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463章 人性趨利

第1463章 人性趨利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1-11 07:37 | 本章字數:2783

感謝書友:「向上望~」的萬賞!

感謝書友「第一百個盟主」的萬賞!

感謝書友:「蘇納米tsunaml」的萬賞!

……

酒喝多了,自然氣氛就濃烈,加上朱棣對武勛歷來寬容,所以已經有人開始起身敬酒了。

大家都是武勛,自然活絡,看到朱棣也不管,於是都找著自己關係好的開始敬酒。

方醒只是和柳升喝了一杯,然後就埋頭苦幹。

興和堡雖然不缺羊肉,可缺好廚師。

「興和伯,咱們喝一杯!」

方醒抬頭看到是郭義,就端起酒杯,然後一飲而盡。

郭義喝了之後說道:「興和伯幾番征戰讓我輩羨煞,此戰之後北方再無威脅,大家都可以歇息了,好好的歇息一陣,豈不美哉!」

方醒垂眸道:「太平盛世自然安享太平。」

郭義楞了一下,想再說些什麼,方醒正好抬眼,冷漠了掃了他一眼。

這一眼讓郭義有些惱怒,這時金玉卻扯了他一下,等他皺眉時低聲說道:「他若不是被陛下壓著,現在至少是個侯,而且他和太孫的關係……」

郭義這才悚然而驚,覺得自己一直把方醒看做是下官般的態度怕是有些問題,他再看朱棣一眼,看到的卻是神色淡淡的皇帝,只是目光不時掃過群臣。

「興和伯,咱們喝一杯!」

這次是王通,方醒眯著眼看了他一眼,然後舉杯。

「興和伯立下大功無數,我輩嘆服,來,徐某敬你一杯!」

方醒一看是興安伯徐亨,也不推辭,舉杯就飲。

「興和伯……」

敬酒的人絡繹不絕,但哪怕對方是侯爵,方醒依然端坐不動。

氣氛漸漸的有些古怪起來!

朱勇和張輔坐在一起,見到這個場景就低聲道:「你那妹夫今晚怕是不好收場了。」

張輔垂眸道:「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弄這些,他們也太心急了些。」

朱勇笑了笑:「有些人是羨慕,有些人是想弄弄,也算是表個態,不過陛下一般不管這些。」

下面的敬酒進入了高潮,方醒已經喝了不少,他突然起身,先是沖著朱棣拱拱手,然後對著這些人說道:「方某行事放縱慣了,也虧了陛下容忍,否則必然沒好結果。」

朱棣拿著酒杯,看似在沉思,可那眉頭卻漸漸的皺了起來。

方醒繼續說道:「方某行事大多經得起推敲,也沒想過什麼功名利祿,只要能保平安,能不被……」

方醒突然幹了杯中酒,酒意有些上來了,就把酒杯一擱,笑道:「方某不惹事,但卻不怕事!心正,立身正,則無所畏懼。前途再多坎坷,也敢走,也能走!」

柳升笑吟吟的給他斟滿酒,方醒拿起酒杯,同樣是笑吟吟的道:「此生惟願大明永昌,願陛下長命百歲!諸君,請!」

那些人面色尷尬的舉杯,然後還得向朱棣那邊敬一下。

朱棣微微抬起酒杯,目光清冷的看著群臣。此刻他想起了當初方醒說的那句話。

——人性本貪!

下面這些臣子都是功臣,可卻在歲月中流逝了不少東西,比如說……熱血!

沒有誰會祝願朱棣萬歲,那只會被他一酒杯砸過去!

宴會結束了,方醒自去了住所,而群臣卻三三兩兩的結伴而行。

郭義和金玉走在一起,懊惱的道:「今日卻不知為何,突然就說了那番話,倒是過了些。」

金玉嘆道:「這是大勢,武勛們想爭功,那就得把興和伯壓下去,這幾日那些人明裡暗裡都在暗示著應該打壓一下興和伯,侯爺您自然就受了影響。」

郭義搖搖頭道:「罷了,此事想來無礙,以後注意些就是了。」

這邊有些懊惱,而朱勇卻是有些幸災樂禍。

「文弼兄,你那個妹夫果然不是善茬,一番話把那些人給說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而且陛下多半也留心了,此次大戰一過,弄不好就會調整一些人。」

張輔剛才全程關注了群臣和朱棣的反應,他輕笑道:「楊榮和楊士奇袖手旁觀,陛下冷眼旁觀,那些人喝了些酒就發酒瘋,不但沒討好,反而被德華幾句話說的臉面全無,鎩羽而歸,痛快!」

朱勇苦笑道:「那些人怕是自己都分不清是在爭功還是在……陛下還在呢!還能親征。」

張輔喟嘆一聲,負手站在門外,喃喃的道:「德華看人一針見血,果然都是為了私利啊!」

不遠處楊榮和楊士奇正步履輕鬆的走來,看到張輔和朱勇各自分開,楊榮就說道:「武人粗鄙,士奇,先前那一幕你想到了什麼?」

楊士奇面色古怪的道:「想到了漢高祖。」

楊榮噗嗤一笑,「我想到的是宋太祖,你想到的卻是漢高祖,不過卻也殊途同歸。」

楊士奇嗯了一聲,說道:「這二位都是在有外敵之下清理……武勛,不過本官覺得……宋太祖大抵是最難辦的吧。」

楊榮的步伐輕靈,眼睛明亮。

「本官覺得,殿下……有意啊!」

……

孫越從未感覺這麼暢快過,他帶著麾下很少橫掃了這片草原,那些哈烈人望風而逃。

「大人,又有幾個墜馬的哈烈人,要不要?」

前鋒回來了,帶來了五個形容枯槁的哈烈人。

草原上放眼看去一片綠色,嫩草開始拔尖生長,戰馬舒服的埋頭啃幾口。

「留著吧!」

孫越有些鬱悶,因為按照前幾批被俘的哈烈人的口供,他們這一路被孫煥山騷擾的苦不堪言,戰敗後又被緊追不捨,人馬俱疲,這才會被抓住。

「吃早飯!」

孫越覺得肚子餓了,就吩咐下去,隨即大家就下馬。

所謂的早飯,不過是些干餅子和肉乾而已。

硬邦邦的餅子和肉乾吃起來沒有食物的感覺,就像是吃木渣子。

孫越艱難的咬下一口餅,然後喝一口水,用口腔緩緩加溫,軟化食物。

地上不能坐,大家都在自己戰馬的周圍踱步吃飯,而斥候卻要辛苦些,他們只能在馬背上吃飯,順便還得繼續觀察敵情。

孫越吃了半張餅就再也沒有胃口了,他把剩下的食物收起來,正準備繼續出發,前方的斥候卻回來了。

「大人!敵軍接應的來了,一萬餘人。」

斥候的臉上全是油脂,這是為了防止被風吹出口子的方法。

「輕騎還是什麼?」

孫越揮手,所有人都開始收拾上馬。

斥候喘息著說道:「都是輕騎。」

孫越點頭道:「辛苦了,咱們馬上後撤,你們拖後注意些敵情,到了興和堡,放你們歇息喝酒。」

「多謝大人!」

斥候策馬掉頭,此後他們將不再前進,而是拖在大軍身後,防止敵軍突襲。

孫越上馬,跟隨著大隊緩緩朝著興和堡方向前行,腦海中卻在想著哈烈人的部署問題。

一萬餘輕騎來接應,這是不放心還是什麼?

還是說……大軍就在後面?

想到這裡,孫越喊道:「加速,咱們回去!」

馬蹄踩踏著嫩草,那些草汁四處飛濺,生機瀰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