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176章 誰是滴水不漏

第1176章 誰是滴水不漏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9-03 13:08 | 本章字數:2792

感謝書友:「淼淼孩子」的萬賞!

……

孟瑛是穩坐釣魚台,不管上面做出什麼決定,他都不會拒絕。

這就是一位不缺乏官場手段的傢伙!

兩人坐在正堂,注意!若是孟瑛把方醒當做朋友,就不會在正堂接待他,而是會在都督府正堂的後面。

兩人分左右坐下後,方醒看到堂下還有兩名小吏,就知道孟瑛已經猜測到了自己的來意。

這是在讓方醒知難而退!

我不和你扯交情,也不和你說忌諱的話!

「興和伯乃是貴客,此番到訪,不知有何貴幹?」

孟瑛笑著問道。

「保定候以為大明的軍隊還能強大多久?」

方醒拋出個問題,然後端起茶杯沾沾唇。

孟瑛目光轉動著,淡淡的道:「孟某隻聽陛下的,陛下說什麼,孟某就幹什麼,這才是臣子之道啊!」

方醒並未氣餒,說道:「軍戶若不改,那就是近親繁殖,不出兩代人,大明就再無可用之兵,孟大人以為然否?」

孟瑛打個哈哈道:「孟某愚鈍,卻不知道這些,不過陛下當會有旨意下來,孟某等著就是了。」

方醒起身,點頭道:「保定候果然是忠心為國,方某佩服之至,此後不敢再來打擾,告辭了!」

這就是翻臉!

方醒對著孟瑛微微頷首,大步下堂。

堂下的兩個小吏被嚇傻了,尼瑪哪有這樣翻臉的?

按照文官的規矩,這時候就該是兩人之間言笑晏晏,甚至還會談些風花雪月之事,隨後孟瑛親熱的把方醒送出都督府去。

孟瑛目光閃動,就在方醒要走出大堂時喊道:「興和伯留步!」

方醒繼續向前走,孟瑛嘆道:「興和伯,請到後堂一敘如何?」

後堂,這次再無旁人,孟瑛唏噓道:「軍戶之制弊端甚大,孟某深知,第一代還好,第二代,第三代差不多就和農戶一個樣,操練嚴格些還行,一旦輕忽些,連那些山匪都打不過。」

「山東那次興和伯應該有印象吧,那唐賽兒殺了官吏逃走,那些軍士可有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揚長而去。」

孟瑛笑吟吟的看著方醒道:「興和伯,都督府自然有自己的渠道收穫消息,唐賽兒聚眾上山,就是都督府最先報與陛下得知。孟某做事不敢說滴水不漏,可卻不敢欺瞞陛下。」

方醒笑了笑:「此事陛下當然知曉,那唐賽兒乃是漩渦,若是動了她,山/東一地就會平地起波瀾,方某自問和她並無瓜葛,只是她恪守信諾,沒有用白蓮教的那些東西去蠱惑百姓,這才放了她一馬。」

孟瑛點點頭:「報功的單子上面就有她,陛下看到了,就說了一句……」

「那就讓錦衣衛的人撤了吧。」

孟瑛笑著說道。

方醒振眉道:「保定候想多了,青州之事回來之後,方某就已經和陛下交代清楚,當時只要他們夫婦半道敢掉頭,跟著的那個小旗部就會用火槍把他們打成篩子。」

孟瑛的表情有些愕然,就像是掌控大局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大漏洞。

這足以讓他重新審視方醒這個人。

滴水不漏啊!根本就不留下把柄給別人攻擊。

「興和伯,軍戶一事本官不表態,還請理解。」

孟瑛肅然道:「軍戶變成勾選或是招募,幾年一期,興和伯,這中間干係太大。哪朝哪代的軍士不是干到頭的,這干幾年就走,就算是十年吧,新來的還得從頭開始操練,若是有大敵壓境,這如何是好?」

「理由總是好找。」

方醒毫不客氣的說道:「咱們就說說那些軍士,實際上大家都清楚,基本上三十歲之後他們的身體就在走下坡路,再過幾年,多半都成了老油子,兵痞!留著何用?難道咱們還得等他們五六十歲了才給退出去?」

孟瑛有些尷尬的道:「可這是祖制啊!」

「保定候,你我都是沙場上殺出來的人,就別學那些文人,拿著祖制來壓人行嗎?」

孟瑛更尷尬了,文人搬出祖制那是不要臉,武人搬出祖制,那是男扮女裝。

「動靜太大了!」

孟瑛皺眉道:「相對而言,孟某更擔心的是武學的生源問題,所以此事孟某不表態,你該知道,這已經是孟某最大限度的退讓了。」

方醒心中微微一嘆,知道這些人在經歷了長久的和平後,鬥志不可避免的消退了。

「既然如此,方某告辭了。」

孟瑛客氣的把方醒送到外面,目視著他的背影,喃喃自語道:「年輕果真是好啊!」

作為保定候,孟瑛不得不把自己的心思分出一半來,用於操持府中。

有了偌大的保定候府,孟瑛覺得自己年輕時的衝勁都消失了,多了許多暮氣。

……

方醒去了兵部,金忠一見到他,就怒道:「馬蘇在兵部乾的好好的,你偏偏要讓他去戶部,夏元吉這下可得意了,老夫告訴你,馬蘇進了戶部就別想出來,夏元吉有的是手段讓他留在戶部!」

方醒笑了笑,自己動手倒茶,一口乾了,然後才吁氣道:「剛去了孟瑛那裡。」

金忠的面色轉為冷淡:「那人行事中規中矩,和讀書人一個樣,裝的厲害!好好的武人,偏偏要去學了文人的彬彬有禮,見人就是什麼儒雅的微笑,有那必要嗎?」

孟瑛持身正,號稱勛戚中最廉潔的一位。

金忠不屑的道:「他必然不會表態,只等著陛下的旨意行事。」

方醒點頭道:「不過他倒是說了,此事他不會幹涉,也就是說,那些武將們不可能通過他來轉達反對意見。」

金忠指指皇城方向道:「陛下就是個倔的,若是他定下來了章程,誰也別想反對。當年決意遷都北平時,反對的呼聲甚囂塵上,持續多年,可陛下根本不搭理,鬧的凶了,直接處置!」

「只是此事確實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德華,老夫都不看好啊!陛下躊躇也是應當,畢竟他要看的是全局。」

方醒點點頭表示贊同,把軍人改為類似於合同制的編製,這是一次嘗試和冒險。

「不過……」

方醒說道:「若是以一軍為試點呢?也就是說,咱們先找一個衛所來動手,試試總不會懷孕……呃,試試總不會出事吧。」

金忠愁眉苦臉的道:「好歹老夫在陛下的面前還有幾分薄面,此事就由老夫去說吧。」

「多謝金大人!」

方醒心中的敬意油然而生。

他來此的目的就是這個意思。

如果朱瞻基去說,那麼會讓他成為靶子。

方醒自己去說,會把事情逼到角落裡,少了迴旋的餘地。

金忠笑道:「陛下一聽必然就知道是你的主意,就算是板子下來,打的也是你!」

「甘之如醇!」

方醒拱手道:「大明總得要變,守著祖制過日子,那是庸人!」

金忠說道:「確實,陛下若不是當年登基時說了那些話,早就把祖制拋在一邊了。」

老朱為了讓自己的造反顯得合法化,就用了一系列的手段,而重中之重就是孝。

朕是孝順孩子哈,老爺子留下的規矩朕不會動,大家外甥打燈籠,照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