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08章 寧安公主

第1508章 寧安公主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1-22 17:53 | 本章字數:2788

婉婉走在宮中,身後依然是一長溜嬤嬤宮女太監,可卻少了那份肆意的歡樂。

路上遇到的人看到婉婉面色鬱郁,都不禁覺得恍如隔世。

才過了多久啊!宮中的那道風景就不見了。

上車,出宮。

……

出了城,婉婉掀開車簾,看著喧囂的大市場,就這麼獃獃的看著。

人潮湧動,馬車在軌道上川流不息,每個人都腳步匆匆。

車裡的嬤嬤心中微嘆,放下了車簾。

一路到了方家莊,孩子們依然在奔跑著,歡呼著。對於他們來說,皇帝的去世只是一個儀式而已,生活還是繼續。

而生活缺不得歡樂,不管是窮歡樂還是富歡樂,都缺不得。

兩條大狗在莊子里狂奔著,看到車隊後就衝過來狂吠。

婉婉掀開車簾,蒼白的臉上露出了微笑,說道:「大蟲小蟲。」

兩條大狗楞了一下,然後跟在車邊朝著主宅而去。

「郡……公主來了!」

接到消息,方醒趕緊閃人了。

這姑娘大了,總得避諱些。

於是婉婉進來後,就是張淑慧和小白作陪。

「無憂呢?」

沒看到無憂,婉婉有些失望。

張淑慧笑道:「夫君抱走了,自從回家後,整日都喜歡抱著。」

看到婉婉面色蒼白,張淑慧心中嘆息,然後吩咐木花道:「你去找老爺,把無憂帶回來。」

「娘……」

等木花把無憂抱來後,無憂見到張淑慧就歡喜的伸手。

「無憂長的好快。」

婉婉忍不住就想抱抱,可無憂卻扭著小身子不樂意。

張淑慧抱著她笑道:「這丫頭在家裡可是小祖宗,只要她一哭,夫君不管是在幹什麼都會來哄,真怕長大了成了混世魔王。」

婉婉的面上多了些紅暈,說道:「大哥家的端端也是這般,只是和我卻親近些。」

小白看到她的眼中閃動著興奮之色,就悄然去找到了方醒。

方醒正在喝酒,同時在看地圖,他想找到北征時的錯漏,想找到不用朱棣親征沖陣就能勝利的法子。

至於禁令,他並未放在心上。

該悲痛的自然會悲痛,不悲痛,甚至是歡喜的人自然會裝作死了爹娘的模樣。

「少爺,公主看著鬱鬱寡歡的呢!」

方醒訝然抬頭,說道:「難道是生病了嗎?」

小白皺著好看的眉頭說道:「不是,好像是……就像是我被爹娘賣了的時候一樣。」

「亂比較!」

方醒起身過去,把小白摟在懷裡,輕聲道:「忘掉這些事,改日我陪你再回去看看。」

小白點點頭,迷戀的摟著他的腰說道:「少爺,公主看著很可憐呢!」

方醒愕然,他本以為婉婉升級為公主之後,在宮中的日子會更輕鬆些……

她是想先帝了吧?

還是說宮中對她的態度變了,小女孩有些鬱鬱寡歡?

……

張淑慧和婉婉在逗弄著無憂,木花過來稟告道:「夫人,老爺說明日咱們家出遊,還邀請公主一起。」

張淑慧一怔,就說道:「這時候……不大妥當吧。」

朱棣去了,老朱家的人都要服斬衰三年,婉婉這時出遊會不會被御史給報上去?

木花說道:「老爺說了,人總得要活著,先帝若是在,定然不想看到公主鬱悶,陛下那邊肯定會同意的。」

張淑慧心中微動,就說道:「是了,陛下政事繁忙,娘娘那邊事情也多,公主無妨回去說說。」

等婉婉走後,方醒就回來了。

「夫君,可是想試試嗎?」

方醒點點頭,說道:「陛下登基,原先的人事必然會有變動,這一點並不限定於宮裡宮外,試試也好,若是態度大變,那以後太子那邊自然有應對之法。」

張淑慧悚然而驚,看看左右,木花趕緊退了出去。

至於兩位嬤嬤,張淑慧不會避開她們。

「夫君,難道陛下……現在到這種境地了嗎?」

方醒安撫道:「不過是試試罷了。」

朱高熾剛登基,此時千頭萬緒,但他肯定會牢牢的把住一條——人事!

……

所以蹇義就成了最忙的人,不停的往來於宮中和衙門,和朱高熾商議人事。

朱高熾的身體看著好似又胖了些,他看完奏章,對蹇義說道:「前些年被下獄者甚多,先前大赦之後,朝野反響如何?」

所謂的前些年,指的就是永樂年,至於大赦的對象,自然是被朱棣下獄的建文舊臣。

蹇義拱手道:「陛下,當初大赦之後,朝野歡呼雀躍,臣民皆贊陛下仁慈,無不歡欣鼓舞。」

朱高熾微笑道:「那就好,不管怎麼爭執,事情都過去,該消散了。」

「是。」

蹇義越發的恭謹了:「建文朝那些逆臣終究是一時之錯,陛下仁心,此後他們自然會幡然醒悟。」

「陛下,公主身邊的嬤嬤求見。」

明朝的公主封號並非是出生就有的,也不是自己的老爹登基後就有的。而是要等成年後才有封號,有的甚至要等出嫁前兩天才給封號。

而朱高熾剛一登基,就給了婉婉公主封號,封號為『寧安』。

寧安,安寧和氣,朱高熾希望婉婉這輩子能夫妻和睦,靜享安寧。

為人父母者,對子女總是希望他們幸福安寧。

可明初公主的婚配大多是功勛之後,也就是貴族之後。

婉婉深得宮中長輩的喜愛,等公主的封號出來後,那些自認為有戲的人家頓時就紛紛開始了各種暗示。

而被騷擾的最厲害的就是皇后那裡,命婦覲見,甚至是嬪妃請見,動不動就會隱晦的說某某家的孩子不錯等等。

那嬤嬤一進來,看到蹇義在,就為難的站在邊上。

朱高熾懂了,就對蹇義說道:「此時要儘快,那些人里有家境窘迫的,記得報上來,朝中也給些錢糧田地。」

這不是補償,只是仁慈。

蹇義對此心領神會,誰要是敢說是補償,那就是逆臣!

永樂的年號都快過了,誰敢說朱棣虧欠那些被釋放的臣子,那就等著東廠和錦衣衛的人上門吧。

此事事關法統,朱高熾再仁慈也不會做出絲毫讓步。

等蹇義一走,那嬤嬤小心的道:「陛下,興和伯家中要請公主出去散心……」

朱高熾的眉頭一皺,想了想。

「罷了,婉婉在宮中也悶,出去一趟也好。」

等那嬤嬤歡喜的走了之後,梁中近前說道:「陛下,外面會不會有人因此而彈劾?」

朱高熾靠在椅背上,疲憊的說道:「父皇去了,若論傷心,誰也比不過婉婉去,孝心到了,父皇想必也不肯看到婉婉傷心,該明白的自然會明白。」

所謂的守孝,真正能落到實處的有幾人?

而且婉婉只是出去散心,這事兒還真夠不著上綱上線。朱高熾剛登基,這時候給他上眼藥的,多半是不長眼,蠢笨。

既然蠢笨,那自然就沒有資格繼續吃國家的俸祿,回家種地去吧。

朱高熾看著殿外,目光幽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