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217章 驅逐(為盟主:『狼

第1217章 驅逐(為盟主:『狼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9-12 13:24 | 本章字數:2615

感謝書友『狼屠屠狼』的盟主打賞,第二十七位盟主,感謝!

……

「公之於眾!」

朱棣一聲令下,還在休假的百官們都開始忙活起來。

那些早些年被安置在北平和周圍的俘虜都被驅趕在一起,在冷風中瑟瑟發抖,看著可憐之極。

大過年的這是要幹什麼?

城門外,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幾千人在寒風中茫然無措。

一千多軍士無奈的站在外圍,大過年的他們也不想出遠門,可這事兒是朱棣親自抓的,誰敢偷懶?

「都聽清楚了!」

刑部一個官員慢條斯理的走到前方,一開口就是滿堂彩。

「好嗓子!」

干這種活計的必須要有一副好嗓子,這才有天朝上國的形象。

「歷次北征所獲俘虜,本該遣往四方勞作,可陛下仁慈,將你等視為大明百姓。」

大明對這些俘虜還算是不錯,如果換做明軍被俘虜,不死就是僥倖,活下來也是生不如死。

頓時一種複雜的情緒在圍觀的百姓中醞釀著。

「可就在前幾日,有人謀殺了御史蘭堅,後續更是膽大包天,居然當街刺殺朝中的兩名御史,罪不可赦!」

蘭堅?

那不是被……興和伯給殺的嗎?

而且那興和伯仗著陛下的寵信,居然還安然無恙。

可是這事兒和這些草原戰俘有何關係呢?

「前日刑部偵知兇手的所在,連夜抓捕,經過審訊,兇手乃是原先的俘虜,其中帶頭的是朵顏三衛曾經的頭領,動手的有瓦剌人,也有韃靼人。而他們的目的就是想嫁禍於興和伯,擾亂大明的朝綱。」

為了名正言順,表面上的功勞歸於了刑部。

什麼?

蘭堅和那兩名御史居然是被這些曾經的俘虜殺的?

楊榮和楊士奇等人站在城牆上看著,唏噓著。

去了朝鮮才歸來沒多久的黃儼乾笑道:「這次興和伯算是蒙受了不白之冤,可若不是他平時跋扈,那些人怎會設套坑他?若是他能從這次事件中汲取到教訓,那才是善莫大焉。」

這人真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啊!

楊榮皺眉道:「指使者乃是朵顏三衛的貴族,黃公公莫要弄錯了,說出去別人笑話。」

黃儼振眉道:「咱家可不知道這些細節,不過朵顏三衛本是大明的藩屬,最後卻……嗬嗬嗬!」

這個死太監!

哪怕和方醒再有矛盾,可黃儼這種污衊朵顏三衛乃是方醒逼反的說法,依然得不到大多數人的贊同。

黃儼的話里暗示著方醒當時直接滅掉了建州女真人,導致朵顏三衛唇亡齒寒,最終對大明生出反叛之心。

「興和伯來了。」

方醒不是一個人,而是和孟瑛一起上來的,這讓楊榮的眸子一縮。

這人難道已經學會了妥協之道?那真是讓人畏懼啊!

愣頭青不可怕,可怕的是老狐狸!

比如說洪武年間的那位胡惟庸,大家都覺得此人是老狐狸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其人居然能逼的朱元璋這位大佬痛下殺手,可見他的手腕之一斑!

方醒和孟瑛走到前面,兩人還相互拱拱手,看著就像是一對朋友。

下方已經宣讀完了,那些軍士開始分隊,把各處的人驅趕到一處,然後各奔東西。

黃儼笑呵呵的湊過去說道:「興和伯蒙冤昭雪,可喜可賀呀!」

方醒斜睨著他道:「方某蒙什麼冤了?」

尼瑪!還是那個愣頭青啊!

黃儼很少被人這樣針對,他嗬嗬的乾笑著,「興和伯這是何意?」

方醒不屑的道:「陛下都沒給方某定罪,何來的蒙冤?誰敢說蘭堅是方某殺的?長舌婦!」

長舌婦,這話就算是說女人都受不了,何況是男人!

在場的官員們不少都曾想過是不是方醒殺的人,這下被譏諷為長舌婦,再深厚的臉皮神功也擋不住臉紅。

「方醒!你不要太得意!」

黃儼壓低聲音,陰狠的道:「太子也與你生出了隔閡,你的好日子長不了!咱家且等著痛打落水狗的機會,嗬嗬嗬!」

這話只有方醒和孟瑛聽到,孟瑛覺得黃儼也太肆無忌憚了些,居然把不少人心中的想法都說出來了。

「爛屁yan!」

方醒沖著黃儼不屑的道:「我尊重鄭和,我尊重那些為了大明而奮鬥的內侍,可你這種人,抱歉,我把你稱呼為人,侮辱了大家,你這種狗,也配和方某談論這些事嗎?滾!」

黃儼氣的指著方醒,期期艾艾的說不出話來,孟瑛勸道:「二位,就此罷了吧,否則鬧大了,大過年的惹的陛下動怒就不好了。」

黃儼想起方醒才將被人冤枉,朱棣多半是安撫,就忍下了衝動,沖著孟瑛說道:「保定侯果然是雅量,居然能同這等人並肩而立,換了咱家,寧可跳下去也不願和此等賊子並立。」

孟瑛在心中大罵著黃儼拖自己下水,強笑道:「口角之爭罷了,大家和和氣氣的豈不是更好?」

方醒突然側身道:「保定侯果然是八面玲瓏,方某佩服,告辭了!」

尼瑪!果然還是那個寬宏大量的興和伯,找到機會就懟了孟瑛一回。

孟瑛和文官聯手擠走了方醒,此事做的頗不地道,所以被方醒譏諷了一句,那臉色馬上就變的淡淡的。

「黃公公,孟某告辭了。」

孟瑛覺得右邊那些人的眼神有些古怪,尷尬之餘,他也走了。

至於黃儼,孟瑛作為朱棣的心腹,和他無冤無仇,若是黃儼事後報復,那就是腦殘,給自己樹敵的腦殘。

方醒上來一趟,結果就噴了黃儼和孟瑛,楊榮面色輕鬆的道:「興和伯衝動了呀!」

楊士奇點頭道:「那黃儼就是個小人,背地裡經常幹些挑撥離間的事,得罪他不明智啊!」

楊榮笑道:「他得罪的人越多,就越安全,所以這是好事。」

這時有人探出頭去看看城下,回身說道:「興和伯和太孫殿下一起走了。」

楊榮閉上眼睛嘆息道:「殿下終究是……哎!」

楊士奇說道:「正常,興和伯為殿下出頭,殿下的性子又不是那等薄恩寡義的,肯定不肯躲避。再說了,若是殿下躲避了,咱們會怎麼看?」

沒有擔當!

楊榮苦笑道:「都不妥當啊!陛下那邊也在放任。」

楊士奇勸道:「今日北平城將會噤聲,你我還是安心回家繼續過年吧。」

北平城的不少人今天確實是噤聲了,被這個消息給擾亂了心思。

那些人在心中詛咒著,詛咒為何是那些草原俘虜動的手,哪怕是換做一個權貴也好啊!那樣方醒又多了一些敵人。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