋味?

不是好滋味!

土豆坐在他的肚皮上問著為何落水,湖裡好玩嗎,有沒有抓到大魚等等。

而平安更對枕頭感興趣一些,坐在方醒的身邊,臉蛋漲紅,用力的抽拉著方醒頭下的枕頭。

「爹!」

平安不會像土豆那種撒嬌,而是用他那黑黝黝的眸子盯著方醒,就叫了一聲爹。

等張淑慧再進來時,就看到方醒平躺在床上,土豆坐在他的肚皮上,嘴裡駕去去,駕去去的吆喝著。

而平安要淡定些,只是把枕頭放在腳下,手扶著床架子用力的蹦跳著。

張淑慧看到方醒瞪著眼睛,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不禁噗嗤笑了。

「夫君,葯來了。」

張淑慧叫來小白把兩熊孩子提溜走,然後一碗黑漆漆的湯藥就被送到了方醒的嘴邊。

「爹!」

方醒有些頭暈,聽著這聲音有些發顫,不禁看了一眼在門口被攔住的土豆和平安,心中一抖,脫口道:「幸好為夫不矮啊!」

張淑慧嗔道:「夫君想什麼呢,您相貌堂堂,玉樹臨風,誰敢說您矮?」

小白也在門外說道:「少爺,您的個子可夠高了,再高咱們家的門就得換了。」

方醒發燒燒的胡思亂想,竟然想到了那位武大。

——大郎,來,把這葯喝了吧!

喝了葯,方醒沉沉睡去。

這一覺睡到了晚上,醒來的方醒覺得百般無聊,就開始胡思亂想,一直想到了天色大亮。

而金忠同樣是一夜未睡,然後帶著奏章去找朱棣。

「以將官子弟為主,以武勛為教授,祭酒為從四品……」

朱棣看完了奏章,不置可否的道:「那些武勛誰懂火器戰法?還有,大明人才濟濟,不可偏廢,將官子弟之外,也當廣招學生。」

金忠偷瞥了朱棣一眼道:「陛下,那些人……軍戶啊!」

朱棣也很惆悵,軍戶戶籍的存在讓從軍成為畏途,逃卒眾多。

可若是廢除軍籍,那後果難以想像。

……

「廢除了軍籍,沒人從軍怎麼辦?」

朱瞻基來探病,隨便聊起了此事。方醒對此不樂觀,不然他昨天也不會鬱悶的和朱高煦喝酒。

朱瞻基想起自己從金陵一路來京的路上,那一路的視察讓他觸目心驚。

「逃卒,沒人願意從軍,若不是有軍籍捆著,大明的軍士能剩下三成就算是不錯了。」

方醒靠坐在床上,嘴裡含著飴糖——這是小白偷偷給的,怕他剛喝了葯嘴裡苦。

「你能認識到這一點最好不過了,可你還得去思索這裡面的深層原因,否則就算是大明軍隊都配上了火槍大炮,遲早也會被異族的馬刀殺的人頭滾滾。原因你該知道,糜爛!軍隊一旦糜爛,再好的兵器也只是累贅!」

方醒說話有些虛弱,他想了想,繼續分析道:「再好的武器,軍隊一旦糜爛,你信不信敵軍馬上就會獲得相同的東西?所以必須得要廢除軍戶這個無奈之舉,採取募兵制,就算是募兵制不成,那也可以採取從軍一段時間就可歸家的辦法,否則逃卒永遠都不會停止。」

大明立朝之初就面臨著逃卒,朱元璋的辦法就是軍戶,用戶籍把那些軍士的子子孫孫都綁在大明軍隊的身上,大抵覺得這樣就無憂了。

朱瞻基搖頭道:「這很難,取消軍戶,軍費必然大增,而且軍士歸家之後如何營生?這是個大問題,解決不好,百姓同樣會想盡辦法去逃避兵役。」

這就是退伍安置的難題,此時大明還是農耕社會,若是軍士退役歸家反而不如那些一直在種田的農人,誰願意去當兵?

方醒和朱瞻基相對一視,苦笑道:「可是覺著問題還是出在經濟上?」

朱瞻基點頭道:「若是容易尋到營生,加上從軍得到的軍餉,一家人都過的不錯,那才是長久之計。」

大明的軍戶目前分為兩種,一種平時種地,一種平時操練,實際上就是專門找一群人來養活軍隊而已。

朱瞻基有些頭痛,覺得這個問題幾乎無解。

方醒看到他皺眉,就輕笑道:「大明徵服了朝鮮和倭國,還有奴兒干都司,那麼多的地盤不要人嗎?」

朱瞻基激動的拍了一下,卻不想拍在了方醒的腿上。

「哎喲!」

朱瞻基起身道:「德華兄好生養著,小弟這就進宮。」

方醒齜牙咧嘴的揉著腿道:「你激動個屁!且先去問問金忠,再去問問英國公,至於孟瑛,你最好別問,站在他的立場不好表態。」

朱瞻基點頭就跑了,在院子里還捏了一把平安的臉蛋。

平安皺著小眉頭看著朱瞻基遠去,土豆覺得弟弟被欺負了,就嚷道:「不許欺負我弟弟!」

朱瞻基的腳步一滯,然後又加快了幾分。

欺負奶娃,要是傳出去丟人可就丟大了。

方醒在屋子裡聽到了土豆的喊聲,就為兒子出氣,喊道:「小心你後院起火!」

……

朱瞻基和金忠商議了一番取消軍戶制度的可能性,金忠卻很謹慎的說必須要聯合戶部才能議事。

「沒有戶部的支持,此事不可為。」

金忠沒少為這事操心,熟稔的道:「大明那麼多軍士,有的可以留在衛所里一輩子,可若是取消軍戶,那最少六成到七成的軍士要歸家。那麼每次招募軍士就是一筆花銷,每次遣散一批軍士同樣也是一筆花銷。」

「而且殿下,這筆開銷是長期的,甚至是每年都會有,大明可能支撐?這些都得要戶部來核算。」

若是取消了軍戶制度,那麼再也沒人屯田,為軍隊提供耗費了。

大明立朝之初,朱元璋採取了軍戶屯田制度,龐大的大明軍隊甚至不需要戶部的軍費而自給自足,朱元璋很是得意。

可這種制度很快就失去了生命力,一路糜爛著走到了現在。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