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173章 祖制不可違

第1173章 祖制不可違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9-02 16:36 | 本章字數:2925

感謝書友:『七個母音』的萬賞!

金忠就在不遠處的屋檐下站著,只露出半個身體,冷冷的看著袁琪江。

官大一級壓死人,可馬蘇的編製卻不在兵部,所以他相當的坦然。

袁琪江冷哼道:「軍戶乃是祖制,興和伯莫名其妙的提出改制,這是對太祖高皇帝的大不敬!」

馬蘇微笑道:「袁大人可是對家師有意見嗎?那可去方家莊求見,想必家師非常樂於與袁大人探討一番軍戶戶籍的利弊。」

蘭炳烈得知消息急匆匆的趕來了,他站在馬蘇的身邊拱手道:「馬蘇來兵部只是學習,袁大人若是有政事要商討,何不如上份奏章,當然,去方家莊也行。」

馬蘇還給袁琪江留了點兒面子,可蘭炳烈卻直接就刺破了袁琪江的真面目。

什麼狗屁的祖制,不過是軍戶要是改制後,地方和兵部的一些人失去了那些好處罷了。

至於找到馬蘇,不過是泄憤而已,而且袁琪江還不敢撕破臉,只是在祖制上做文章。

這是在擔心什麼?

寬宏大量!

袁琪江的眼皮子跳動著,眯眼道:「本官不與你等囉嗦,違背祖制,人人皆可議論,現在外面知情的怕是不止一千人了吧,哼!」

他既然提及方醒,作為弟子的馬蘇當然不能不反擊。

拱拱手,馬蘇說道:「袁大人乃是老戶部,想必對大明軍隊的弊端了解甚深,馬蘇不才,敢請問袁大人,國與家,孰輕孰重?」

袁琪江的臉騰地一下就變成了染料鋪,五顏六色,難看到了極點。那胸膛急劇起伏,顯然是氣的想吐血。

不過是對自己可能失去一塊財源而憤憤不平罷了,偏偏要擺出一副捍衛祖制的模樣,只能讓人鄙夷!

但是一般人都不會這樣當眾打臉,起碼得圓滑些。

這又是一個小『寬宏大量』啊!

