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284章 五陵少年爭纏頭

第1284章 五陵少年爭纏頭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09-26 21:15 | 本章字數:2778

感謝書友:『蘇納米tnami』的萬賞!

感謝書友:『代表人民的名義』的萬賞!

眼前的湖水蕩漾,小舟空蕩蕩的在湖面上飄著,晚秋的風吹過,吹的人俗念盡消,只想仰天長嘯。?

目光收回來,方醒看著水榭里的人,淡淡的道:「有人說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本伯不信……」

「興和伯!」

水榭里有人驚呼道。

範金起身,滿臉堆笑準備去套近乎。

方啟元也是滿臉堆笑,但卻不敢出聲。

徐慶有些愕然,隨即懊惱。

至於那些讀書人,大家想起方醒此時深受朱棣一家子信重的情況,不少人已經在心中轉過不少攀附的念頭。

心動,則行動!

這,就是知行合一。

於是乎,矜持變成了微笑,甚至是諂媚。

方醒看著這些臉嘴,突然生出了塵世滔滔,舉世皆濁的感慨。

「你等今日所為何來?」

方醒的身後只有辛老七和小刀,可負手而立的他卻讓水榭里的人生出了巍峨之感。

這,便是權勢帶來的威勢!

範金走出水榭,堆笑道:「伯爺光臨,小的不勝榮幸。今日我等在此舉辦文會,還請伯爺賞臉。」

方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就在範金心中歡喜的時候,他問道:「今日出了什麼好文章?出了多少錢?」

目光掃過,無人敢於對視,包括那個號稱不是探花就是狀元的夏錚。

風吹過,吹動了方醒的青衫,也吹動了那些商人的心。

「多少?」

方醒淡淡的問道。?·

「三……三萬三千貫。」

徐慶滿頭大汗的說出了數字,方啟元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情況不對了。

「助學?還是纏頭?」

方醒的話就像是一巴掌,直接打的那些讀書人臉上生疼。

五陵少年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商人們在方醒的眼中成了嫖/ke,而讀書人們自然就是那些鶯鶯燕燕。

奇恥大辱啊!

方醒的目光一掃,冷笑道:「你們誰家過不去了?說說,本伯馬上掏錢。」

水榭中的讀書人都忍不住羞辱,面上通紅。

開什麼玩笑?

寒門子弟,家裡揭不開鍋的那種,哪有時間來這裡?也不會有人邀請他們來這裡。

而今天在場的人都有了功名,就算是以前窮過,可此時也是小有身家,和寒門扯不上邊。

「學了文武藝,貨與帝王家,你等不體察世情,不埋頭苦讀,在這賣唱呢?!」

方醒鄙夷的道:「三萬三千貫,好大的纏頭!」

「時近初冬,北平城內外多少人家飢寒交迫?你等卻在此高談闊論,不知可有心得?本伯也作了首詩,你等可品鑒一二。」

方醒很少作詩,傳出來的幾首雖然不見華麗,卻辛辣。唯一一首正常的,也就是送姚廣孝的那首送別。

「話說蒙元時期,一商人,一書生,一地主,一樵夫,四人同在廟裡躲雪,商人提議作詩,先來了一句……」

「大雪紛紛墜地。」

「書生一心想考功名,接了第二句,都是皇家瑞氣。」

打油詩啊!

眾人皆偷笑,方醒卻面帶譏諷的繼續說道:「地主家中頗有錢鈔和糧食,就來了一句,再下三年何妨。」

這句不對味,相對熟悉方醒的徐慶暗自苦笑,而那些讀書人卻都在發獃。

這什麼狗屁詩!

「樵夫家裡都要揭不開鍋了,就等著雪小些好上山砍柴,他說了最後一句。」

方醒冷冷的道:「放你/娘/的狗屁!」

秋風漸冷,以方醒為中心的範圍內,鴉雀無聲。

方醒轉身,在辛老七和小刀的簇擁下遠去。

水榭里的人呆若木雞,良久,不知道是誰嘀咕道:「他有本事也去修橋鋪路啊!在這裡說大話誰不會!」

「對啊!站著說話不腰疼,我輩讀書人……」

「伯爺每年都有捐贈,施粥從不落人後,至於修橋鋪路,伯爺造出水泥,最早就在地方上用了,所以,若論慈善,誰也別和他比。只不過他從不宣揚罷了!」

徐慶說完就隨意的拱拱手道:「今日慚愧,居然做了意氣之爭,徐某告辭了。」

徐慶當先,南方商人們都紛紛跟上。

「徐掌柜……」

範金突然覺得自己已經深陷泥潭,他急著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可徐慶沒有回頭,隨即方啟元也起身唏噓說道:「今日方某錯了,同樣姓方,伯爺的境界比在下高出百倍,在下愧姓這個方啊!告辭了。」

範金拉著方啟元的袖子,惶恐的道:「方掌柜,興和伯會不會……」

「嗤!」

方啟元毫不猶豫的撕下了袖子,和北方商人揚長而去。

「這是割袍斷義啊!」

有人驚呼道,同時敏銳的人自然察覺了不對勁,於是紛紛告辭。

「錢呢?!錢呢!」

一個讀書人站在水榭里,想著本有一筆能讓自己變成小富豪的錢就這麼不見了,不禁跳腳喝問道。

「錢?你想被削掉功名嗎?想想吧,趕緊走!」

轉眼間,除去自家的奴僕之外,範金的眼前再無一人。

「這是為何?莫名其妙的這是為何?」

……

而孟瑛也不知道為何,到了詔獄後,他被關進了單間,等發獃結束後,才發現自己的隔壁有讀書聲,而且聲音好似有些印象。

「楊溥?楊大人?」

隔壁的讀書聲停頓了一下,然後傳來了楊溥的聲音:「保定侯,且讀書吧。」

讀書聲再起,孟瑛好歹也是一心往儒將上攀爬,所以一聽就知道是大學。

這人莫不是瘋了?

孟瑛心下駭然,楊溥入獄好些年了,居然一直在讀經史?

「楊大人,你這是……」

讀書聲依然郎朗,絲毫不亂。

這位當年是因為漢王進了讒言,被殃及池魚,入獄多年,居然還能這樣。

可怖!可憐!

詔獄中陰森森的,孟瑛收斂心神,慢慢的想著朱棣為何要收拾自己。

時光流逝,當孟瑛因為想不出來而有些焦躁的時候,方家迎來了一堆訪客求見。

木花站在邊上,看著方醒在給大蟲和小蟲洗澡,這是親近的一種辦法。

「爹!大蟲要咬你了!」

土豆在邊上澆水,平安在給小蟲揉搓,父子三人其樂融融。

方醒拍開大蟲的腦袋,然後把手中的皂角水抹在它的身上,一搓就好些泡泡,土豆看到了喜的去幫忙。

平安只是笨拙的給小蟲洗澡,而小蟲也是很安靜的坐在木盆里,不像大蟲時不時的抖一下身體,濺的方醒和土豆一身水。

等給兩隻狗洗完澡,方醒讓土豆和平安慢慢的用毛巾給狗擦乾身上,他拍拍手,去了前院。

85℃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