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205章 力挽狂瀾的大人物

第1205章 力挽狂瀾的大人物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9-09 14:45 | 本章字數:2657

方醒撂挑子了,很乾脆的就撂挑子了!

孟瑛家派人送來了禮物,被方杰倫扔了出去。.

柳溥親自來也沒見著方醒,馬蘇只是客氣而冷淡的陪他坐了一會兒,最後他一跺腳,說是回去找他爹的麻煩。

金忠沒來,只是在有人去給他拜年時,一臉唏噓的談及方醒,那模樣欲言又止,一時間讓人不知所以。

京城中漸漸的多了些男子,個個風塵僕僕,然後滿世界找客棧。

以前京城在金陵時,北方考生過去參加會試住宿很艱難。現在遷都北平,南方的考生們也面臨著這個問題,那些官員和商賈想修建會館都來不及了。

所以今年的會試將會是考驗北平客棧接待能力的一次盛會。

于謙站在客棧的門口,正色道:「為何把我的房間給了別人?」

小二滿臉疲憊之色的道:「那人給的錢多,小店難得遇到一次發財的機會,誰會和錢過不去呢,您說是吧?北方的考生還沒到,您看看趕緊去尋下一家吧。」

會試停了一科,可鄉試卻不會停,於是今年參加會試的考生比往屆多出不少。

離會試還有兩個月,于謙覺得其它客棧肯定是空蕩蕩的。可等他去問了幾家之後,房間有,還多,可在地段和條件都不如他先前入住那家的情況下,價格居然還多了一成。

欺人太甚啊!

于謙在幾輪砍價之後,一怒之下就說寧可去廟裡借宿,可那些夥計卻笑的得意,讓他儘管去。

等他找到一家寺廟,借宿可以不花錢,但吃飯要錢。

素齋嘛,于謙深信自己能堅持下去。

可等那素齋的價錢出來時,于謙震驚了。

於是住了一夜之後,他再次流浪在北平街頭,卻不願意再去看那些憎惡的臉嘴。

直到一個擺攤賣小餛飩的老漢看到他蓬頭垢面的可憐,以為他沒錢,就建議他去找南方籍的官員求助,還給了他十個銅板和一大碗餛飩。

于謙說自己有錢,可老漢卻不由分說的把他趕走了,再靠近就揮舞著棍子威脅他。

「多謝老伯了。」

于謙只覺得心中暖暖的,這幾天遭遇的那些白眼都被暖化了。

「去吧,要是那些人不收你,你就去城外的知行書院看看,聽說他們放假了,想必會空出許多房間。興和伯家和善,你說些好話,肯定能住進去。」

「興和伯?」

于謙想起這個在南方臭名昭著的名字,不禁一怔。

老漢揮手道:「去吧,興和伯是好人。」

于謙問道:「老伯,您為何說興和伯是好人呢?」

此時正好沒生意,老漢說道:「土豆就是興和伯找來的,那個科學啊!老漢的孫子就學了那個啥數學,聰明多了,如今還想著去學那個物理。」

看到于謙發獃,老漢說道:「讀書人,別看不起土豆,那東西煮來吃,烤來吃,炒來吃都行,菜糧都能吃,好東西呢!」

于謙點點頭,緩緩轉身離去,身後,老漢唏噓道:「讀書都讀傻了,真是可憐喲!」

未來的于少保,力挽狂瀾的大人物,就這樣被一個賣餛飩的老漢當做了書獃子。

城外,大市場可沒歇業,那些萬惡的資本家們知道過年是一個賺錢的好機會,於是都紛紛許下了加錢的諾言。

於是,大市場還是人頭攢動,熱火朝天。

于謙沒吃那碗餛飩,他跟著人流走進大市場外面,看到了那些攤子,就去買了一個春餅。

賣春餅的父子倆看著有些書卷氣,于謙就好奇的問了問。

「我家就靠著這個春餅攤子活著呢,書中可沒有千鍾粟!」

那個半大小子一邊熟練的包著春餅,一邊貧嘴的說道。

「閉嘴!」

中年男子歉然道:「看你這打扮,是進京趕考的吧?太早了,京城居大不易,不想個節省的法子,不好熬到二月初啊!」

于謙拱手道:「學生想提早趕到京城,見識一番北方風物。」

「北方沒啥風物,就是冷。」

那小子又貧嘴了,後面一個麵條攤子的女人笑道:「杜尚,你姐可沒你那麼多話。」

「我只是覺得他來早了,浪費錢呢!」

杜尚不服氣的道,杜海林皺眉瞪了他一眼,這才消停。

半大小子正是叛逆的時候,有過這段經歷的于謙笑道:「無事,只是請問一下,那知行書院在哪?」

「書院放假了,你去了只有守門的一家人。」

杜尚搶先說道。

「你這是…….」

杜海林看看于謙背上的包袱問道:「莫不是去找人的?」

于謙拱手道:「學生想去看看知行書院的模樣。」

……

當看到知行書院時,袁沖正在裡面到處跑,身後跟著一隻小狗,在雪地里撒下一路笑聲。

「請問找誰?」

袁達出來了,警惕的問道。

這裡是儒家子弟恨之入骨的地方,眼前這人一看就是讀書人。

「大哥,學生想求見興和伯。」

「你想幹嘛?」

……

等於謙見到方醒時,一時間震驚於他的年輕,不禁脫口道:「學生於謙,見過伯爺,敢問伯爺如何能文武雙全。」

方醒也是一愣,他昨天見過這個年輕人,可沒想到他居然是于謙。

于少保啊!

大明力挽狂瀾的兩位人物,一是于謙,二就是張居正。

可若是讓方醒來說,于謙的重要性比之張居正要高出一大截,若無他,當時的大明就要遷都了。

兩人都是相對發愣,于謙拱手道:「是學生孟浪了,興和伯見諒。」

方醒笑著請他坐下,說道:「看你的模樣莫不是來趕考?」

于謙畢竟是意志堅定之輩,也不說自己的遭遇,只是向方醒請教了科學的事兒。

「科學啊!就是總結了一些事物的規律,你可以理解為格物,算了,我想儒家肯定不喜歡科學和他們掛靠,你便理解為研究萬物的學識。」

好大的口氣!

于謙問道:「世間萬物多不勝數,伯爺,科學果真能一一鑽研嗎?」

方醒說道:「萬變不離其宗,再繁雜的事務,只要肯鑽研,就能找到其中的規律,比如說冶煉白銀的灰吹法,那就是利用鉛和白銀互溶,但熔點又不同的特性,而其中就是找到了白銀和鉛的一些規律,才能提煉。」

「這個和工匠有共通之處。」

于謙坦然的道,沒有因為有詆毀科學之嫌而惶然。

「看來你沒有看過科學的那幾本書,不過人各有志,不可勉強。」

方醒沒有收集名人的嗜好,所以起身道:「看你的模樣,多半是沒了住所,若是願意,那就在這裡暫時住下吧,前院的解先生可以請教。」

于謙本想拒絕,可最後還是接受了方醒的好意。rw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