可再說下去,弄不好就有御史會尋根探底,一份彈章讓他去詔獄喝茶,所以

袁琪江冷哼一聲,拂袖而去,馬蘇也不惱,對蘭炳烈拱拱手,低聲道:「不過是私心作祟,我知曉,無需和他翻臉。」

蘭炳烈笑道:「我在會同館,他袁琪江怎麼著也管不到我的頭上來,放心好了。」

會同館大使不過是九品官兒,和袁琪江的正六品差距甚大,蘭炳烈也算是豁出去了。

馬蘇點點頭,說道:「若是他敢找茬,千萬別憋著,告訴恩師。」

蘭炳烈笑道:「何必去請恩師,金大人就會收拾他。」

馬蘇啞然失笑,「是了,金大人別看一天老糊塗,那是在裝糊塗,若是有人敢去摸虎鬚,那可就有好看的了。」

金忠一旦發火,那怒吼聲能傳遍兵部上下。

馬蘇點點頭,然後提著自己的木箱子向著兵部大門走去,而孫俊和陳建兩人卻在竊竊私語。

「袁大人是個什麼意思?」

「若是軍戶改制,他要少許多好處。」

「他膽子不小啊!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說這事,也不怕金大人發火嗎?」

「法不責眾,收好處的人多了去,只要下手別太狠,誰也動不得。」

金忠就站在原地看著,目光冷冽。

……

「老師,弟子在兵部的學習結束了。」

馬蘇到家,就先去找到了方醒。

「有什麼感悟?」

方醒抱著平安在給他穿棉衣,平安大概是覺得棉衣穿上後笨拙,就有些抗拒,一直在反抗著。

書房裡有一個小鐵爐子,煙管轉折之後從玻璃窗上面伸出去,屋子裡暖洋洋的。

方醒折騰著把棉衣給平安穿上,然後抱著他站在自己的膝蓋上顛著,眼睛都笑眯起來了。

馬蘇沖著平安做個鬼臉道:「老師,金大人雖然是冷眼旁觀,並不時糾正,可兵部上下終究失於管控,下面的人心思各異,沒有形成合力。」

「人心一散,做事的效率就不高,甚至內部傾軋也是尋常事。」

「兵部管調動,可弟子覺著他們的水準不夠,做事有些墨守成規,實際上就是沒底氣去提出異議。」

「那你提了嗎?」

方醒把平安放在腿上坐著,正好鐵爐子上燒的水開了,就示意馬蘇泡茶。

馬蘇放了茶葉,沖水,然後赧然道:「弟子沒有提出看法,只因覺得自己是去學習的,貿然提出來,那就是在打破兵部的規矩,雖然表面風光,可背後卻會寸步難行。」

方醒有些恍惚的看著茶杯上的水汽渺渺,喃喃的道:「以前我把這等察言觀色,審時度勢視為官場文章,討厭但卻不可不從,現在看來,依然無法改變這些潛規則。」

馬蘇垂眸道:「是的老師,舊有的規則擁有著大量的支持者和保護者,若是輕易觸碰,必然會群起而攻之。」

「老師,弟子覺得吏治還需要厘淸,必須要加強監管,否則目前的大好局面不過是過眼煙雲,好一陣又散了。」

「嗯!」

平安一直都很安靜,方醒摟著他,把他的腦袋靠在自己的懷裡,然後說道:「我有時候在想著,若是大明的吏治能一夜之間就好轉那該多好,可這只是夢囈。太祖高皇帝的手段不可謂不嚴厲,錦衣衛四齣,查到貪腐就剝皮實草,可最終依然殺不絕,至今吏治已然下滑。」

「不過當時的俸祿太低……」

朱元璋和朱棣都覺得官吏就應當要清廉,可卻不肯增加俸祿,這個就有些強人所難了。

「好了,你在家休息三日,然後再去戶部報到。」

……

戶部也沒有好日子過,夏元吉正吩咐人去核算軍制改革後的花費,他自己卻看著目前戶部的結餘在心疼。

「大人,花銷主要是在招兵和退役時,還有一個就是要準備糧草,而這些以前都是軍戶自己屯田提供的。」

趙源真現在分管的是寶鈔的發行和管理,類似於央行行長的職責。

夏元吉放下賬冊,說道:「關鍵是從此就成為定例,我戶部每年還得要抓緊拓展財源,咦……那個方德華,果然是狡猾!做事情居然是一環套一環!」

趙源真近期潛心研究寶鈔和大明經濟的情況,聞言也是苦笑道:「大人,那興和伯莫非還借著此事逼咱們收商稅?」

夏元吉歪著頭想了想,然後嘆息道:「本官也不知道啊!不過可能性很大。畢竟那個傢伙知道商稅的推進慢。本官有時候在想,若是他來坐本官這個位置,興許能幹的更好,不,是一定能幹的更好。」

趙源真搖頭道:「大人,興和伯可是名將,還是知行書院的山長,做生意的本事也讓人眼紅,可不會來和您搶。」

夏元吉笑道:「是了,他不樂意被拘在一個地方,每日案牘勞形,罷了,本官還得想想此事。」

……

朝中在商議取消軍戶戶籍一事很快就曝光了,為此東廠和錦衣衛的人大為惱火,只是朱棣沒吭聲,所以不好查。

而不出所料的是,果然有不少奏章飛進了皇城,而內容都是一個。

「說是祖制不可違,軍戶制度乃是太祖高皇帝的遺澤,動不得!哈哈哈哈!動不得!」

朱棣把奏章仍在地上,起身大笑道:「朕的大明遠邁前朝,若是父皇看到如今的大明,也得誇朕幾句吧。可偏偏就有人喜歡提什麼祖制,這是在陷朕於不義!」

楊榮趕緊勸道:「陛下,那些人或許有些迂腐,可卻不敢冒此大不韙。」

朱棣擺擺手,等楊榮等人退下後,他冷笑道:「什麼祖制?對你等有好處的就是祖制,對你等沒好處的就不是祖制,面目可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