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251章 爭執,權術

第1251章 爭執,權術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9-20 01:26 | 本章字數:2723

「叛軍大部被俘獲,少數遁入山野,殿下,此戰已然大捷,只是下一步怎麼安定爪哇,臣以為應當找個頭領,對大明忠心耿耿的頭領。」

回到船上,有人就建議馬上找一個忠於大明的爪哇人,來繼續統治這裡。

「你以為這裡是誰的疆土?」

朱瞻基一句話就讓此人躬身請罪,然後他目光炯炯的道:「爪哇不平,舊港不安,方才本宮看了本地土人的情況,不容樂觀。大明沒有精力去清理,那就讓他們自己動手。」

這是要讓爪哇自相殘殺的意思。

這有些殘忍,可這裡不是朝堂,也不是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儒家學堂。

誰敢反對?

朱瞻基的目光掃過這些人,無人敢與他對視,更遑論提出異議。

這就是無上皇權,而且別看有些人嘴裡慈悲的不行,可當發現此事會影響到自己時,那臉嘴又變了。

這就是事不關己,就不怕事大!

而在朱瞻基的目光之下,沒人敢冒險去挑事。

洪保看著方醒,他知道,這個主意必然有方醒的推動。

散了之後,洪保追上方醒,問道:「大明拿了爪哇幹什麼?這個地方全是蛇蟲,疫病橫行,大明拿了也是個賠錢貨!」

「那些移民可沒有疫病!」

「只要保持良好的衛生習慣,注意防蚊蟲,喝開水,疫病並沒有你所說的那麼可怕,否則方政的南征,我必然是要阻擋的。」

「可大明此時卻無法移民過來。」

「那又如何?」

方醒冷酷的道:「誰要同情他們?你?」

那目光冷冰冰的,彷彿只要洪保敢說一個是字,方醒就會毫不猶豫的運用自己的影響力,讓他去孝陵給太祖高皇帝守墓。

洪保面無表情的道:「不,咱家不同情這些土人,可卻認為大明不該在此著力。」

「鼠目寸光!怪不得你爭不過王景弘!」

方醒不屑的道:「你想出海,你想證明自己,這都沒錯,可你不該用大明的未來作為籌碼,養寇自重這等事你想都別想!若不是這一路的觀察,證明你沒有通寇,本伯現在斬你有功無過!」

方醒的耐心終於消失了,在洪保一次次的試探中消失了。

「我問了,在船隊中,最了解爪哇的人就是你,爪哇若滅,你覺得自己在和王景弘的競爭中再無還手之力,可對?」

方醒一層層的剝開了洪保的面紗,讓他無地自容。

「咱家就是刑餘之人,若是沒了用處,回哪去?回北平能幹什麼?那皇城中的位置都坐滿了人,難道咱家還得去向那些後輩點頭哈腰?做夢!」

洪保的臉色兇狠,目光陰冷:「興和伯,你是太孫之師,軍功卓著,自然不知道咱家這等人的心思。咱家並無私心,只是想用爪哇來磨舊港,施家就是大明的掌中之物。」

「你把施家想的太單純,你以為施二姐對大明真的是忠心耿耿嗎?咱家告訴你,只要大明稍有不及,這舊港就是別人的了!到時候施家順勢往已經垮掉的爪哇擴張,興和伯,這就是一個大敵!」

「你在說太孫和我養虎為患嗎?」

方醒搖搖頭,覺得這個太監已經陷入了一種偏執之中。

「你且回去好好想想,別鑽牛角尖,你再這般下去,那就是利欲熏心!」

這人已經被權利迷住了心竅,這一路的表演差點讓方醒都認定他是個不錯的太監。

人果然都是有兩面性,洪保一面是殺伐果斷的船隊副使,而另一面卻是對自己的未來不看好,以至於魔障了要對爪哇政策指手畫腳。

「王景弘很不錯,洪保不是對手。」

在這方面,朱瞻基比方醒強,一針見血就點出了問題所在。

「我早就知道他的心思,只是不影響大局,隨便他折騰罷了,再說此人多少有些功勞,就是對名利執著了些。」

朱瞻基顯得雲淡風輕的道:「不必管他,這種心思打消了就是。其實每個臣子都有私心,只不過有的人能分出輕重,而有的人卻不能而已,不足為奇。」

「你現在算是一個合格的儲君了,剩下的就是打磨。」

方醒唏噓的道:「這方面我比不上你,不過也無需比較。」

朱瞻基顯然並未把洪保的事放在心裡,說道:「施家無需擔憂,只要船隊隔幾年下來一次,誰都不敢生出悖逆之心。若是船隊不能來,那便不用管了。」

「繳獲不少。」

朱瞻基得意的道:「金銀都有,特別是那些番人,家中有許多。就是銅錢有些麻煩,前宋的最多,甚至還有前唐的,這些就不必帶回去了,直接交給施進卿,也是一個意思。」

「番人可以變成另一個階層,還有那些番人的追隨者,都可以立為一個階層,讓他們和土人去斗。」

兩人商議著對爪哇以後的方略一直到晚飯時間,吃完飯,各自睡去。

「呼!呼!呼!」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辰,方醒突然驚醒。他坐起來,隨手拿了外衣擦拭著臉上和身上的冷汗。

閉上眼睛,夢境還在清晰。

竹槍,鐵刀……

方醒只覺得胸口發悶,他也不換內衣,披著外衣就出去了。

這裡的夜晚不算冷,可海風襲來,方醒還是打了個哆嗦,濕透的內衣冷冰冰的。

營中靜悄悄的,方醒走動的腳步聲驚動了巡邏隊,頓時有人低喝道:「誰?伯爺?」

方醒說道:「我睡不著出來走走,你們只管忙自己的,別吵醒了別人。」

帶隊的小旗官一個立正,然後帶著自己的麾下繼續巡營。

營地就在岸邊不遠處,潮水不能及,若是敵軍突襲,也能快速得到船上的支援。

四野寂靜,只有海水輕輕拍打在岸上的聲音。

方醒走到柵欄邊上,看著黑漆漆的海面,只覺得世間只餘下了自己。

「睡不著?」

不知道站了多久,身後傳來了洪保的聲音。

「嗯,做了個噩夢。」

「是殺戮嗎?」

「是,不過並不是我的殺戮,是別人的。」

「殺的是誰?」

洪保走到方醒的邊上,雙手擱在柵欄上問道。

「漢人。」

洪保不在意的道:「當今大明蒸蒸日上,你這個夢並不靈驗。」

「嗯,希望不要靈驗。」

方醒腦袋有些暈沉,喃喃的道:「他們會滿城去搜尋漢人,用一切工具去殺戮他們,虐殺,婦孺最慘,人頭會成為他們炫耀的東西,那將是一場盛宴,收割漢人財富和生命的盛宴,你說這種人該怎麼處置?」

「殺光!當然是殺光!」

洪保的目光有些獃滯,他覺得自己前途無亮,再也無法和鄭和、王景弘比肩。

「嗯!我也覺得應該這樣,不過人手不夠。」

洪保一驚,偏頭道:「你不是在說這邊吧?」

方醒笑道:「就是這邊。」

談笑間說著興滅之事,這樣的方醒讓洪保有些後悔了,他後悔自己輕視了方醒。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