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466章 服散,人心(感謝『

第1466章 服散,人心(感謝『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1-12 04:57 | 本章字數:2747

感謝書友:『笑笑愛哭』的萬賞!

感謝書友:『20171107074606452』的萬賞!

失去了皇帝的京城顯得有些懶散,連宮中的太監宮女們都有些無所適從。

「你說陛下嚴厲吧,可他走了還真是覺得這心中沒底,虛的。」

「那不是還有太子殿下在嗎!」

「太子殿下……笑眯眯的,可總是看著有些沒底。」

「嗯,最近總覺得那些大人們走路都抬著頭,可以前陛下在的時候,他們可不敢這般趾高氣昂的。」

「黃儼來了,快走!」

兩個宮女悄然跑了,沒多久,黃儼帶著兩個小太監出現了。

自從朱棣走了之後,黃儼就經常來太子這邊,就算是沒事,他也能在那裡奉承著。

一路到了殿外,在等待通傳的時間裡,黃儼打量著在殿外等候的男子。

文方同樣在打量著黃儼,不屑的拂袖側身。

閹人!

黃儼看到了文方那個鄙夷的神色,他輕哼道:「佞臣!」

聲音不大,可文方卻聽清了。他轉身過來,面色潮紅的喝道:「閹賊,你多番作惡,此時還敢倨傲嗎?」

黃儼得罪太子太孫的事兒廣為人知,他這段時間經常來這裡,目的誰不知道啊!

黃儼聽了也不氣,冷笑道:「咱家聽聞那張茂進去從不需請示,你呢?嗯?徒有其表的草包!」

文方剛消完散,聽了這話,胸中的那股子躁火又上來了,近前幾步喝道:「閹賊,今日文某教你怎麼做人!」

「咳咳!」

剛舉起拳頭的文方聽到這個乾咳聲,怒火消散了,回身道:「可是殿下開恩了嗎?」

梁中斜睨著他道:「進來吧。」

文方瞪了黃儼一眼,整整衣冠,瀟洒而去。

黃儼陰笑著,挑眉看著梁中道:「咱家難道不能進去?」

梁中沒看他,自顧自的進了殿內。黃儼馬上換上笑臉,小跑著跟了進去。

殿內,朱高熾和夏元吉等人在商議政事,文方不敢插嘴,就在邊上站著,目光不時瞟過在給朱高熾遞文書的張茂。

張茂抬頭沖他微微一笑,然後低聲對朱高熾說道:「殿下,北邊看樣子一個月之內不會動兵,那糧草還得要陸續調集啊!」

朱高熾點點頭,讚賞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道:「夏大人,戶部那邊可有難處?」

夏元吉看到了文方和張茂之間的眉眼官司,沒心情理會,說道:「殿下,戶部已經調集了不少糧草,供應大軍當無問題,南方積存的糧食正在轉運,那便是應急的。」

朱高熾微笑道:「夏大人執掌戶部,父皇曆來都是放心的,本宮這裡也是無需煩憂,來人。」

「殿下!」

梁中趕緊近前,朱高熾吩咐道:「天氣轉暖了,可早晚還冷,南邊不是進了些好炭嗎,給夏大人一些,還有諸位大人,每家都給送到。」

夏元吉等人趕緊謝恩,朱高熾笑眯眯的道:「一點炭火罷了,也是民脂民膏,以後自然會與民休息。」

這話夏元吉不好接,每次朱高熾監國時,總是會把朱棣的政策改動一番,變得寬容許多,這也是文官們對他交口稱讚的主要原因之一。

隨後處置了些政事之後,夏元吉等人就告退了,至於木炭,自然會有人送到家中。

等人一走,朱高熾收了笑容,淡淡的道:「你來尋本宮何事?」

文方馬上跪地請罪道:「臣昨日孟浪了,請殿下責罰。」

朱高熾的眼睛微眯,臉頰上的肥肉顫動一下,淡淡的道:「君子當言行有度。」

這話聽著不狠,可卻就像是一巴掌打在文方的臉上,他伏地道:「殿下,臣以後當痛改前非。」

朱高熾的嘴唇緊抿,看著有些憨傻,可那眼神卻帶了些凌厲。

「去吧!」

文方還想再求,可朱高熾身後的張茂卻拚命給他使眼色,就不甘心的告退。

朱高熾揉揉眉心,輕聲道:「本宮倦了,你們各自退去。」

張茂出前告退,閑雜人等隨即告退。

朱高熾招招手,有倆宮女上前給他捶腿。

「那文方可是在服散?」

朱高熾一臉倦色的問道。

梁中低聲道:「是,經常可以看到他在消散。」

朱高熾嗯了一聲,卻沒了下文。

……

「言誠兄,別服散了!」

文方和張茂回到休息的房間,張茂皺眉道:「殿下肯定是察覺了什麼,你昨日瞪了郡主一眼,幸好郡主沒哭,不然殿下必定不肯饒你!」

文方惱怒的道:「誰知道昨日郡主會在那個時候來?好在我及時退了回去,否則……再有,我不過是看了郡主一眼,這也值得去告狀嗎?」

張茂的眉心跳動著,無奈的道:「郡主的身體不好,宮中都傳遍了,不許驚嚇到郡主,你也不想想,你服散之後那眼神一般人可敢對視嗎?」

看到文方有些沮喪,張茂安慰道:「殿下已經寬恕了你,只是一時面子過不去罷了,你且等幾日再去,到時候自然無事。」

……

婉婉昨天被文方的眼神嚇了一跳,幸好帶著小方,小方就沖著文方狂吠,還準備去追咬,這才讓她有了些安全感。

今天她無事,就去求了太子妃,於是上了車駕,趕到了太孫府。

一進太孫府,婉婉就直奔後院。

一路上很是遇到了幾個朱瞻基的女人,婉婉都目不斜視的一路過去,讓那些想和她套近乎的女人無可奈何之極。

「郡主現在越發的清貴了。」

有女人就酸酸的說了一句,然後大家嘆息一聲,各自散去。

婉婉上有朱棣的寵愛,中間是朱高熾夫婦的疼愛,等到了朱瞻基這裡,那也是差不多要星星不給月亮的主,當真是無人敢擋。

一進胡善祥的屋子,婉婉就皺眉道:「大嫂,好悶,端端肯定受不了。」然後她就疾步走過去,看著在胡善祥懷裡眼神茫然的端端笑道:「端端,叫姑姑。」

「打開些帘子,別全關住了。」

胡善祥吩咐一聲後,看到婉婉歡喜的模樣就笑道:「這丫頭可是個淘氣的,晚上經常鬧騰。」

婉婉伸出纖細的手指在端端的臉上輕輕一點,看到肌膚馬上就反彈回來,不禁大樂,說道:「大嫂,興和伯家的無憂都會說話了,可好玩了。」

胡善祥看著端端,柔聲道:「端端很快也會的,到時候就是一個伴啊!」

婉婉皺眉道:「大哥還經常去那邊嗎?」

胡善祥低聲道:「此事不是你該過問的,不然傳出去名聲可就沒了。」

婉婉不滿的道:「大哥始終喜歡那個人。」

胡善祥笑道:「殿下最近經常來這邊,時常逗弄端端。」

婉婉有些鬱郁的坐了一會兒後,就去找朱瞻基。

而朱瞻基正在看信,方醒的來信。

信中說了和瓦剌幾次作戰的細節,然後就是哈烈人的情況,包括那次讓陳懋丟臉的戰鬥,方醒都沒有隱瞞,一一寫了進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