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196章 怒斥保定候

第1196章 怒斥保定候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9-07 16:23 | 本章字數:2699

感謝書友:「狼屠屠狼」的萬賞!

……

開不開武學?

這個問題近期成為了焦點,文官看熱鬧,順便看看皇帝會把這個武學定位在什麼高度。

而武人們也在看,他們和文官的想法相反,有人覺得武學是個鍍金的好地方,有人覺得武學將會是武人擴大話語權的好地方。

就這麼等了幾天,就在大家等的不耐煩,準備過年的時候,一道旨意下來了。

著孟瑛、金忠、柳升、方醒籌備武學!

張輔在家得到消息,就閉門半日,誰也不見。

孟瑛得到消息,面色難看的出門,直奔兵部。

而金忠卻坐在兵部大笑,令人準備地方,他要招待客人。

一個時辰不到,柳升和孟瑛都來了,方醒還沒見蹤影。

孟瑛板著臉道:「興和伯這是何意?」

在座的除去金忠之外,誰的爵位不比方醒的高?久久不來,這是得意忘形了嗎?

柳升說道:「興和伯估摸著是有事拖住了吧,反正也是年底,咱們等等也無妨。」

「此風不可長!」

孟瑛執掌五軍都督府,久居上位,自然有一股氣勢。

「既然是武學,那就是軍中的規矩,軍中誤期那可是要斬首示眾的!」

柳升斜睨著他道:「保定侯,火氣不要太大嘛!鬧翻了這個年都過不成了。」

「孟某如今坐在火堆上炙烤,他方醒倒是逍遙,事情是他提出來的,最會躲的也是他。武學之事誰做主?他嗎?他敢嗎?」

「敢!」

門口傳來方醒的聲音,孟瑛回頭道:「你如何敢?消息才出來一個時辰,孟某的衙門外就多了不少人,全都拎著東西!收了是罪,不收是沒了袍澤之情!」

回首,孟瑛對柳升說道:「安遠候,孟某就不信你沒被人堵!」

柳升點點頭道:「是被堵了,都是些往日的袍澤麾下,多年的交情。」

孟瑛再次回頭道:「興和伯,那些要讓子弟入學的故舊,換做你怎麼處置?」

方醒指指外面道:「下雪了。」

是下雪了,不大,雪花飄飄蕩蕩的,就像是一把把小白傘。

下雪和這事兒有屁關係!

孟瑛有些惱火,接手了此事之後,上面是皇帝居高臨下的眼神在盯著,中間是那些將官子弟在求著,而且……

而且居然有宗室子弟也叫人來傳話,讓他給幾位『年輕俊彥』開個方便之門。

可那門能開嗎?

事情曝光後,那些皇室中人一個撇清即可,反正你沒證據。

可孟瑛卻逃不過皇帝的追責,弄不好全家都得到奴兒干都司種地去。

方醒坐下道:「方某才出來,路上就遇到了幾個以前征戰時認識的人,都是來推銷自己的子弟,甚至連聚寶山衛中都有人動了心,不過被我罰從方家莊跑回軍營。」

「保定侯以為如何?」

孟瑛愕然,方醒卻不饒人:「故舊人情,那是百姓,可百姓在遇到親朋好友求助時,都會衡量此事是否合乎道德和律法,怎地到了咱們的手上,就變成了人情大過國法來了?可恥!」

「嘭!」

方醒一拳打在桌子上,金忠眯著的眼半睜著,懶洋洋的道:「這桌子可是兵部的財物,打壞了就賠。」

老金忠這是想讓方醒消消火氣,可方醒的火氣卻越燒越旺,胸中感覺發燙,不噴不爽。

「武學還沒開,就有人說出來肯定是連升三級,好嘛!特么的堂堂大明武學,居然變成了鑽營者眼中的聖地,你們都怯於舊部,怯於人情,那就別幹了,方某不怕,我來干!」

柳升嘴唇蠕動著,卻無言以對。

大家私下自然可以談論這些事,可孟瑛卻把它當做困難向方醒抱怨,那也怨不得方醒要噴他。

朱棣在盯著這裡,若是被他知道剛才的對話……

孟瑛第三次回頭,金忠說道:「沒人,本官的地方,還沒有那等不知規矩的貨色。」

「那位袁琪江袁大人呢?」

方醒就像是吃了槍葯,把槍口對準了金忠。

「那日他攔住馬蘇,說方某破壞祖制,可今日退役的軍士已經上路,我等在此討論的也是武學,那位袁大人對此有何看法?」

這人真是睚眥必報啊!

過了那麼多天,連金忠都以為方醒不會再計較此事,可……

「本官不知道。」

金忠耍賴道,不管兵部的官員如何,能護住的,他金忠絕不會撒手不管。

這就是不少人認為正確的領導模式。

你不護著手下,誰願意跟你干?

方醒突然平靜下來,淡淡的道:「那人既然敢說這等話,那就等著吧,山不轉水轉,總有相逢的一天。」

這種場面話,若是別人說出來,大家只會當做笑談。

可這位是寬宏大量的方德華啊!

「興和伯,陛下可是讓你去抄佛經來著,可抄好了嗎?」

孟瑛一句話點在方醒的死穴上皇帝認為你的戾氣比較重,要用佛法來熏陶一二。

方醒漫不經心的道:「佛?聽聞福/建那邊的和尚日子過得不錯,比之那些耕讀之家也不差,熏陶什麼?熏陶怎麼去搶佔良田嗎?」

「夠了!」

孟瑛猛地起身,目光炯炯的道:「興和伯不必多言,有何不滿的就說吧,孟某聽著。」

柳升擔心兩人火併,就勸道:「算了算了,小事而已,大家還是趕緊商議出一個章程出來,然後好回家過年吧。」

……

「那豎子這是擔心朕猜忌,所以乾脆就先和孟瑛鬧一場,難道朕是那等人?可笑!」

朱棣嘴裡不屑,可眉間卻很輕鬆。

孫祥低頭道:「陛下,臣聽說那幾位出來的時候,有不少人得知消息在圍堵,都是想把自家的子弟送進武學裡去。」

「終南捷徑!」

朱棣輕蔑的道:「可在朕這裡不會有,誰要是開了這個頭,朕饒不了他!」

「孟瑛怕是同方醒一個心思,他們聯手演戲給朕看,哼!傳朕的話,年前商議不出來,那就在兵部過年吧!」

孫祥縮縮脖子,最近朱棣的火氣不小,要是撞槍口上了,一頓板子是少不了的。

不過能在朱棣的面前自稱臣,這是一個極大的成就,所以孫祥回到東廠,就令人去盯緊方醒等四人的衙門和家門,要是有誰拎著禮物得以進去,呵呵!

手指輕撥,佛珠轉動,節奏很穩定,看的人想睡覺。

「要盯好了,及早發現就是功德,功德多了就能修來世……哎!」

孫祥垂眸,好像是入定了。

「是,公公。」

陳桂恭謹的躬身道,然後轉身出去。

在他出門的一剎那,孫祥的眼睛突然瞪的大大的。當看到陳桂直到要轉彎時,那腰背依然是彎曲的,這才再次閉眼。

「爾時阿難及諸大眾,蒙佛如來微妙開示。身心蕩然,得無掛礙……」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