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190章 背鍋被拒

第1190章 背鍋被拒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9-07 04:58 | 本章字數:2600

感謝書友:「aeon色a」的萬賞!

感謝書友:「狼屠屠狼」的萬賞!

……

朱瞻基出了宮,正好遇到朱高燧進宮。兩人在外面相遇後,朱瞻基拱手寒暄一句,朱高燧也笑眯眯的問了他的身體,一時間叔侄倆氣氛融洽。

朱瞻基目送著朱高燧進去,然後若有所思的上馬離去。

臨近年底,百姓手中也難得多了些活錢,就拖兒帶女的出來採購些用品。

繁華的街道上,朱瞻基獨自走在前面,感受著這份喜悅。

土豆最先是在北平和金陵地區擴散種植,所以吃飽飯不再是百姓的奢望,至少朱瞻基看到這些百姓的臉上都多了些紅潤。

「父親,咱們還得要買好多東西,妹妹好歹嫁了舉人,妹夫的學問考中進士輕而易舉,咱們可不能讓妹妹丟人。」

「嗯,為父知道,王爺那邊出了大頭,好歹咱們家也能體面些,走,進入看看。」

謝忱和兒子謝苗進了一家書店,未來的女婿是舉人,好歹得去尋摸些好書陪嫁過去。

朱瞻基就在不遠處看著,賈全近前道:「殿下,謝忱自從斷腿之後,更得趙王的看重,最近他準備嫁女兒,男方是舉人,聽說文章很是得力,進士應該不成問題。」

朱瞻基淡淡的道:「這是雞犬升天,只是希望別後悔就是了。」

賈全愕然,他覺得朱瞻基出宮後火氣就大了不少,莫名其妙的。

轉了一圈,朱瞻基就回到了府中。

「呯!」

……

很快,太孫因為一杯茶太燙髮了脾氣的事就傳的沸沸揚揚的。

方醒是在下午才知道的,他只是嗯了一聲,然後又晃悠著進了宮。

「你又進宮何事?」

朱高熾看到方醒就頭痛,連眼前那碗剛出鍋的乳酪都沒了胃口。

方醒一本正經的說道:「殿下,臣聽聞有人在背後說臣的壞話。」

朱高熾一怔,目光陡然銳利,「你以為是誰?」

方醒拱手道:「殿下,臣與太孫在金陵看護寶鈔兌換銀子時,有些人在背後做小動作,被臣告誡了一番,大抵是懷恨在心。」

朱高熾面無表情的道:「你想說什麼?」

方醒說道:「臣性子急,做事難免有些操切,得罪人而不知。但臣對大明的一腔熱忱卻毋庸置疑,殿下雅量,當諒臣之莽撞,此後臣自然會慢慢的改之。」

朱高熾的身體後仰,冷冷的看著方醒道:「本宮知道了,你退下吧。」

方醒躬身道:「是,殿下!」

看著方醒轉身離去,朱高熾的眸色複雜。

「殿下,臣剛找到了一本馬端的文獻通考,臣和引真考據了兩日,確認就是馬端的真跡。」

就在朱高熾沉思的時候,一個爽朗的聲音傳來,他也難得的露出了笑容道:「是言誠嗎,進來。」

長袍廣袖,哪怕是初冬,依然是單衣。

文方就這樣洒脫的走進來,行禮後把手上的書獻上。

朱高熾接過書,慢慢的翻看著,點頭道:「是馬端的手筆,可惜只有一冊。」

文方揮袖道:「殿下,馬端的這套書繁雜,收集不易,臣在南方好不容易才收到了三冊,且等臣去信家中,讓他們托寄過來。」

朱高熾點點頭,讚許的道:「此書對本宮大有裨益,言誠辛苦了。」

文方跪地道:「殿下龍章鳳姿,虛懷若谷,臣只恨自己所學甚少,不足以輔佐殿下。」

朱高熾笑道:「罷了,經學於朝堂終究還得融會貫通,急是急不來的,你和引真且緩緩行之。」

這話就像是許諾,文方起身道:「臣遵命?」

……

方醒微笑著出了宮,回家也沒有什麼異常,照樣是胃口大好。

吃完晚飯,方醒去了書房,桌子上擺放著一封信。

「老爺,是薛華敏送來的,說是讓老爺不用著急,還早著呢。」

方醒點點頭,方五就出去巡查。

打開信,字跡居然不是張輔的,方醒搖搖頭,笑了笑。

——文方,張茂二人目前任職詹事府左右司諫,太子經常和他們談論儒學,興趣上來了還點燈夜談。

方醒有些笨拙的把信紙點燃,然後慢慢的放在盆里。

「嘶……」

燒到最後時,方醒有些發獃,鬆手晚了些,被火苗舔了一下。

搓搓手指頭,方醒閉上眼睛,靜靜的想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方醒突然覺得不對,身體一個激靈,就睜開了眼睛。

「遇到難事了?」

解縉坐在對面,手中拿著本書看的津津有味的。

方醒揉揉臉,說道:「也不算是吧,就是有些噁心和擔心。」

解縉把書放下,皺眉道:「德華,以前的你樂觀而富有活力,可你看看現在的自己,好似一個案牘勞形的官吏,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何苦?」

方醒端起桌子上早已冷卻的茶水,一口喝了,才舒坦的說道:「世人皆苦,我若是一直居於方家莊,不涉世事,那自然逍遙自在,可如今大明處處皆是我的痕迹,我若是退了,那就是自尋死路,那些文人官吏都會瘋狂的反撲,不死不休!」

「若是我沒有認識太孫,那我自然可以冷眼觀之。可……」

解縉的眼神一凜,問道:「可是太孫的事?何人?」

方醒苦笑著指指東方,解縉閉上眼睛,嘴裡輕輕的吁氣……

「為何?難道和陛下的身體有關嗎?」

解縉的腰突然塌了下來,整個人顯得有些疲憊。

方醒說道:「不清楚,有人在暗自蠱惑,但心志堅定之輩,蠱惑不起作用,所以我才有些鬱悶。」

解縉嘆息道:「你下午進宮就是為了此事?鬧翻了沒有?」

「沒有,不過我本想把事情攬到自己的身上來,他卻不肯。」

解縉輕輕的拍了一下桌子,無奈的道:「子壯父弱,此取禍之道也!陛下當年終究是急切了。」

方醒起身活動了一下腰,嘆道:「北征回來就一直歇著,髀肉橫生,解先生,哪天咱們一起去海邊釣魚如何?紅燒、清蒸、燒烤、火鍋……嘖!想著就流口水了。」

解縉笑道:「那有何妨,到時候咱們把書院的人都帶去,聽說海邊會有大風,人都能吹飛到天上去,老夫早就想見識一番了。」

方醒眉飛色舞的道:「那是颱風,每年海邊都有,那風能把木屋吹飛,吹斷大樹,還有海水倒灌,解先生,那威勢什麼都比不上,排山倒海啊!」

解縉也笑道:「那可好,到時候咱們建些石屋,偷偷開門看看,再找個作畫好的學生來……」

書房裡的燈一直都亮著,不時傳來爽朗的笑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