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364章 這就是金陵

第1364章 這就是金陵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0-17 23:55 | 本章字數:2701

和北平比起來,金陵的春天顯然更加的嫵媚。

什麼叫做春暖花開,你來金陵看看就知道了。

莫愁湖邊依然是春光明媚,每年的這個時候,這裡就是遊人的天堂。

一群讀書人穿著一身青衫,偶爾風吹過,冷的抖一下,卻故作瀟洒的打開摺扇,然後對著胸口扇動幾下。

「聽聞引真先生和言誠先生已經進了東宮,如今算是近臣,看來殿下對我南方的大才頗為青睞啊!」

一個有雙下巴的書生感慨道,眼中全是艷羨。

「北方的士子大多粗鄙,朝中南北平衡取士,也不過是想著那幫子人可憐罷了,若是公平,少不得要鬧一場。」

一個傅粉書生用摺扇敲打著手心,傲然道:「且等杏榜再開時,便是我等的出頭之日,到時候再看看那些北方的讀書人是個什麼成色!」

幾人慢悠悠的沿著湖邊溜達,一路上滿面正色的看著那些姑娘媳婦,然後打開扇子遮住大半張臉,裝作不在意的去偷窺。

「剛才那女子頗有媚意,走動間隱約可見雙腿分開,臀部如秋月,腰肢細如柳,哎!想來必是床榻之上的恩物,可惜了!」

「可惜什麼,你看那個女人才美啊!纖腰一束,走動間……她回頭了!快看……呃!好醜!」

幾個書生在品評著遇到的女人,不多時就覺得口乾舌燥,於是就找了個小攤喝茶。

小攤的主人是一個農婦,手腳看著粗糙了些,幾個書生嫌棄了半天,讓她把手洗乾淨了再泡茶。

回過身,看著遊人如織,雙下巴嘆息道:「去歲曾經聽了一首好歌,今年卻不再聞,可惜了。」

「什麼歌?」

「是什麼莫愁的……」

雙下巴惆悵的看著湖面,說道「聽說了嗎,北邊派來了太孫殿下和那人,準備要在南方掀起血雨腥風啊!」

「還沒來呢,誰知道是不是走過場……南邊是財賦重地,若是惹惱了大家,這……」

「住口!小心禍從口出!」

傅粉書生低喝一聲,然後看了一眼那個在泡茶的農婦,用目光警告了一下自己的同伴。

「莫愁湖邊走,春光滿枝頭……」

「哎!就是這歌,就是這歌!」

雙下巴聽到了湖上隱隱約約傳來的歌聲,不禁歡喜的起身走過去。

春日游,必然是要游湖的。

湖水碧碧,春風吹拂,這便是南國風光。

「花兒含羞笑,碧水也溫柔……」

「好歌啊好歌!歌詞直白,卻纏綿不已,讓人聽了如身臨其境!」

不止是雙下巴在傾聽,湖邊的不少人都止住了腳步,靜靜的聽著這首歌。

「這首歌不知來處,不過傳聞是興和伯為神仙居的莫愁姑娘所作,果然是出手不凡。」

「若是有男子為我作一首這般纏綿委婉的曲子,我……我便委身於他又如何!」

一個年輕女子聽著歌聲不禁有些痴了,邊上的同伴取笑道:「那你不怕被拋棄了?」

年輕女子面帶纏綿之色,曼聲而歌……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雙下巴聽了這歌聲,不禁矚目左邊,看到那個年輕女子雖然姿色平平,卻自帶了一股風流氣度,別有一番惹人動心之處。

「果然是南國人物最風流啊!」

春風醺醺,枝頭春意鬧,遊人皆是面帶微笑……

這便是金陵!

而就在莫愁湖邊遊人如織的時候,運河碼頭上,應天府府尹李秀和一幫子官員站在棚子外面等候。

天氣很舒服,不冷不熱,可金陵都查院的左都御史鄭多勉卻在頻頻的擦汗,邊上的兵部尚書周應泰看到後就說道:「鄭大人,殿下還沒到呢,你這就慌了?」

周應泰在金陵是著名的混日子尚書,有時候說話刻薄。

鄭多勉強笑道:「此次太孫殿下親至,還有那個寬宏大量,你說本官能不擦汗嗎?」

說著他瞅了一眼吏部尚書丁普,看到他也是面色發紅,就放鬆了下來。

在場的人中,只有戶部尚書曲勝怡然不懼,他才從北平調來金陵沒多久,想貪腐也沒時間去甄別那些送禮的人,不敢貪。

等啊等,大家都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一刻鐘多點的時間之後,遠處來了兩騎,看那速度,多半是消息來了。

及近,兩騎中一人喊道:「大人,殿下和興和伯已經上岸,此刻已經朝著城中去了。」

李秀楞了一下,然後回身道:「備馬!」

周應泰嘆息道:「這便是給咱們的殺威棍啊!好在咱不貪,就坐看風雲起嘍!」

丁普嘆息道:「咱不貪,可下面有人貪腐,那便是本官和鄭大人的責任,哎!咱們也分身乏術,總不能去各地駐守吧,那還不得靠著各地的監察?哎!吏部能怎麼做?還不是得根據各地報上來的東西去做嗎!」

李秀剛上馬,聽到這話就冷笑道:「那這個吏部的存在可還有必要?考功呢?!」

他這個府尹的等級差丁普多了,可久來受困於金陵六部的各種牽扯,工作很難開展,一生氣也顧不得什麼上官了。

其實說是上官,級別也高,可李秀卻也手握實權。六部尚書的級別再高,可一旦他怒了,不搭理又如何?看你所謂的金陵六部還怎麼運作!

丁普氣得臉越發的紅了,指著李秀遠去的身影說道:「什麼時候應天府府尹能爬到咱們的頭頂上來了?豈有此理!」

周應泰上馬,皺眉道:「他是地主,殿下走陸路,他當然心中有氣,咱們趕緊吧,趕在殿下之前到應天府府衙去。」

朱瞻基不會去六部,就算是要辦公,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府衙。

一行人,還有給朱瞻基準備的吹打樂工,一溜煙開跑,有馬的騎馬,沒馬就跟在後面跑,一時間看著就像是潰敗的軍隊。

煙塵滾滾中,一個騎兵在後面出現了,他放下望遠鏡,冷冷的一笑,然後策馬回去。

等李秀到了應天府府衙外面一看,頓時就傻眼了。

「殿下呢?」

「殿下?大人,沒看到啊!」

守門的人一臉懵逼。

李秀閉上眼睛,再次睜開時就令道:「去,把人派出去,找到殿下的行蹤,馬上回報。」

這時後面跟來了大部隊,一看模樣,曲勝脫口而出道:「今日費石和安綸沒去碼頭!」

李秀苦笑道:「曲大人,這事兒……看來殿下是不信任咱們啊!」

曲勝高姿態的道:「大概不是吧,殿下行事果敢,興許是迫不及待的要開始巡查了……」

這話只能哄鬼,趕來的大家都不相信,於是乎都派出了自己的人去尋找朱瞻基一行。

於是金陵城中就多了許多面色嚴肅的傢伙,他們不但到處看,而且還會詢問沿街的商鋪,一時間,金陵城都知道……

——皇太孫來了!

——還有那個興和伯!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