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366章 有人愣頭青,有人在

第1366章 有人愣頭青,有人在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0-17 23:55 | 本章字數:2772

感謝書友:「n&nbp&nbp」的萬賞!

……

「xiǎojiě,你真不吃嗎?」

要弟吃了半隻雞,還吃了三個饅頭,打著嗝問一直在獃獃看著湖面的莫愁。

莫愁搖搖頭道:「伯爺還沒到呢,要弟,你說他會不會在路上遇到危險了?南方好多人都恨他,沒來由的恨他,可是都沒他厲害,所以一直都害不了他。」

要弟驕傲的道:「嗯,那些書生連我都打不過,還想和伯爺斗?多半會被打成豬頭。」

莫愁微微一笑,是啊!那些讀書人怎麼能斗得過他呢,他可是文武全才啊!

只是他在哪呢?

「有鹵肉嗎?」

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莫愁幾乎是一下就站了起來,然後卻緩緩的回身,直至看到了身後的這人。

「伯爺……」

「你好啊小莫愁,唔!你不算小了。」

莫愁眨著眼睛,想緩和一下眼中在升高的溫度,最後卻低下頭來,避開了那雙含笑的雙眸。

方醒蹲在地上,翻了一下油紙包,回身道:「哎!有燒雞和饅頭,小菜也有一些,吃不吃?」

「吃,都餓了。」

莫愁抬頭,微紅的眼眶裡全是驚訝,福身道:「殿下,城中正在尋您呢。」

朱瞻基笑了笑,「且讓他們去尋。」

其實岸邊已經有人發現了朱瞻基和方醒,快馬已經出發了,想必以金陵guānchǎng的尿性,再懶惰的人也會立刻打馬狂奔而來。

「殿下,且等民女去買些吃食來吧。」

莫愁看到方醒和朱瞻基在吃著剛才要弟吃剩下的東西,不禁有些過意不去。

方醒擺擺手道:「他們已經去買了,你可想吃嗎?」

隨便看看剩下的東西,方醒就判斷莫愁沒吃。

莫愁搖搖頭,就站在邊上。

當那些官員們趕到時,就看到了春風吹拂著莫愁的長裙,一縷秀髮被吹落在臉側,黑白交錯,竟讓人生出了此女應該是從畫中走出來的感覺。

「見過殿下。」

莫愁輕盈的避到了邊上,匆匆的沖著方醒和朱瞻基福身,然後就準備回去。

方醒喝了一口水,喊道:「且等我們的住所定下來就通知你,回頭你讓人送飯過來。」

頓時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莫愁的身上,至於手腳粗大,身材壯碩的要弟,完全被當做了空氣。

莫愁垂眸應了,那邊的周應泰笑道:「神仙居的飯菜不錯,下官偶爾也讓家人去買了回去解饞,莫愁姑娘下次可記得給本官便宜一些喲!不然俸祿可吃不起嘍!」

曲勝看到莫愁有些慌亂的不知如何應答也不出聲,他相信周應泰沒見過莫愁。

不出聲,曲勝認為此時出聲就是輕浮。

朱瞻基開口了,他起身說道:「爾俸爾祿,民脂民膏,吃不起也好,多吃苦才知道百姓艱難。」

朱瞻基親自為莫愁解圍,這下大家看向曲勝的眼神都不對了。

好你個曲勝,平時裝的道貌岸然,剛正不阿,可卻給方醒徇私,放了一套商鋪給莫愁,這是什麼?

這才是最高明的投資方式啊!

曲勝嘴角緊抿,覺得這些人真是在南方過的太安逸了,居然沒聽出朱瞻基話里的含義。

民脂民膏,若是誰取了,那便是不知百姓疾苦,那便是貪官污吏!

可他卻是想多了,在場的人沒誰不知道朱瞻基的意思,只是guānchǎng上養成的習慣讓他們都堆笑著應對。

哪怕是大敵當前,該演的套路也得演下去,否則別人會認為你輕浮,不堪重任。

……

一路到了城裡,朱瞻基拒絕了去府衙歇息的建議,直接去了皮市街。

皮市街原先有家姓李的大商人,只是在寶鈔兌換銀子的那一次站錯了隊,如今全家都在交趾種甘蔗,就空了一個大宅院出來。

這裡距離府衙不遠,環境清幽,李秀一聽朱瞻基選在這裡,就準備找人去洒掃,並安排些丫鬟僕役進去服侍,卻被朱瞻基拒絕了。

五百騎兵在城中的營地駐紮下來,而城外調集的三千騎兵已經準備好了,孫越正在檢閱。

……

春天,大宅院里處處皆是青綠,池子里的魚兒也開始到處尋找食物。

方醒站在池子邊上,琢磨著裡面養大了的魚能不能吃,是紅燒還是火鍋。

「老師。」

徐方達匆匆趕來,束手站在方醒的身後。

方醒隨意的撥弄著水面,那些魚兒卻也傻了,一窩蜂的撲過來,然後去啄食他的手指頭。

「金陵城中的高官,誰最反對科學?」

徐方達不需要想,說道:「是府尹。」

「誰對科學最好?」

這個徐方達得仔細想想,最後說出了一個讓方醒詫異的名字。

「老師,是兵部尚書周應泰。」

方醒把手收回來甩甩,那些魚兒失望的各自散去。

「李秀掌應天府府衙,周應泰掌兵部,各自權責不同,你…懂嗎?」

徐方達想了想,點頭道:「老師,弟子懂了。」

方醒隨手扯斷些嫩草丟進水池裡,在魚兒們再次聚攏前回身看著徐方達。

「你倒是成熟了些,可還是書獃子氣。」

這時一直在徐方達身邊的那人終於是按捺不住了,躬身道:「學生魏璋,見過興和伯。」

這人眉間隱見毅色,聲音鏗鏘。

「你求見本伯何意?」方醒問道。

魏璋朗聲道:「南方乃文風鼎盛之地,自衣冠南渡以來,豪傑輩出,當今盛世,當教化百姓,然幾běnkē學卻讓南方百姓失了淳厚,此……」

方醒擺擺手,打斷了他的話,皺眉道:「那你在懷疑什麼?」

莫名其妙的求見,莫名其妙的對科學不待見,時機不對。

魏璋面露慨然之色,一瞬間好似比干附體,說道:「敢問興和伯,您此行可是借著厘淸吏治的名頭,實則行打壓儒學之事嗎?」

「大膽!」

徐方達一聽就怒了,喝道:「老師若是要打壓儒學,豈會每期只收這點學生?你等整日無所事事,皓首窮經,聽風便是雨……」

「是又如何?」

方醒突然冷漠的問道。

徐方達愕然,魏璋期期艾艾的卻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方醒淡淡的道:「先貶低科學,再稱讚儒學的功績,最後試探本伯的來意,你還沒入guānchǎng,倒是學會了guānchǎng上的那一套,未來儒學的幹將必然有你的位置,不過……本伯行事……何須向你等腐儒解釋?去吧。」

魏璋楞了半晌,躬身道:「是了,學生卻魔障了,不該學了他們的話,不過興和伯,學生敢問,民風可貴否?」

「學了別人的話嗎?果然是藏頭露尾之輩,只敢慫恿了愣頭青來試探。」

方醒不耐煩的道:「什麼民風?吃不飽飯你和百姓談什麼民風?看到些奇異事情就去求神拜佛,這是什麼民風?所謂的民風,不過是官吏們想讓百姓愚昧的託詞罷了,百姓愚昧,他們便好管理,好……折騰!」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